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

談「破碎」與教會前景

早陣子因為2014年教會普查、1〈離開信仰和離開教會的一些前因〉2 調查的公佈,並《時代論壇》連續兩期有關青少年牧養的專題,3 引來就教會現況和未來的熱烈討論。相信在未來的一段日子,將有更多的迴響,而筆者嘗試以「破碎」4 去剖析現時教會的現況,以期讓教會能看到及面對其前景和未來的可能性。

 「破碎」

威爾遜在他的著作《破碎世界裏的忠心教會》寫道:

麥金太爾論證說,用多元主義來描述我們的文化是誤導的,而且模糊了我們面對的真正挑戰。根據他的分析,西方文化是破碎(fragmented)而不是多元。它是不融貫的;我們的生命是零碎而不是完整地活出來。我們有的不同意見是難以調和的,因為我們不能將它們置於融貫的立場或群體之中。我們並非活在充滿互相競爭的看法的世界;我們活在分崩離析的世界。  5

「破碎」就是信念系統和實踐與其原初的意義割裂了,而威爾遜對活在破碎中的西方教會之批判,就是教會在做著許多「基督徒」的事情,但卻不是出自正確的目的和意義,也就是為何他指教會只不過是基督教使命的擬象(simulacra)6 威爾遜指出,要辨別這種「不忠心」的狀態是困難的,而我們要問,香港教會也活在西方式的破碎之中嗎?

教會生活和見證的破碎

在過去的一年裡(剛好也是「信仰百川」面世的一年間),香港和香港教會都經歷了重大的轉變和挑戰,筆者嘗試用這些大事來引證香港教會的確是活在破碎之中。

  • 反性傾向歧視立法與社會倫理

面對著同性戀運動的衝擊和政府就性傾向歧視立法咨詢,教會內出現不同立場的弟兄姊妹,他們可能是「左、中、右」,又或者「開放與保守」、「基要派、福音派、自由派」;由高調地舉行遊行和祈禱音樂會,到發出家書和聲明,到(認為真理清晰而)「不值一提」的噤聲,欣喜的是香港地方堂會和信徒都在努力演繹和見證真理。我們能夠以「多元主義」去解釋這種貌似百花齊放卻充滿矛盾的現象,但在實際的處境中,各門各派在有意無意間都在質疑對方是否忠於真理,於教外人看來更似分裂過於合一的見證。陳韋安指出

教會從來都不是與罪人對立。教會反對罪,但卻從來沒有與罪人對立……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教會願意積極作福音戒毒、監獄佈道等工作,但教會在公共領域上,回應同性戀的力度和姿態,往往不成正比的大。如今,教會雖然正確地指出「同性戀是罪」,卻沒有在行動上正確地對待同性戀者。教會作爲福音的使者,在同性戀的議題上,她不應扮演罪人的審判者,而是罪人的同行者。7

當大家都為信仰和共同信仰的真理作見證,卻得出互相排擠的結局;又或者當教會致力想牧養和幫助同性戀者,教會的公共形象卻是敵對同志,筆者認為這是一種破碎。值得注意是這議題到達高峰之時,雨傘運動仍未發生,卻已在教會內見到世代之爭:較保守和年資較高的信徒傾向排斥同性戀運動,年青的信徒卻開始提出異見,並反省教會對同性戀運動的回應及其後對佈道和見證的影響。年輕一代開始出現對教會社關議題偏鋒作出反省和批判,在之後的「佔中」、雨傘運動出現後更加明顯。

  • 政教關係

政教關係是華人教會一個受重視的議題,「政教分離」亦素為教會所持守。的確在太平盛世之時,「政教分離」要如何被理解和實踐是次要的。當政改議題在香港激起千層浪,甚至對教會內的弟兄姊妹造成撕裂的時候,香港教會對「政教分離」的反省也出現極化。過去華人教會相當薄弱的社關神學,不足以回應年青一代對社會公義、民主制度的追求。有地方教會竭力尋求公義,得到教內外的讚賞;有的地方堂會則致力追求堂會內的和諧,無論是支持建制或反對建制,一律嚴止「政治」或異見在教會內進行討論。

然而,即使是不信的社會也發現,「佔中」或雨傘運動的背後有相當的基督徒參與、策劃及支持,這也使教會內本來不甚關心政治議題的弟兄姊妹也十分迷惘,到底合乎聖經和神學的社會參與是怎樣的呢?甚麼是教會要「發聲」,要牽頭參與社會運動(如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和支持傳統家庭價值般動員信眾),又或需要無條件接受逆境,忠心以佈道為念?筆者認為,對社運的「多元」聲音,也不是真正的多元,而是教會缺乏了融貫一致的社關神學和實踐,於衝擊來臨之時也無法作出融貫的回應和適時的實踐,只能在各個破碎的場景之下作出各自表述,何謂「基督教社關」則仍懸在半空。

