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請讓政見分裂教會

早前信仰百川轉載了一篇名為《你抵制藍企,但你接受藍營教會》的短文,文中提到基督徒能拒絕光顧美心和吉野家等支持政府的商店,卻仍然參與支持政府的堂會的聚會,而他們都不覺得這有甚麼問題。在轉載文章後不久便有不少網友留言回應,而留言的內容大致上都是不認同文章內容的,網友輕則認為營商與營運堂會的性質不同,基督徒未致於要用抵制藍企的態度來面對藍營堂會,重則覺得此文在無理取鬧,作者是屬血氣的,根本就是想分裂教會。而在原文底下,當有網友提議整理一份藍/黃堂會名單出來時,有姊妹很大反應的反對如此建議,認為此舉是在分裂和傷害教會,可惜我必須要如實的告訴那位姊妹一個醜陋的真相,就是教會一直都在分裂的狀況中。

若我們略懂教會歷史的話,教會一直是從分裂中被建立起來的:我們現在所屬的基督新教是由大公教會分裂出來(當然還有後來的東正教會),然後新教再分裂出大大小小不同的宗派,宗派中再分裂出不同光譜的信徒群體,當中有基要派的、進步福音派的、普世派的,解放派的和自由派的信徒群體等。教會歷史在告訴我們,教會沒有一刻不在分裂中,因為教會是由一群人所組成的,而有人的地方就必定有不同的意見,不同意見的人慢慢會自行組成「同聲同氣」的信徒群體,於是一間又一間的堂會便被建立起來。而正因為每間堂會都有其主流意識形態,所以我認為藍/黃堂會名單確實有被整理出來的必要,原因是我們都應該抵制藍企和與他們割蓆,不論他們是否擁有宗教背景。

不如我們又看看聖經中《詩篇》第一篇頭兩句怎樣看割蓆這回事: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

詩篇第一篇的第一句提醒信徒要與惡者割蓆,惡者可以是派人出來亂斬市民的優品360和麻雀館等福建幫,可以是為接載一批又一批的警察圍捕示威者而封站的港鐵公司,亦可以是一直為政權和警暴護航的堂會牧者和長執,他們都是協助政權打壓香港人的惡者,而這些堂會牧者和長執更是耶穌當年所罵的,那些維穩的宗教領袖。要知道堂會其實都在社會裡,是社區的一份子,若我們一視同仁地抵制社區內所有支持政府和中資的企業,我們理應同樣抵制這些支持政府的信徒俱樂部,因為當我們選擇不與他們割蓆的話,我們都只是雙重標準的信徒,而他們所作的惡,我們就因而有份了。

詩篇第一篇的第二句提醒信徒要將耶和華的律法作為我們行事為人和慎思明辨的標準,而耶和華的律法的總綱就是愛,加上在黑暗世代中不斷被人尋求的公義,即是聖經經常提到的「照顧寄居的,以及孤兒和寡婦」,套用在現今香港的處境裡,就是愛我們香港的年輕人以及與他們並肩奪回屬於香港人的權利,讓公義再次彰顯於香港。(若你仍不明白為何我只選擇與藍營堂會割蓆,而不與使用暴力的示威者割蓆的話,歡迎你閱讀我另一篇相關文章

其實堂會各有各的堅持,亦有不認同對方堅持的地方是正常不過的現象,反正教會一直都在分裂中,一張小小的藍/黃堂會名單根本就沒甚麼大不了,要是我們支持示威者的信徒非常肯定自己的堅持是正確的,是站在上主的那一邊的話,為何不與支持政府的堂會割蓆,盡可能像抵制藍企一樣杯葛他們的聚會和不奉獻給他們呢?以現在香港的情況來看,我們基督徒群體根本就是在「一個信仰,各自表述」,支持抗爭的基督徒眼裡的上主是滿有憐憫和公義的神,另一方看到的卻是強調順服和和諧的神。

我不時在信徒群體聽到一句話叫「不要讓政見分裂教會」,但明顯說這句話的朋友本身就帶有政治冷感的意識形態,覺得政治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而我們都不應該讓不太重要的事情破壞我們信徒之間的感情和合一,那才是教會最值得重視的事情。可是,如果政治不是那麼重要的話,零星幾件的政治事件根本不可能讓香港被弄到現在如此混亂的地步,只是我們都習慣了不在日常生活裡談政治,覺得政治就是複雜的、髒亂的,不是我們一般普通人有能力可以討論到的,慢慢我們就把習慣當成真理,真的拒絕談論政治,甚至厭惡政治討論在自己的生活圈中出現。更嚴重的問題是,不少信徒把看待政治的態度同樣用在思考信仰裡,他們覺得思考信仰就是複雜的、深奧的,不是我們沒讀過神學的信徒有能力去討論到的,慢慢他們就放棄思考信仰這回事,把思考的責任交給了在講台上的牧者或長執,而恰巧幾乎所有為政權護航的堂會的教牧都在用自己的權威去管治堂會,向沒有自己思考的信徒灌輸支持政府的道理,導致他們最後既不能思考信仰,也未能討論政治,成為一個惡性循環,令教會變成被政權利用去維穩的工具。

20191025_001934_0000

因此,我覺得政見一定要分裂教會。坦白說,若教會一直沒有分裂的話,我們今天根本就不能夠以「基督新教徒」的名義自居,更不可能有平信徒能對信仰作出不同角度的詮釋,因為以往的基督教教義的詮釋權只在宗教領袖的手上,我和你都沒有權力去過問。教會一直分裂下去,才會有信仰新思維出現的可能性,若教會拒絕分裂的可能性,教會亦十分可能停留在2014年的佔領初期,當大批年輕人繼續因社會抗爭行動而出走堂會時,堂會長執仍在一邊批評示威者是暴徒,一邊卻在問為何年輕人都離開堂會了。只有教會持續地分裂下去,基督身體的生命力才能一直保持下去,既然我們支持抗爭的信徒肯定自己是站在上主的那一邊的話,就讓我們下定決心與支持政府的教會割蓆,大膽宣告哪些堂會是選擇追隨基督的教會,哪些堂會是等待死亡的信徒俱樂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