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謀殺教會的人,何以承載他者的生命?

早前在基督徒學生運動的辦公室幫忙執拾時,竟然讓我們找到了1995年城市大學基督徒團契的團刊,而其主題竟是《基督徒與同性戀》,團刊的目的是希望透過不同角度與方向的訪問和文章,讓團友反省自己對同性戀的態度,並且激發團友思考,倘若發現自己身邊有同性戀朋友,甚至發現自己就是同性戀時,基督徒又應該怎樣做呢?當我一年前開始研究性別議題時,我以為這在教會裡是很前衞的工作,但現在才知道至少廿二年前,有大學團契已經在討論這些課題,我才驚覺教會其實正在停滯不前,可是社會是不會等待教會的步伐的,所以某程度那些扼殺教內討論空間的人,他們是在慢性謀殺教會。

因為上次那篇文章的迴響聲音很大,所以我希望和大家一起討論,對於性別這議題,究竟聖經寫了甚麼,以及沒有寫甚麼。首先我們要分清楚,聖經有提及的只是同性性行為,而非同性戀,因為不論是在聖經的新約或舊約年代,「自由戀愛」的觀念根本不存在,人們根本不可以根自己所愛的自由戀愛。在聖經有寫的,是反對心懷不軌的性行為,不論是同性或異性交合,甚至是人獸交。舊約聖經對性行為的第一大原則,就是反對不是雙方都同意而發生的性行為(這就撇除了強姦與人獸交的合理性),而第二大原則是在委身的承諾外所發生的性行為(這就撇除了婚外情與一腳搭兩船的合理性),而這些原則就是根據利未記和申命記所得出的。新約聖經的文化背景與舊約很不同,以色列再不是一個國家,而在外邦人亦可歸信基督的背景下,希羅文化影響着初期基督教會,而希羅文化有名的就是對希羅諸神的崇拜,並且鼓勵崇拜者在這些神廟中,與廟妓發生性行為以敬拜諸神,以及達至人與神的靈相遇的境界。

為何我會說是「性行為」而非「同性性行為」,原因是聖經所反對的性行為根本無關性別,只要不是雙方都同意、在委身的承諾外、甚至涉及崇拜偶像的性行為,不論是男男、女女、男女、人獸都是聖經所反對的。正如記載於提摩太前書的保羅教導是最受現今女權主義者所批評的,保羅反對女人在教會中管教男人,但他真正要反對的是基於神按着自己形象造人,每個人也是獨特且有自由意志時,任何人都不得轄制別人,剝削別人行使自由意志的行為,否則現在基督徒最應該反對的,就是林鄭月娥成為特區首長。保羅特別強調「不准女人管轄男人」,只是因在當時文化背景中,多是女性進行這種行為,正如異教神廟多是發生同性性行為一樣,保羅或聖經所反對的根本不是行為本身,而是我們行事的動機,否則殺人無數的大衛不可能是「在神心意中的人」,因十誡早已明言「不可殺人」。

而聖經所沒有寫的,就是沒有明確的支持或反對同性戀,正如我上面所提到,古人根本未有如此複雜的性別概念,「同性戀」是在十八世紀才被發明的字詞,在這字詞被發明前,當然仍可以有同性戀者的出現,但那時的人對戀愛的觀念與現在的大相逕庭,以現代人對性別的理解來讀入聖經,甚至視現代家庭或婚姻價值為真理,正正產生「讓聖經為自己服務」的危機,不論撐同和反同都是一樣有危險。沒有提及同性戀,更遑論聖經有提及同性婚姻吧?

可是對於現代的性別討論,聖經沒有提及的更多,任何人的生理性別(Sex)、性傾向(Sexual Orientation)和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未能符合主流的標準,都可以是性小眾的一分子(Sexual Minorities),而教會極關注的同性戀者只是其中之一,我們還有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雙性人生活在社會中,在極度缺乏正確認知下,教會只懂叫性小眾朋友悔改是無意義的,例如雙性戀就不是時而同性戀,時而異性戀的朋友,他們就更不是時而犯罪,時而不犯罪的人,他們是雙性戀者;跨性別人士可以是已做變性手術的朋友,亦可是沒有進行手術的人,跨性別與同性戀完全是兩回事,進行了手術的跨性別人士,難道他們所謂的悔改就是要他們再進行手術變回原先的生理性別?雙性人的存在,更是對基督教傳統的創造神學提出嚴重批判,一個天生就不男不女的朋友,能夠讓基督徒重新思考創世紀的記述究竟有何意義。若創世故事從雙性人的角度思考,我們要問的問題,就是在創世紀中的上主究竟創造了甚麼?

