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論「遮蓋」

幾天前寫了一篇文章談「祼現」,登出不足廿四小時有超過百人share,有點沾沾自喜,於是今個清晨,在家樓下的餐廳,反其道而行,寫「遮蓋」。

在年輕港大日子,有一個人影响我至深,她是IFES East Asia幹事劉義信Ellie,很好鬼妹性格的一個人。那時候好怪,三個負責大學團契的人均星加坡門徒訓練中心讀過書,分別是Ellie、蘇雲英及錢北斗。Elllie 52歲在加拿大因腦癌辭世。她曾對我說,她一生最愛兩樣東西:

(一)在顯微鏡下觀察細菌(她大學是讀生物的)
(二)祈禱(這個可能有偏差)

她影響我一生,她介紹的書(CS Lewis’s Screwtape Letters)我再三讀……..然而最鮮明的記憶就是,她祈禱禱詞很長(稍為短過蘇恩佩的歷史紀錄45分鐘),其一特色是會時常出現一些俚俗的字:例如:我條命係你嘅…,其中有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那時常出現在她的禱詞,那就是:「感謝基督永遠有效的寶血,遮蓋我們的罪孽。」是的:遮蓋!

如果你細閱以賽亞書,或遲或早,會發現一件好有趣的事情:每一年得一次,大祭司要代表整族人進入至聖所獻贖罪祭。之前,他必須焚香到一個地步以致煙之濃度可以遮蓋他的罪孽!其實回心一想:為什麼罪孽可以被煙所遮蔽,如何遮?煙若不夠濃,未獻祭就已經被忌邪的神擊殺了……

讓我們討論忌邪(和合本),英文聖經一般譯作jealous,然而,此詞在希伯來原文其實並無半絲醋意小器之意,根據中國神學研究院楊錫鏘牧師之講解,此詞在英文衹可解作strong emotion,濃烈澎湃的情感!

民數記廿五章有一段記載可以進一步幫助我們掌握舊約中的忌邪係何所指;士師非利哈(Phinehas)當族人肆意和外邦女子鬼混,滛風猖獗,上帝降瘟疫審判之際,他二話不說,一鎗「串燒」了那一對招搖過市的男女,瘟疫就在那一刻停止了。而耶和華的對他行為之稱許,按原文之sentence structure:他以我的忌恨為忌恨(他着緊我着緊的東西)he is jealous of my Jealousy,所謂敬虔,可能就係以耶和華神着緊的事為念,去到新約,當耶穌激動地潔淨聖殿,就是因為聖殿被當作賊窩,祂心急如焚。(以賽亞書)

讓我們回頭再討論至聖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Physically speaking,煙當然不能遮蓋祭司的罪,然而上帝堅持要燒濃煙,我相信不單是ritual concern,而是要人知罪……放眼香港獅子山下,敢問香港主流教會的主任牧師,及執事會主席,過去十年,究竟他們有冇撕裂麻衣悔罪的經驗呢?他們是否辨識到,以他們現今之思維及方式去營運教會數以億計的資產,是否辜負了整個香港社會呢?

「願你睜眼看,側耳聽,你僕人畫夜在你面前為你衆僕人以色列民的祈禱,承認我們以色列人向你所犯的罪,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那是尼希米聽到耶路撒冷城牆被毀的祈禱!夏虫不可語冰、主流教會太多執事會,充斥著夏虫及家鄉雞!

今晩新月當頭,是一個卄七度的冬天,香港一切及一切都變得翻天覆地,個人力量有限,每天我都在一犬吠日(百犬何時出現呀!)是一本四十年前看過的書的舊調重彈,要本地教會復興,得一條路:就係悔改。(滕近輝牧師:祈禱出來的能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