  • 佈道工具、手法與福音

社關還算是受制於教會外千變萬化的形勢,然而教會之內、恆常佈道事工也同樣出現破碎。

從早年引起全球華人教牧聯署反對的挪亞方舟考古佈道,到近來十分熾熱的「天堂佈道」熱潮,反映出普遍教會信眾歡迎一些「事實」佈道工具和手法。筆者在另文已經探討過,8 這些電影、佈道工具雖然簡單易用,但背後存著很多聖經和神學的問題,不易解決之餘甚至是違反一些信仰立場。在取捨快捷佈道策略與較長線的生活見證佈道、以「使人得救」為先與持守教義,似乎也顯示教會對佈道使命與對福音的理解,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割裂和破碎。

教會在面對自然科學的挑戰,也展現出一定程度的破碎。近月有一位來自英國的信徒,致文給《時代論壇》表達他對進化論衝擊信仰的憂慮,9 更指出華人教會一向都迴避科學與信仰的衝突,對應不足。事實上科學與基督教信仰的對話不斷地發生,也有不少的西方學者、科學家和神學家致力融和彼此的衝突,但這些西方著作在華人教會中並不流行,甚少被翻譯成中文。華人原創性的著作並非沒有,但仍停留在不同衝突模式的探究和否定科學的基要進路。

若果融貫是破碎的相反詞,在佈道和護教上華人教會顯然是活在破碎之中,而偏偏我們的對手,民間宗教、異教和科學主義卻是相對融貫的信念系統,10 若如威爾遜所言,基督教自然就會吸引力大減,留低新信者和避免流失越見困難。

  • 青少年事工、家庭事工到分齡牧養

葉松茂在談及教會斷層的問題之時,11 他提到好一些教會誤以為青少年流失是因為提供不到合適的「節目」給青少年,也有不少教會視之為邊緣事工,以為只要有導師做就可以了。12 教會雖然見到教會出現斷層,但上一代執事、堂主任牧師都不明所以而不能對症下藥,斷層危機還未令教會覺得需要改變青少年牧養的方式。13 除了教會未察覺牧養需要的轉變,葉更指出基督徒父母要為他們子女流失負上一定的責任,因為他們只視教會是一個課外活動,學信仰知識的地方,竟要求子女不參與團契、只參與崇拜和主日學。14

這也是胡志偉牧師〈家庭牧養的失誤〉一文所提及狀況,15 他指出基督教固之然肯定家庭價值和其重要性(社會也普遍如此認為),但福音派教會的父母對子女靈命的塑造較掉以輕心,以為堂會及牧者能夠提供足夠的教導和牧養,培育他們的孩子成長。胡牧師在文末指出:

堂會有了整體明確的家庭牧養信念,再談「分齡牧養」才有意義,否則分割化思維只會害了信徒疲於奔命參加過多聚會,卻不能把信仰應用於家庭日常生活。家庭牧養事工的成功,不在於節目夠吸引力,應重新放在父母怎樣好好傳承信仰予下一代。當堂會未有基督徒家庭大量出現,30年前我們有不同年齡的團契,為要讓不同信徒個別得著牧養,現今我們照舊來做,忽略了家庭的整體性,這便造成家庭牧養的失誤。不要以為有了家庭營與家庭講座,便完成了家庭牧養;家庭牧養乃使每個家庭得力,甚至單親家庭與單身人士,學習於不同人生階段內與主同行,活出福音,見證信仰。

筆者認為這正呼應著葉談論青少年事工時提到教會「重節目」的特性,也就是教會活在破碎中的表徵:缺乏融貫各個年齡階層的教會論及牧養理念,以不同的事工和節目針對各個牧養的處境。香港教會一直慣於向美國教會取經,引入了許許多多不同教會運作的模式,但卻不見得如美國當地教會般成功。如果堂會只將這些概念和牧養模式,視之為一些中短期的定向目標,以推動對應的事工肩負牧養,其實往往破壞了堂會本身的信仰傳統,更使堂會步入更破碎的狀況──擁有更多事工,事工做得有聲有色、達標,但信徒依然流失、吸引不到新朋友,老會友也在各種事工發展中疲於奔命、無所適從。