創造神學根本不是要肯定「上主只造一男一女」,至少我們需要問,若上主只造了一男一女,為何當該隱在外流浪時,會害怕有其他人殺他?更詭異的是,為何該隱突然就有了妻子?若他的妻子也是出於亞當夏娃,該隱與妻子豈不是我們所說的亂倫嗎?再者「上主只造一男一女」背後所主張的,其實是上主只造「健全的、智力正常的白人一男一女」,因聖經所描述的亞當夏娃是與上主對答如流,且沒有任何身體殘障的人,即使我暫且否定上主有創造雙性人等性小眾,那麼殘障人士,智障人士,天下間不同種族的朋友又是怎樣來的?強調單調的「一男一女」就只是在否定上主「多元且豐富」的創造,上主創造動物時尚且創造了如此多不同的物種,難道上主對人的愛會比對動物的愛更少,以致人與人之間愛情的結合只限死於「一男一女」嗎?(我還要再提醒大家,一男一女根本不是永恆不變的家庭價值)

可是,在有與沒有之間,聖經還有更多極具爭議性的律法,其中為人所垢病的,就是關於強姦的律法:

申命記 22:23–24
如果有個少女,本來是處女,已經許配了人,有人在城裡遇見了她,和她同寢,你們就要把他們二人帶到當地的城門口,用石頭打死他們。那少女該死,是因為她雖在城裡,卻沒有呼叫;那男人該死,是因為他玷污了鄰舍的妻子;這樣,你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
28–29
如果有人遇見一個少女,原是處女,還沒有許配過人,就抓住她,和她同寢,又被人發現,那和她同寢的人就要把五百七十克銀子給那少女的父親,那少女要歸作他的妻子,因為他玷污了她;他終生不能休她。

被玷污的少女假若是已訂婚,卻沒有求救就要用石頭打死她,而未訂婚而被人姦污的少女,強姦犯卻可以給錢以及娶了她就能了事,我相信放在現在的社會來看,是十分荒謬的事吧?而聖經沒有提及的,更有互聯網和Facebook、電力、甚至冷氣,我又要全部反對嗎?重要的是我們要有智慧去審視與閱讀聖經,否則其實基督徒食一隻蝦已經可以得罪上主,使用Facebook更是僭越了上主的地位,讓人成為了網絡世界的審判官,甚至主宰及控制整個網絡世界。

我希望大家明白的是,聖經並不是上主,更不可能取代上主,基督徒能夠經歷上主、與上主同行,比熟讀聖經更為重要,撒母耳早在舊約聖經中已說明清楚「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像喜悅人聽從耶和華的話呢?聽從勝過獻祭,聽命勝過公羊的脂油。」熟讀聖經就與獻祭一樣,可以淪為一種宗教行為;耶穌更在新約聖經指出,比起死守律法,明白且將律法的真義實踐出來才是最重要的。聖經,只是承載真理的文本,卻不等於真理本身,它是神的話(word of God)但基督才是神的道(The Word of God)。故在性別的討論上,只從聖經作為理據來進行討論是不足夠的,聖經被寫成的年代,根本就沒有性別研究等議題。

其實我至今也感到痛心的是,同運分子與基督教會在此時此刻仍然在針鋒相對,彼此傷害對方,雖然現在的我能夠自由地游走在兩邊立場看似對立的群體中,但我想到自己以往也是盲目反同的基督徒,只要見到「同性戀」三隻字便會發瘋,但到現在投身為性小眾發聲,身邊擁有很多性小眾朋友及基督徒,這條路實在不容易走。真正接觸性小眾後,我才發覺自己從來沒想像過,歧視與偏見竟能讓人與神的愛隔絕。一位性小眾朋友踏進主流教會時,連想愛他所愛的人,甚至連自己為何存在也被人質疑時,那種痛原來是多麼的入肉。

早前基督徒學生運動所舉辦的真人圖書館,請來了四位性小眾基督徒作真人圖書,與活動參與者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當中有雙性戀與同性戀牧者和信徒領袖,亦有雙性人基督徒分享,而其實當中不少參與者都向嘉賓表示,不覺得同性戀有問題,只是害怕在自己的教會說了出來就會被「關心」,所以才敢在真人圖書館中表達心中感受,而那些性小眾基督徒嘉賓也很感謝我們舉辦這類活動,讓他們再次感到那種失去已久的接納與鼓勵。

現在的我們知道,基督徒對政治不聞不問,在神面前也是站不住腳的,因為面對邪惡選擇不回應也是一種罪,但現在關心政治的基督徒,卻硬要將性別抽出來特別對待,讓本來就不該有的「性別政治」出現,偏偏我們的雙重標準讓我們同時成為守望者與施暴者,守望那些因政見而被打壓的弱勢,卻向那些因性別被打壓的弱勢施暴。我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到,其實對教會而言,性小眾也是他者,但性小眾的他性(otherness)很大程度是教會所造成的,偏見、誤解與歧視正是讓性小眾成為教會的他者的原因。潘霍華曾說「只有當教會為他者而存在,她才是真正的教會」,但現在的教會卻偏偏與他者保持距離,接觸他者的教會,大部分都是帶有目的地幫助他們,或是透過消費他者來滿足信徒。究竟是誰讓教會變成這樣?謀殺教會的人,何以承載性小眾的生命?

murder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