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者

飲者,跨界神學人,於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從事研究與教學。

請看,這是多麼了不起的石頭!

原刊於愛。世。人 ,2015年11月15日
  •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沙田堂 – 聖靈降臨後第廿五主日講道 – 2015年11月14-15日
  • 經課:馬可福音13:1-8

引言

星期六,相信很多人早上醒來,所接觸到的第一件大新聞,就是巴黎在星期五晚(即香港時間週六凌晨時分)遭受連環恐怖襲擊。

官方數字說有最少超過120人死亡,受到襲擊的地點共有六個,全部位於巴黎市中心的熱鬧地區,包括法國國家運動場(Stade de France),和巴特格朗音樂廳(Bataclan);由當地時間星期五晚9:20巴黎第十區的餐廳被槍擊開始,到10點後,巴特格朗裡面有人開槍瘋狂掃射為止。

雖然,法國近幾年飽受經濟、政治難題、和種族、宗教矛盾困擾,但相信沒有人會估計到,會發生這種規模的襲擊。

而其中,位於巴黎第11區伏爾泰大街的Bataclan,是巴黎著名的表演場地,在1868年建成的時候,當時外型富有中國古建築風格,雖然規模不算大,『只有』千多座位,卻是那種令人一看到就覺得『WOW!好靚啊!好型啊!』的建築。

那天下午,當1500位觀眾未曾入場之前,樂隊正在準備的時候,如果有人說,今晚這裡會有恐怖襲擊,會死很多人,整間音樂廳會毀壞不堪,你估,會有多少人相信?會有多少人認真對待?但是到了晚上10點,表演到達高潮的時候,突然有槍手開槍掃射。現場報導說,最初有觀眾以為是放煙花,是演出一部份,直至發覺有人在亂槍掃射,才知道真的出事了,才爭相走避。根據法國政府的數字,音樂廳內死者最少有80人 —— 是六個受襲地點死亡人數最多的。

情況就如當耶穌說聖殿將會被完全毀壞的時候(馬可13:2),大概也沒有什麼人會認真對待。

門徒的驚嘆:盛世繁華

馬可13章是一段非常著名的敘述,記述耶穌預言聖殿被毀,和將要發生的事情。

一開頭第一節就講到,離開聖殿的時候,『有一個門徒』讚歎其宏偉;而路加在敘述同一件事件時,只是提到『有人』讚歎聖殿,沒有指明是門徒。

或者我們可以推想,對著聖殿讚歎的,很可能並非只是門徒,還有其他人。只不過,門徒跟其他人一般見識,看到聖殿外貌如此攝人,就不期然哇哇哇起來。

不料耶穌不為所動,反為講一些聽來很掃興的話。「你看見這些宏偉的建築嗎?這裏將沒有一塊石頭會留在另一塊石頭上而不被拆毀的。」(13:2)

事實上,門徒對宏偉聖殿的讚嘆,是非常自然的反應。
我相信絕大部份人,在宏偉的巨大建設面前,都很難避免會驚嘆一番 —— 譬如北京的長城、故宮,西安兵馬俑,甚至是一些氣派逼人的現代建築,很多時候都會令人情不自禁,慨嘆『勁呀!勁呀!』『是該兒!』

耶穌的門徒,身為猶太人,站在這座應該是讓猶太人向上帝獻祭的聖殿面前,驚嘆其壯麗宏偉,實在自然不過。而且,老實講,門徒作為一群在加利利長大的鄉下仔,少見世面,鄉里出城,更加嚇都嚇死,真是唔O晒嘴先至出奇。

這座我們稱之為第二聖殿的建築群,在公元70年之後已經不再存在。而經過二千年歲月洗禮,一代又一代的人上面建設新的建築,本來的聖殿已經被積壓在幾十公尺地底下。考古學者要找出聖殿原貌,就只能一直往地下挖掘。

我還記得,多年前初次去耶路撒冷的時候,曾經進入一條剛剛完成考古挖掘的隧道。隧道裡面其中一道牆壁,考古學者認為就是舊日聖殿原有的石牆,每一塊石頭的質地都是一樣的,都是當地土產的岩石;但是每一個塊石頭的大小都不一樣 —— 細小的,差不多半部私家車那樣大;最大的,比一個貨櫃還要大。

