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談曼德拉效應

0a7587e8cba11858190a10134876cae7_large

設計對白:「曼德拉梗係未死啦,我仲記得佢出獄後拍過蝙蝠俠。」

很早知道4794真知識網背後是本地著名的錫安教會,身為一個神袐學/陰謀論愛好者,連我也覺得內容太過離譜,不以為然。本著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不欲因反駁對方,變相為他們宣傳。但近日發現,連身邊部份基督徒也在社交媒體分享他們的影片,言之鑿鑿。善意提醒對方資料來自錫安教會,素以散播陰謀論著稱,卻換來對方一句:「網上消息有真有假,你可以選擇唔信,總之自己信乜自己負責。」

言則叫我少管閑事,聽罷讓我嘖嘖稱奇,因為對方並非無知婦孺,身任高層,見多識廣,出差在外的日子還多過留在香港,為何面對如此明顯有問題的陰謀論,卻沒有顯示出應有的分辨能力呢?

不單止近期錫安教力推的曼德拉效應,教會內部流行很多陰謀論,歷久不衰,撇開一大堆末世陰謀論不計,順手拈來還有潛藏訊息(Subliminal message)、獸的印記(近來由於科技發達,獸的印記由Barcode慢慢演變QR code或RFID,可能日後又變成一個曼德拉效應的例子)、Backmasking(歌曲倒著放會聽出反基督教的訊息)、洪濟會、影子政府等等,連早陣子流行一時的Pokemon GO,也附會不少陰謀論。

「曼德拉效應」這個名字,源自一群相信曼德拉(Nelson Mandela)當年於獄中已經逝世的人。然而事實上,曼德拉出獄後在1993至1997年間曾擔任南非總統,到2013年才逝世。最先使用「曼德拉效應」的Fiona Broome自稱是「作者、研究者、超自然顧問」,於2010年創辦以「曼德拉效應」為名的網站。(截自文章《「曼德拉效應」不可能錯,也不可信》)

大概的意思是,過去的歷史曾經被改動,但部份人會殘留改動前的記憶,以致現實與他們的記憶不相符。

這種陰謀論最大的問題,不是不能證實為真,相反,是不可能證實為假,犯了不可證偽(Falsifiability)的原則。

不可證偽的原則,難以用三言兩語說清楚,我嘗試用一個事例去解釋。前一陣子在圖書館打書釘,看了一本宣傳地球年青說的書,認為地球的真實年齡,不是科學界所講的四十六億年,只是約為六千到一萬年。當然大家一聽到便用問,那些上億年的化石,甚至數十億年的地質結構又如何解釋。作者解釋,上帝創造創造樹木,不是由種子發芽再拙壯成長,而是整棵樹一次出現;創造阿當夏娃,不是由嬰兒牙牙學語養大,而是生理和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所以上帝創造地球時,是創造出一個年老地球,早就將恐龍化石埋在地底,將地層設計成看起來好像有幾十億年歷史,實際只有六千至一萬年。

這種講法最大問題在於,如果上帝能創造出一個年老地球,為甚麼要在六千至一萬年前,為甚麼不可在二十年前?你若反駁我,說自己今年已經三十歲,為甚麼不知道上帝在二十年前創造世界,我也大可以循著同樣的思路說,是啊,上帝既可憑空在六千至一萬年前,創造出好像有上億年的歷史,為甚麼不能在二十年前,創造出你已經有十歲的模樣,創造出你的爸爸媽媽,連同記憶及相應的歷史。

我們也可以繼續玩下去,推出十年創造論、五年創造論、一年創造論,甚至是三分鐘、一分鐘、十秒創造論,這些XX創造論的問題,正出在不能被證偽,即無法證實為假。任何相反證據,都被包含在其理論之中,無法被推翻。

近日被錫安教會吹捧得甚囂塵上的曼德拉效應,也是同一道理。我嘗試用一個生活例子去解釋,相信大家曾經有過類似經驗,一些經常使用的隨身物品,例如鑰匙、銀包,明明慣性放在某處,在出門前一刻卻尋遍不獲,然後在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

這時你腦中會出現三個選項:

  1. 原來我記錯了。
  2. 一定是家人搞亂我的東西,我無可能記錯!
  3. 一定有鬼(或任何神祕力量),我無可能記錯!

