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請不要再怪罪受害者

我之前在一篇文章中寫過,教會應該與離教者多溝通,以見到更多自己的盲點,因為盲點之所以是盲點,就是我們自己經常忽略的有問題的地方,而那些受教會傷害的人,其實就是被教會的盲點所傷害。而近日當我寫了一篇說香港教會其實像邪教一般的帖子時,突然有一位我不認識的弟兄,在我帖下留言說:

教會不許你做這樣,幹那樣,教會沒有錯,只是你蠢,會順服照做。說坦白的,你和教會對著幹,你會失業嗎?會考不上大學嗎?還是將來上不到天堂?教會對現代人的控制力極低,遠遜於中世紀時代。我從來同情騙徒,只恥笑那些受唆擺的笨蛋。

我不知道為甚麼當我見到這段留言時,會對此那麼反感,即使之前有人在我Wall裡發表反同言論,我也未試過如此憤怒,這可以說是「一句激嬲Sunny Leung」,因為這人不僅為教會護航,更直接指責受害者是愚蠢和笨蛋。其實為加害者護航而怪責受害者的文化隨處可見,但在教會當中,這種怪責受害者文化更令人感到噁心,是因那些怪罪受害者的人,大多時都以宗教來包裝或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明明教會才是加害者,哪為何人們喜歡針對受害者來責罵的呢?即使跳出教會的框架討論,我們也見到近日九龍灣強姦一案,不少網友熱衷於批評被強姦的當事人「抵死」,因女孩子就不應該在深夜時份獨自在街上,甚至有「女仔人家出得夜街就預左比人搞」的言論出現。到底為甚麼人們總喜歡怪責受害者呢?美國心理學家Melvin Lerner於1966提出了「公正世界理論/謬誤」來解釋這現象,指出其實大部分人心底裡都信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論,故當有人遭受傷害時,我們的潛意識很自然地會覺得那人本來就不是甚麼好人,受傷害是他應得的報應,反而選擇不去責怪受害者的心態,是有違人的天性呢!

GettyImages-88455476-56a7977a5f9b58b7d0ebf715

當然,可能怪責受害者的人會認為,不論傷害人或被傷害的雙方都有責任(獎門人式的結論),但事實就是那位受害者確實被傷害了,所以我們又可以為受害者做甚麼呢?

我想邀請大家學習對受害者,以及更進一步地對自己有多一些同理心。嘗試感受一下受傷害的人的感受,並不是與理性對立的行為,反而就是你知道此時此刻為受害人分析事件也沒大用處時,你便嘗試感受他者的感受,而這正是基督道成肉身的意義之一。對自己有同理心,其實就是要問自己為何前一刻會這樣想,當時自己有甚麼情緒出現,因何原因導致自己萌生這念頭,其實這就是讓自己與自己同在的行為。

我知道在這裡寫文叫教會怎樣改變,其實是沒有用的,這只是在自我安慰而已,但正因為真正的教會是由我們每一個個體所組成,所以我希望呼籲作為教會一分子的我們,單單與受害者同在(being with them),而不是急於想做甚麼(working for them),因為其實我們做甚麼都不能為他們帶來很大的安慰或改善,而如果我們曾怪責過他們,我鼓勵你也對自己同理一些,問一下自己為何會這樣想,因為這些都是我自己所經歷過的事情,在我投身同志平權運動前,我也是這樣責罵同性戀者的,認為他們在破壞家庭價值,要推動性解放(現在我才知道教會對性解放的誤會實在太大了),但當我知道再怎樣責罵他們都不能改善情況時,我開始願意放下我的前設和偏見去同理他們,發現以往很多對他們的看法都是錯誤的,而當我對自己同理時,我更見到之前對他們的責備其實是緣於自己對陌生群體的恐懼,而這恐懼是非理性的,卻可以發酵得非常大。所以唯有透過自我反省後,才能讓情況有改善,然後影響身邊的兄姊,慢慢在教會內搞起「溫柔革命」。參與革命其實不一定要做大事,有流血和犧牲才算,由自己開始改變對待受害者的態度,其實就已經在教會內起革命。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