我們當時在半光半暗的燈光之下,站在那塊石牆面前,的確有門徒同樣的驚嘆:『你看,這是多麼了不起的石頭!多麼了不起的建築!』

所以兩千年前的門徒,以及其他人,在這座宏偉的聖殿面前驚嘆,實在是最自然的反應。

但是,耶穌卻大潑冷水,他的反應令人非常愕然。用今天的粵語來表達,他差不多是說:『有幾偉大呀!唔使幾耐,呢棟嘢連渣都冇呀,睇住來吖!』

當時的門徒,和其他身邊的人,相信沒有人會明白耶穌在講什麼、為什麼這樣講。我相信甚至有人會覺得耶穌實在太過份 —— 一座如此偉大的建設,令這麼多猶太人覺得自豪,耶穌竟然講些那麼難聽的咒詛說話,令人難堪,叫人難過。

很可能,當時甚至有人認為耶穌既不愛國,也不愛上帝。他們會覺得,一個熱愛自己國家民族的真猶太人,面對一座令無數猶太人感到抬得起頭的偉大建設,怎會不讚歎,怎會不感動,怎會不熱淚盈眶?一個愛上帝的人,怎會如此惡毒地咒詛這座敬拜的殿宇,說它遲早連渣都冇?

他們會說,咒罵聖殿遲早玩完的人,根本不知道現在聖殿形勢大好,耶路撒冷欣欣向榮,只要看看經濟數據就知道 ~ 『你看每年每月,有多少人從各地來到,向上主獻祭,向聖殿奉獻 —— 連窮寡婦都把僅有的兩個小錢獻上。由此可見,聖殿是得到大部份猶太人支持的。』

對於當時眾多住在耶路撒冷的人,特別是跟聖殿關係密切的人來說,耶穌的言論,嚴重傷害猶太同胞的感情,是絕對不能接受的。而這個咒詛聖殿的人,居心叵測,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跟隨他的人,都是受到別有用心的人所煽動和利用的。這些人,必須停止一切針對聖殿的言論和動作;否則,若引致任何後果,責任不在殿方。

耶穌的冷水:盛世背後

那些擁護聖殿、為聖殿的輝煌而讚歎、而感動的人,看到的和著眼的,是那個巨型建設的宏偉外貌,是人流暢旺的鼎盛香火。但是耶穌所看見、所着眼的,並不是這些。

從經文的前文(馬可福音11-12章)就可以知道,耶穌並非不知道聖殿的重要,更不會看不到它的宏偉攝人。然而他更著重的,卻是雄偉、壯觀背後的腐敗 —— 經濟上、政治上、更加是宗教上的腐敗 —— 聖殿的大祭師,沒有好好扮演上主所指派的角色,做人神之間的橋樑,反而挾著自己的權力,高高在上,欺壓人民,巧取豪奪,只為自己的利益而謀算。所以才會有11章(和所有其他福音書)所記述的『聖殿事件』—— 那是耶穌表達對腐敗聖殿的審判,對那些霸著聖殿權力的大祭師表明:『上帝唔妥你地!』

除此之外,令耶穌憂心的,還有猶太人的『唔爭氣』—— 面對著羅馬帝國的強權管治、暴力威嚇,不同的猶太群體依然各走各路,無法團結,不斷內鬥內耗。
有人主張勇武抗爭,暴力革命;
有人寧願逆來順受,忍氣吞聲,鵪鶉做人;
有人選擇流放曠野,不問世事,獨善其身;
當然也有人依仗權勢,謀取私利。
而他們之間,又互相認為其他不同路線的人,是出賣民族、背叛上帝的『猶奸』,所以互相unfriend,冇計好傾。

耶穌當然也心知肚明,羅馬帝國的手段,是什麼也做得出的。所以他會預計,耶路撒冷和聖殿,遲早會連渣都冇,『這裏將沒有一塊石頭會留在另一塊石頭上而不被拆毀的』。

耶穌講這幾句話的時候,是公元三十多年左右。我們現代人,作為事後孔明,當然知道耶穌講的,是公元70年聖殿被毀的事。

羅馬帝國的高壓,猶太人的不滿和憤恨,愈積愈深,最後在公元66年爆發武裝起義,要推翻羅馬統治;結果羅馬軍隊在公元70年開入耶路撒冷,全城片甲不留,聖殿完全剷平,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這是猶太民族橫跨二千七百年的亡國、亡國、再亡國的不斷逃亡經驗裡面,又一次慘痛的亡國經歷。事實上,經過這次被羅馬軍隊『平息暴亂』之後,猶太人要到20世紀,才再次正式返回耶路撒冷。

