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請你吃魚蛋

取自Wikipedia。 By TrendWELL (Own work) [GFDL (http://www.gnu.org/copyleft/fdl.html), CC-BY-SA-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or FAL], via Wikimedia Commons

By TrendWELL (Own work) [GFDL (http://www.gnu.org/copyleft/fdl.html), CC-BY-SA-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or FAL], via Wikimedia Commons

「魚蛋事件」(姑且暫用這個名)筆者並沒有通宵跟進,但住在同一社區,凌晨過後的警車聲,令「病過年」的筆者更難入眠。一覺醒來,擔心的事仍是成真了。

一天過去,這一天就如過去佔領的79日,資訊大爆發。各路的評論、面書的評語、各種媒體的影片叫人「目不暇給」,甚至已經有網友表示因為太暴力的緣故多得不想再看。

佔領運動又好,今次事件又好,筆者也自覺不是一個能非常客觀分晰局勢和預測任何事情的人,不過有些事情盼望大家一起想一想。

「和平之子」不只是反對暴力

自從「藍」與「黃」這兩種顏色標籤出台以來,兩個陣營之間好像只要知道對方的顏色就決定了能否好好地溝通。台灣的藍綠「家庭分裂」似乎重演在今年香港的「拜年」之中。基督徒能否成為親友間的和平之子實在非常困難,更而有之是這些藍與黃都可能是基督徒。

近年教內對「非暴力抗爭」有很多討論,但在魚蛋事件發生後的一天來看,這些討論只淪為一些支持非暴力抗爭的猴年緊箍咒,讓他們「輕易地」一面倒地指責市民放火、掟磚的暴力行動,卻選擇性地忽視警員同樣以掟磚還擊,甚至違反警例地開槍示警。

警察和市民兩方面都有被磚頭擊中頭部重傷而留醫,對基督徒也好、市民大眾也好,人命很重要。筆者無意要比較誰比誰暴力,因為這種比較在司法以外意義很少,甚至因為在「較量」暴力等級的時候,我們最易疏忽事件的前因後果,當中的演變及可能的其他出路,更要避免的是錯誤地合理化暴力行為。筆者眼見在社交媒體上不少信徒就陷入了「合理化」的情況之中,就如「暴徒如此,警察開槍合理」,「警察如此,市民怎可不反抗」云云。用俗語講,衝突的雙方都可以說「先撩者賤,打死無怨」、「以牙還牙」。

我們這些不在場的基督徒要作「賽後檢討」,大概不是火速為某立場站台,又或搶佔非暴力的道德高地,更是要為身邊人提供「真相」。別人可能看過了事情的其他方面仍不會改變立場,但作「和平之子」最基本就是要增進立場不同者彼此的了解,藉此嘗試盡可能化解誤會和仇恨。

「言說真相」之一定要看無綫

今早(本文寫於二月九日)吵醒筆者的是無綫電視的新聞報導,但當然半夢半醒的病人實在不能用耳聽作準。六點半新聞報導,事件過了大半天,筆者已在各方渠道接收了很多相關的記錄、資訊、影片和評論,發現無綫新聞沒有報導明報記者遇襲,連明報的聲明也隻字不提,只花了時間轉述其他機構譴責暴徒的聲明。網上有很多證據支持無綫應該有相關的採訪和記錄,但即使無綫推諉他們前線記者沒有拍到甚麼,明報作為香港一大傳媒所發的聲明,無綫豈有不知之理?明顯是選擇性報導,而且是非常的一面倒的。

自佔領運動以來(甚至更早之前),無綫的採訪手法經常被網民質疑,但同時卻受廣大只看電視(還要沒有選擇)的市民採信。這無形之中造成了一個世代之爭:只看電視的世代與不只看電視的世代,雖無正式的統計數據,但後者理應是較為年輕的一代。無綫的報導手法,會造成兩代人之間資訊的割裂,更惡化兩代之間的矛盾和分歧。

所以筆者說一定要看無綫,因為只看電視的一代人只能憑不只看電視的一代人知道所謂「更持平」之實相,至少要告訴他們警民雙方都有襲擊記者。當然無綫今次的偏頗不只如此,留待讀者再發掘。不過話說回來,無綫或者建制派的媒體在我們「批判地」收看也並非一文不值,今次無綫就拍到本土派一些連他們也不能面對鏡頭的事情,也請讀者留意。

如何「主愛臨香江」?

面對社會矛盾升溫,過去營造的非暴力抗爭氣氛的消弭(無論是因為雨傘運動失敗或是本土派的冒起,又甚或政治的打壓),「開槍也不怕」正提示有部分香港人嘗試更激烈的手法去爭取實現自己的訴求。筆者想強調,這不只是「市民」的專利,「政府」也可以如此。如此局面,筆者沒有良方可解(也許這良方並不存在),但不代表基督徒和教會無事可做。

首先,筆者認為基督徒要打破「平安」的謬論。聖經說「平安了,但其實沒有平安」(耶六14),在這個「先知到祭司都行事虛謊」(耶六13)的年代,我們要做怎樣的祭司,要怎樣帶未信者到怎樣的神面前呢?聖經指整個末世都是邪惡的(弗五16),即使有「相對穩妥」的日子,我們又怎能虛報「平安」?我們神國的同胞每天都面對宗教逼害,他們的牧者也可以「被消失」,我們可以敢說一河對岸卻又同屬一個國家的我們可以避之則吉直到2047?聖經預言有假先知和假教師,謊言是他們的記號,他們更要將人帶到他們的面前而不是到神那裡。他們的「佈道會」,我們還敢支持嗎?

其次,承認斷層。在最闊的神學層次,普世且歷代信徒都同屬基督的身體,因此聖經要求我們追求合一;但事實是我們在現世是不能完全合一。最直接可以在教會觀察的斷層現象,除了年齡層,就是不同神學理念和釋經立場的不同,會令整個教會群體在踐行所信之時原地踏步:永遠停留在一次又一次坐低商討和講座之中。但筆者要講的卻是更根本的現實:我們每一個都是不同的。試想想,一間健康的堂會理應包含社會上任何階層的信徒,福音的使命也是普及萬民而不分階層(甚至是跨種族和語言)的。我們如何叫一個未受高等知識訓練的信徒,思想像一個中產白領?如何叫一個社會行動型的信徒,理解政府紀律部隊的思維?這些人生經歷和價值觀的不同,正正發生在教會之中,而教會彷彿只懂祭出「和諧合一」來神學性處理掉當中的分歧。推闊一點,教會中不同信徒的靈程不同,同樣也會出現妨礙合一的斷層。承認信徒各自的獨特性,擁抱這種自然而有的斷層,不能一蹴即就、不是形上問題、不是在某些社會議題同仇敵愾,才能存著盼望去追求真正屬靈的合一。

猴年願望……

筆者也是在農曆新年「掃街」中長大的,在猴年盼望

  • 不用在天國才能請我的鄰舍在街邊食一串魚蛋
  • 社會有用人情味和愛人如己的潛規則來取代「賞善罰惡」的法律
  • 沒有人因為窮而做小販、露宿街頭;也沒有人因做小販和露宿者而被苦待
  • 受傷的警員和市民早日康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