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請勿拆毀港人法治保障—向幾位主內問責官員進諫

香港政府近月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容許中國大陸、台灣和澳門以個案形式申請把涉及刑事罪行的疑犯,從香港引渡到當地受審。這項修例建議引發社會各界激烈爭論,輿論關注這次修例將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作為獨立司法管轄區的地位。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出,修例是為了堵塞現行法律的漏洞,讓司法機構可以處理香港男子陳同佳去年在台灣涉嫌謀殺女友後返回香港的案件。

然而,大律師公會於四月二日發表聲明,清楚指出香港政府一直以來跟中國政府沒有移交逃犯協議,這乃是對港人的保障而非漏洞。公會強調,現行《逃犯條例》豁免移交逃犯至中國內地的安排,是由於立法會在1997年立法時,考慮到中國刑事司法制度,及內地保障人權的紀錄後「慎思而達」的決定。大律師公會批評港府重複指未有移交逃犯安排屬「漏洞」之說是誤導公眾。

在近日有關修訂法例的討論過程中,台灣當局亦已表明不會接受港府在「一中」前提下提出與台灣的任何交涉,也表明不接受修訂後的《逃犯條例》。但即便如此,香港政府仍堅持提出修訂有關條例,還擺上若不成功便誓不罷休的姿態,其背後原因其實已昭然若揭,就是為了完成中國政府所委派給港府的政治任務。學者呂秉權近日撰文《你知我知官知中共都知,修訂逃犯條例信不過》,已詳細分析北京政府要求港府修訂引渡逃犯條例背後的政治考慮,在此不贅。

雖然台灣當局和大律師公會已先後表態,但香港政府眾高官們,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等,仍不斷強調這次修訂條例是要堵塞法律漏洞和彰顯公義,這便是公然瞪大眼說大話,以謊言瞞騙港人,並出賣港人利益,做法可恥。

事實上,透過這次修訂法例的爭論,香港人更清楚看到中港兩地在法治水平上的差異。非政府組織「世界正義工程」於2019年2月底公佈最新全球法治指數排名,香港在126個國家地區之中排名16,而中國排名82。由此可見,香港在法治方面仍處於領先位置,但中國卻仍處於落後國家水平。

其實自習近平於七年前上台至今,不論官方如何強調當局是依法治國,法律在當權者眼中,不過是管束和轄制人民的武器,所有司法人員都要接受和效忠於黨的領導。不論香港那班親建制人士怎樣為中共當局塗脂抹粉,標榜內地法治如何進步,甚至以「陽光司法」形容,任何人只要下點功夫,稍為翻查一下下列資料,便可掌握中國近年的法治有多「進步」:包括中國當局如何苦待劉曉波、劉霞,或如何虐待王全璋、李文足和709大抓捕那一大班維權律師,或看看湖南鐵漢李旺陽如何被自殺,又或感受一下天安門母親過去三十年來如何被監視,甚至連祭奠子女的自由和權利也被剝奪,又或查考一下近期被拘捕和關押的甄江華、危志立,原因只是因他們為弱勢社群維權。作為基督徒,當然我們不能忘記因堅守良知和堅持信仰結社自由而被捕,而且至今下落不明的王怡牧師、蔣蓉師母,及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眾多教會領袖和信徒。難道以上數之不盡的個案,還未能讓我們看清中國政府的無法無天和任意妄為嗎?

毫無疑問,隨著中國政府近年不斷介入香港事務,基本法原來所保障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面臨嚴峻衝擊,岌岌可危。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剛於4月5日發表報告,表示擔心香港正走向「一國1.5制」。假若這次政府建議的《逃犯條例》獲得通過,未來中國當局對香港法治的介入和損害,恐怕只會變本加厲。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熱愛香港的傳道牧者,我不能不向自稱為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的香港政府問責官員,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女士、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先生、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先生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先生等坦然進諫:作為基督信徒,難道我們不是單以基督為主,以基督為首先效忠的對象嗎?作為香港政府官員,豈不應以香港市民而非北京高層作為服務的對象嗎?難道你們今日坐在高位上,便只能埋沒良知和放下個人的尊嚴,卑躬屈膝地作當權者的傀儡嗎?難道你們為了當前的個人仕途和利益,便要助紂為虐,一手摧毀香港人引以為傲的法治堡壘嗎?若你們真心愛國家和愛你們的城市,你們不是應該盡自己能力,在自己的位份上,促進整個國家法治水平的進步而非退步嗎?為何身處高位的你們,竟然致力於拉低香港的法治水平,摧毀香港市民本來享有的法治保障,只為了配合當權者的政治籌算?

二千七百多年前,上主透過先知以賽亞責備當時整個以色列民族,說:「你的官長居心悖逆,與盜賊作伴,各都喜愛賄賂,追求贓私。他們不為孤兒伸冤,寡婦的案件也不得呈到他們面前。」(以賽亞書一章廿三節)先知又指斥當時的官長、權貴們說:「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禍哉,那些自以為有智慧,自看為通達的人﹗」(以賽亞書五章二十至廿一節)我真誠盼望香港的決策官員們,不會成為上述經文中,先知所責備那班「居心悖逆」、「與盜賊作伴」、「追求贓私」、「稱惡為善,稱善為惡」、和「自看為通達」的人。

最後,我的盼望和禱告,是更多香港決策官員和從政者,能在這次修例爭議中虛心聆聽,不單是來自社會各界不同的聲音,更重要的,是從上而來那微小、溫柔卻堅定的聲音,並能緊隨這微小的聲音並心中的良知前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