雖然第一個選擇恐怕最合理,但要人接受自己犯錯卻很困難,所以第二才是更多人真正的選擇,諉過到同住的家人身上,若是一個人住的話,更會以為家中鬧鬼,也不願意接受自己記錯了。

人類的記憶很容易出錯,有很多心理學研究顯示,要植入完全虛構的記憶也並非不可能。在《為什麼你沒看見大猩猩?》(The Invisible Gorilla, 2010)一書中曾經舉過一個事例,作者試圖回憶911當天發生的事情,認為經歷如此大事,自己必不可能記錯當天發生的事情,然後他與幾名同事對比,發覺大家同一天的記憶南轅北轍。因為人類的記憶本來很不可靠,傾向記住自己願意記低及喜歡的事情,並且在回憶過程之中不斷加強,令到錯誤的記憶深化牢固,認為自己絕不可能記錯,一定是其他地方出問題。

走筆至此,想稍稍討論另一個問題,為何教會內對類似的陰謀論缺乏抵抗能力?正如百川同道余創豪曾經寫過一篇《九一一陰謀論:神學家大錯而無神論者是正確的》,很多時無神論者及懷疑論者在「踢爆」(debunk)陰謀論及探求真相方面,比基督徒優勝得多。

我猜想背後其一個原因,是教會因為反對進化論,連帶反對科學,長期攻擊科學不可信,因為科學理論會變動,今日錯的事他日會證實為真,所以不應該將信心放在科學上。排擠科學方法,認為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能夠被科學方法驗證,信則有不信則無,你不願意相信不能認為我有錯。結果為陰謀論提供上佳的土壤,落在好土裡,有生超過五十倍,有超過一百倍。

如果問我如何去改善現況,也只好雙手一攤,說自己毫無辦法。誠如余創豪在文中所言,很多相信及宣傳陰謀論的基督徒,在教會中身處高位,有頭有面,小弟區區一個在網絡的寫手,實在無法挑戰,所以對於改變教會現況,必須謙卑承認,無能為力。

只可以作出少少勸喻。

第一,上網不要太認真。即使是你教會牧師傳來的消息,也未必一定是真的,尤其今天後真相時代,網上內容農場充斥,教會又長久以來忽視網絡,令到不少教牧連自己也無法分辦消息來源的真假,以一種心態「寧可信其有」、「大家都係小心D好」而「姑妄聽之,姑妄傳之」。不是叫你完全否認網上的消息,但也不應因為對方是你的牧者、好友、弟兄姊妹而全信,保留一定程度合理的懷疑,最重要還是不要隨便轉發,以免助長陰謀論散播。

第二,可以選擇不信,但不要選擇不知。教會通常採用一種隔離政策,知道某個頻道/網站有問題,便呼籲大家不要看不要問,儘量遠離。結果類似有問題的訊息,改頭換面後,以更隱密的方式出現時,信徒就不懂得分辦。譬如大家知道甚麼是錫安教會,過去宣揚過甚麼有問題的教導,但改稱4794真知識網,很多基督徒即不懂得分辨,照傳可也。受人以魚,不以授之以漁,告訴大家那一類訊息有問題,不如教會大家如何分辨問題訊息。

第三,收到類似消息,不要直接指出對方錯誤,以免對方出現逆火效應(backfire effect),人要接受自己相信的事情出錯,是需要時間及空間,越強烈指出對方錯誤,越容易令對方堅持到底,死不認錯。

第四,如果有人指出你錯誤,也別急於反駁為自己辯護,因為有可能真的是自己錯,保持謙卑的態度,學懂如何認錯而不失霸氣。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