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論政府寬容:政府對雨傘運動已作出最大程度的寬容?

原刊於仙人掌,2014年12月18日

2014年12月11日,警方約於下午四時半開始拘捕留守的示威者,到晚上,超過二百人被捕。
攝/Viola Kam @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容暗示,雖然甲方對乙方的信念、行為或態度持負面的立場,而甲方又有權力可以阻止乙方的信念、行為或態度,但甲方願意克制其權力,選擇不去阻止乙方的信念、行為或態度,讓乙方繼續有其生活。這就是寬容的基礎。甲方之願意寬容可以基於政治或個人利益考慮。若是,寬容就不算是德性,而是手段。相反,若寬容是因寬容者對人自主的尊重、對和平的投入(不選擇暴力)、對仁慈的嚮往和對自己的判斷謙卑時,寬容便是德性。有別於縱容,德性的寬容以尊重人的自主性為主;有別於因懼怕衝突,德性的寬容拒絕將對方「妖魔化」﹔有別於對真理漠不關心,德性的寬容相信在寬容中,我們對真理有更深的認識。事實上,只有德性的寬容,社會的多元性才會被容許、理性的討論才會被鼓勵和個人自主才會被保障。雖是如此,但寬容不代表甚麼都可以。例如,傷害別人的行為和言論就沒有被寬容餘地了(例如,我們不會對種族主義和性別主義寬容)。

按以上理解,寬容牽涉一方比另一方有更大的權力,以致他選擇向比他弱的一方寬容。從政治角度來看,寬容是對政府說的,而不是對人民,因為只有政府才有干涉及限制他人行動的權力。因此,有人認為政府對雨傘運動已作出最大程度的寬容,因為政府容許雨傘運動佔領金鐘75天(警察於2014年11月26日清除旺角障礙物和驅散示威者、12月11日清除金鐘障礙物和驅散示威者、12月15日清除銅鑼灣障礙物和驅散示威者)。但政府真的寬容嗎?就此,我們要明白甚麼是虛偽的寬容。第一,虛偽的寬容是透過寬容加強寬容者所建構的論述,並藉寬容進一步將反對者邊緣化。例如,當寬容者以高姿態強調要對佔領者寬容時,他的行動也同時不斷強化佔領者的錯誤,因為只有錯誤者才需要被寬容。結果是,被寬容者進一步被標籤,而寬容者卻被讚賞。第二,虛偽的寬容是一種權術的運用,而非考慮被寬容者是否有足夠條件去表達他們對事物與生活的想像。例如,政府對佔領者不採取即時清場行動,不是因為它承認佔領者的權利和嘗試滿足他們的訴求,而是因為不希望即時加強群眾情緒。事實上,政府透過不理睬態度和方法慢慢消耗佔領者的耐性,使他們漸漸失去民意支持,以致它可以較容易清場。第三,虛偽的寬容是對不公義的社會建構和社會意識沒有徹底反省,只表面地高舉公義。例如,當強調法治和守法的重要時,但對不公義的制度如何限制和侵犯人權卻沒有任何批判。那麼,法治和守法只會為不公義制度服務,而與建立公義社會甚遠。

那麼,甚麼是真正寬容?基本上,真正寬容是一種共存政治(co-existence),即它不是以標籤、去權和消滅對方為核心,而是以改變自己為主,為對方騰出空間,讓他們可以過他們的生活。真正寬容的基礎不是政治權術的考慮,而是對個人自主的尊重。那麼,寬容只是過渡,目的是對人自主的尊重(人權)。然而,當一個政權因其管治的正當性沒有正當基礎,也不履行它的責任是保障每個公民享有平等權利去追求和實現自己的信仰時,它的管治就只可能走向一種恐懼政治和政治恐懼,以虛偽寬容行事,製造敵人。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