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論成熟

關於成熟,在生命旅程上算是極抽象的概念。

然而抽象的同時,某些教會卻喜歡用以「成熟」來決定信徒的生命、並以之作為事奉的根據。

有些教會以水禮作為信徒成熟的標記。在水禮以前,信徒需要參加六個月至兩年不等的慕道班,再經過考試、問心事,最後才獲得水禮重生的資格。當好些教會批評這類過五關斬六將的程序無視恩典是藉基督白白得來,他們卻同樣忽視了初期教會因環境限制,認為入教者必需有殉道的預備而必須在洗禮前禁食四十天,藉以表示藉基督而來的永生並非廉價商品。

相對於那些未有以上「複雜」程序的教會,成熟便成為一個更難量化的名詞。筆者一位傳道朋友曾經分享,說自己曾向堂主任舉薦一位12歲便接受過洗禮的大專生出任初中團契導師,結果堂主任以其尚未成熟為由拒絕;只是更早以前,堂主任曾要求該朋友容許一位仍未受洗的大專生擔任另一個中學生團契的導師。

失去了程序上的要求,「成熟」的尺度便只有教會當權者可以決定。若當權者擁有金田一一般的驚人記憶力、配上惟有上帝才能夠擁有的讀心術,那麼在教會尋找成熟的肢體擔任不同崗位的事奉者依然容易;若當權者早已被各種行政工作、名利心計沖昏頭腦,失卻了對人的同理心時亦無視弟兄姊妹生命中的成長,則成熟的肢體往往只剩下某幾位願意對權威盲目順服的朋友。

其實除了上帝以外,又有哪一個人可以決定他者在信仰上的成熟程度?在信仰的旅程上,我們每一個人豈不是向著同一個目標直跑、至今依然未有人抵達終點嗎?就是在這個牧師群體也不斷爆發各樣醜聞的年代,我們又有誰可以說自己在信仰路上走得比別人前、自己比別人更親近上帝呢?

聖經說,上帝按著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或許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著各自的缺失弱點,但在上帝的眼裡,我們豈不是都帶著祂的形象、擁有聖靈賦予我們的獨特恩賜嗎?若我們以有限目光睇死對方的生命,我們也同時限制了聖靈在別人身上的工作。那怕你的身份是教會裡響噹噹的人物,你相信的不過是自己、卻不是上帝。

或許真正的成熟,並不在於對方是否成年、曾否接受過洗禮、是否願意成為閣下的親信。成熟,是因為上帝賜予我們各有恩賜。只要你願意跟他者一起尋覓發現,並安放他在合適的事奉崗位,那怕對方是你眼中最幼稚的一位信徒,處事方式也必定令你刮目相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