但是在公元66年之前,在耶穌那個時候,人人都看到耶路撒冷繁榮昌盛、聖殿瑰麗壯觀、香火鼎盛。有誰會看到耶路撒冷和聖殿的悲慘結局?有誰可以接受耶穌那種講法,而不認為他妖言惑眾、別有用心?甚至不會懷疑他勾結反猶太勢力,打擊猶太民族?

耶路撒冷的聖殿被連根拔起,標示著一個極大的危機,是一個秩序的瓦解,一個時代的終結。
當然,有瓦解,有終結,也代表另一種秩序的重新建立,另一個時代的重新開始。

而耶穌除了預告那將要來臨的瓦解和終結之外,也指出時代更替所帶來的代價和危機,包括:
有人扮曬救世者,自認真理代言人,話『你聽我講就得架喇』,或者『天堂有位留返畀我』(6節);會有好多矛盾對立發生,好多災難(『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地震、饑荒』- 8節);
還有今天經課沒有包括的隨後幾節:真正跟隨基督的人,會受到政治迫害(『有人要把你們交給議會,並且你們在會堂裏要受鞭打,又為我的緣故站在統治者和君王面前,對他們作見證』- 9節),而且會成為過街老鼠,被人憎恨(13節)。這些矛盾和對立,甚至會深入家庭裡面,本來最親密最自然的關係,都被扭曲、被逆轉(『兄弟要把兄弟、父親要把兒女置於死地;兒女要起來與父母為敵,害死他們』- 12節)。

這些都是一幅又一幅非常可怖的圖畫。

但是要注意的是:耶穌說,這一切都不是最後的結局(7節),而是『生產的陣痛』的開始(8節 – 留意和合本修訂版註腳:『災難』原文直譯『生產的陣痛』)。即是說,這一切危機,一切艱難,一切考驗,一切衝突,都不是最終的結果,而只不過是另一個新時代、新秩序來臨的前奏,是無法避免的陣痛。所以,他叫門徒『不要驚慌』(7節)。

我們能像耶穌看見危機嗎?

回頭看我們的香港,很多人都著眼於經濟前景,欣欣向榮,樓市節節上升,要大力發展,催谷大型基建,提升競爭力,不然就會被邊緣化,變成二線城市。還有人說,香港應該可以做一個一千萬人口的大都會,只要切少少郊野公園來起樓就得了。但是他們完全沒有理會我們社會的盛載能力,社會內部的深層矛盾,貧富差距嚴重,財富高度集中在少數人身上,愈來愈多人連基本居住空間都無法負擔,政府完全失去公信力 … 等等。

對於香港所背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很多人著迷於大國崛起的神話,經濟實力,軍事強勢,外交成就。但是好像看不見言論自由和基本人權被壓制,食品安全、生活安全等基本民生保障,經濟泡沫危機,極度貧富懸殊,黨國機關人員腐敗 … 等等等等,還有基督徒本來應該非常關心,但是現實卻好像沒有什麼人理會的,大規模拆十字架拆教堂問題 …

當我們面向這個社會,和這個國家的時候,是否好像當日那位門徒一樣,只懂得對著表面的偉大建設,讚歎『多麼了不起的石頭!多麼了不起的建築!』抑或能夠像耶穌那樣,有一份看穿表面的洞察,看到背後重重危機?

我們又會否因為害怕生產的陣痛,因為不想面對各樣艱難的考驗,或者不願意看到時代的更替,而情願守護那片高牆 —— 那些了不起的石頭、了不起的建築?

其實,要不被那了不起的石頭和建築所蒙蔽,或許並不是那麼難的 —— 只要我們不站在世俗權勢那邊,不貪戀權勢所帶來的利益,就可以了。
耶穌是為我們這些受苦的、被罪惡壓傷的人而來的,而不是為了取得權勢而來的。耶穌為了跟罪惡權勢力拼,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緊緊記著這點,就已經很重要了。

願上主憐憫,讓我們能看到基督所看到的,為耶穌所哀哭的而哀哭,為上主所憂心的而憂心。
阿門。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