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論絕對

原刊於此網站

近來有些教內人愛說:「在X事上的判斷沒有絕對,因此我們容許不同看法和領受」。我並不很關心那些講者在X事上的立場,但比較關心他們動用到「絕對」來建構其解釋,因這樣的解釋其實挺難說得過去。

一,「絕對」是指不可能有錯嗎?

究竟世上有多少事是絕對的呢?為甚麼要追求絕對?若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得先討論「絕對」是甚麼意思。如果「絕對」是指不可能會是錯或假的,那麼邏輯真句會是絕對的,例如「保羅早於耶穌出生或保羅遲於耶穌出生」,這樣一個句子把唯一兩個可能性都斷言了,那當然要是真的。

但邏輯真句與人生哲理沒有甚麼關係。而且,這類邏輯真句往往不能提供甚麼有趣的資訊,例如上述那句並無法告訴我們究竟保羅是否先於耶穌出生。要獲取那些資訊,我們需要歸納思考,也就是搜集證據和建構假說或理論。任何歸納思考都不是絕對的,即使在過去幾千年裡太陽每一天皆從東方升起,明天仍有可能不會從東方升起(或許基督徒所盼望的耶穌再來在今晚發生,之後宇宙物理秩序就改變了)。如果我們想談的「絕對」是這個意思,絕大部份信徒心目中的有關基督教的絕大部份信念皆不會是絕對,因為推敲一段經文有甚麼意思,是要牽涉歸納思考的(例如,某個字在原文通常是這樣解、一般學者認為某人是某書的作者等等)。從教會歷史裡我們也能看見,很多某時被某些信徒認為是絕對真理的想法,後來的信徒和神學家卻又認為是錯。

也許有一小撮信念是可以如此絕對的,那就是很基要的信條。那些信條不是不可能出錯,但那些信條的意義大體上已成為信徒群體的身分定義,換言之,你如果願意做一個信徒,你就不可能接受它們為錯。但這個想法其實已漸漸滑轉為下一節要講的那種「絕對」。

拍攝於美國 Nevada

二,「絕對」是指道德標準穩定不變嗎?

另一種「絕對」的講法是指道德判斷的標準穩定不變。口味是相對的,相對於你,可能榴蓮很好味道,但別人卻覺得臭。然而,有些信徒以為,基督教把參考標準放在上帝身上,例如聲稱道德源自上帝,那麼某部份甚至所有道德原則都是絕對的了。但這可會是錯覺。首先,上帝十分具體地頒定、並且極難在釋經學裡被解釋為因時制宜、堪稱永恆的道德原則,少之有少(如果有的話)。若有信徒猜疑我這講法,不妨想想教內那些滿腹經綸的護教士如何辯稱舊約的耶和華容許亂倫、殺子、不人道殺戳等事並不會對一般人的道德判斷構成威脅(請自行搜尋相關講論),便會發現原來很多神聖言行都可以在釋經學裡被解釋為因時制宜的個別事件,無法推出適用於今天的原則。

其次,即使上帝真的是一切道德的根源,這也不保證人類──包括人類中靈性最高的教會聖人──能夠可靠地認知和掌握那些有絕對基礎的道德原則。假如上帝沒有交代一切,假如人類無法負荷那麼多知識、假如人類因為罪性或其人性之限制與上帝溝通不暢順、假如……,那麼,即使上帝是道德根源,人類和教會還是可以弄錯的。

三,在不絕對的事上我們有容忍多元嗎?

總結上述兩節,在大部份今天教會想談的社會或道德課題裡,例如甚麼選舉制度、婚姻制度或經濟制度對當下社會是最好,必然沒有不良後果,善多於惡,是否有些真的絕對到不會出錯?儘管你相信上帝是絕對的,你甚至相信上帝是道德的根源,人們還是會判斷錯誤。如此,「在X事上的判斷沒有絕對,因此我們容許不同看法和領受」這句話空洞得毫無意義,因為幾乎所有事情都不是絕對的。更糟的是,聲稱不絕對就要容忍多元的人卻會認為他們可以在某些事情上容忍多元,在其他事情上拒絕寬容。我這裡所想的是有些信徒反對社會出現同性婚姻,認為那是絕對真理的問題,在教內清理門戶,但同一批人卻聲稱佔中和政改問題不牽涉絕對真理,因此信徒絕不能為這些事鬧翻。讀者大可以代入其他例子。

四,為甚麼只有相對與絕對?

認定了絕大部份事情皆不絕對,我們除了要反省是否有些人持守雙重標準,我們更要問,為甚麼要對絕對與否那麼煞有介事。難道在人類知識裡失去了一種很神聖和神祕的、放諸四海皆準的絕對性,任何再錯再壞的事情都會變成合法或合理,於是出現恐慌?沒有不會出錯的絕對性後,人類社會其實還可以有道理可循,有規範可依,只是那些道理和規範並不適用於所有歷史社會時空而已。(順便一提,同類錯誤出現於那個「若社會不跟隨我們的絕對正確的性倫理,整個社會就必然陷於相對主義,性道德淪亡」的想法。)

再者,從基督教的神觀和人觀來看,認為世上沒有人──包括靈性很高的聖人──能擁有一種不可能出錯的絕對真理,恐怕才是更符合基督教,因為基督教的上帝是超越的他者,不能完全擬人化,並且,無論一個人如何靈性高超、與上帝契合,基督教還是極難容忍人可以成為神的想法。這也就是說,人類與上帝之間的鴻溝令人類無法掌握上帝的很多想法,以及祂所代表或擁有的絕對真理。那麼,在最基要的教義信條以外聲稱自己擁有或認知絕對真理,於是要在世上嚴格地以某種(並不絕對的)形式執行出來的教徒,恐怕與基督教思想裡神人之別的思想格格不入。

如此看來,有別於判斷甚麼是絕對甚麼不是絕對,我們認定大部份事情皆不絕對,然後在不絕對裡尋找比較合理的想法,才是正途。信徒應當揚棄絕對/相對的二元思維,實事求是地列舉出相關課題裡的正反意見,進行分析和討論,假如真的碰到一些大家堅持不下的觀點,便開心見誠表明出來,並放膽批判對方的錯誤,讓其他信徒了解和自行判斷。這樣做,相比空洞地以一句「這裡沒有絕對,不用談」來敷衍了事,有意義得多。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