由破碎走向融貫

筆者並非堂主任或教會事工的專家,只是在威爾遜或麥金太爾的亮光之下看到教會活在破碎之中,做著很多個別看起來很合乎信仰、很基督教的事情,卻得不到預期的果效,甚至有失見證。一時牧養策略失敗其實事小,但若是如威爾遜所言,教會活在自欺之中,是對福音和教會的主不忠心的狀態,那就事大了。

若然教會盼望成為「破碎世界裏的忠心教會」,筆者有以下愚見:

  1. 以發展和反省教會論取代發展教會術。「節目」和範式(如:目的導向)會將教會推向破碎,所以教會應致力思考和反省她在此時此地應有的使命和見證是甚麼。有了融貫一致的教會論,認清楚堂會自身的使命,才能發展出相配合而事半功倍的事工。就如近年新興的「使命教會」模式,其本意是為教會重新定位,並改變教會「由上而下」的領導模式為「由下而上」的群體牧養模式,鼓勵平信徒能在牧養和栽培下辨識上帝對教會的帶領,從而投入參與和推動事工和牧養。但若堂會管理層仍未能轉變他們舊有的思考,「使命教會」(Missional Church)恐怕只會變成「眾多使命的教會」(Church with missions),使堂會和信徒更疲於回應眾多的事工,甚至錯認事工增長為教會的增長。
  2. 著重群體見證的建立。近年所謂的侯派「異類僑居者」的思想被引進香港,它著眼在建立一個能夠內在有信仰傳承,外在有抗拒世界同化的見證。若然教會盼望在家庭價值上見證真理,教會應鼓勵家庭成為信仰傳承的基本單位,父母重拾家中的屬靈領導,為子女作信仰的榜樣。有了這個基礎,教會向社會的見證才有力,而不只是空談道德。無論是參考「異類僑居者」的範式或者在雨傘運動中被提出的「後物質」生活模式,甚至是威爾遜的「新修道主義」,教會在牧養上宜更留心世俗和中產意識的流入,務要在教會內教導和實踐本真的基督教倫理觀和生活實踐,避免到了挑戰臨門才急忙補救。
  3. 為年青信徒充權而非滯留。年青一代流失嚴重,他們往往覺得教會管理層未有聆聽他們的聲音及欣賞他們為信仰擺上的努力;另一方面,教會的管理層可能誤判當中的情況,以為用各種方法留低年青人就能解決雙方的分歧,甚至穩定教會。其實年青一代最具活力和可塑性,也與社會最為接近,讓他們能夠在牧養的底下領受使命作服侍和見證,也是傳承信仰和接班必須的過程。

以上是筆者非常初步和淺見,期盼香港教會能夠在紛亂和破碎的時局裡,成為忠心的教會。

 

 

  1. http://www.hkchurch.org/GenericStyles/Content.asp?ID=11606&PaperID=0010 
  2. 一共分了三篇發佈:一、離開信仰的一些先兆;二、離開教會的一些前因;三、教會在信徒離開信仰和離開教會過程中的角色
  3. 第一四三五及一四三六期,收費文章。
  4. 提出這個角度,筆者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聽了趙崇明教授的講座而引發的。
  5. 約拿單‧威爾遜著,陳永財譯,《破碎世界裏的忠心教會》(香港:基道2008),頁29。威爾遜在這段落加上了一個值得注意的注腳,他提到在西方破碎文化孕育出來的西方教會,在面對伊斯蘭教派、亞洲的佛教和印度教等融貫的信仰系統,顯得軟弱無力。
  6. 《破碎世界裏的忠心教會》,頁27,40。
  7. 〈有關同性戀:慎防機械式的倫理回應〉。另也參閱他在《時代論壇》一連三期在其專欄「時代‧粉紅」有關同性戀議題和教會回應的分析。
  8. 〈假如……真的(再)有天堂?!〉 〈基督教電影的新亂象〉
  9. 進化論?大爆炸?真的與我無關?
  10. 在此,一些極端教派和靈恩派,也比福音派教會來得融貫。
  11. 見註釋3。
  12. 第一四三五期。
  13. 第一四三六期。
  14. 第一四三六期。
  15. 〈家庭牧養的失誤〉

對於談「破碎」與教會前景有1個回應

  1. […] 早陣子因為2014年教會普查、1〈離開信仰和離開教會的一些前因〉2 調查的公佈,並《時代論壇》連續兩期有關青少年牧養的專題,3 引來就教會現況和未來的熱烈討論。相信在未來的一段日子,將有更多的迴響,而筆者嘗試以「破碎」4 去剖析現時教會的現況,以期讓教會能看到及面對其前景和未來的可能性。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