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誰走進閱讀的機關(一)

123-01

筆者自少就不喜歡學習和思考,閱讀和寫作更是遙不可及,陪伴我成長的是「紅白任天堂」、一堆玩具和「486 大Floopy」電腦。中學選科時因理科成績「相對」較好,所以就成了理科生。對於一個不喜歡思考的我;物理、化學和純數那些東西,就好像外星怪獸一般。然而筆者也有強項,就是香港教育的「成功」─「死背書」,我曾試過數次忘記了背默課文,即時用5分鐘時間即背即默,最後竟全對。有些課文到今天我仍記得如何背誦,例如:《木蘭辭》、《再別康橋》、《驀然回首》、《將進酒》和《岳飛之少年時代》等。「死背書」更令我在歷史科目的分數得到全級的前列,一個理科生但歷史全級最強,實在有趣。說到歷史的高分數,除了「死背書」的能力外,也有賴於成長的環境。筆者家中兩位姐姐也是文科生,我初中時經已要幫助姐姐們背讀高年級的歷史,很早期已涉獵到中學會考以上的歷史試題,再加上男生最喜歡的經典「三國誌」遊戲,從此建立了一個「文科」理科生。

筆者真真正正開始閱讀,是在剛成年的信主時期,因著跟隨了一位啟蒙老師;他是一個愛思考和閱讀的傳道人(現在已是大牧者)。由於對他的仰慕,筆者開始接觸「理性思考和批判性思維」,這好像在我腦內打開了一扇門,看到前所未遇的領域。我第一本閱讀的書本就是《可能》(也是他借我的),之後有楊牧谷博士的《基本信仰與超凡生命》(漫畫版)、《壞鬼神學》(漫畫版),不要以為漫畫較易理解,對於一個不思考的初信者,這些都是高天頂山。還好筆者有「死背書」的強項,對於完全不明白的神學觀念,我選擇先死背後理解,這也是香港教育的進路吧。除了這些理性思考的書籍,筆者也有閱讀一些感性書籍,例如:愛情小說和書刊。由於兩位姐姐的原故,愛情小說和書刊少不免在家中遍佈;《瓊瑤系列》、《梁望峰系列》、《筆華流》、《青春》、《姊妹》、《Yes》等。其中瓊瑤的大作,我也看過不少;《窗外》、《鬼丈夫》…等(有些也忘記了)。這部分的閱讀在我將來的寫作中浮現出「中國式誇張情感表達」、「想像式的用字」等情況。

在回顧整個閱讀的啟蒙之旅,閱讀讓我認識、欣賞和嚮往中國文學的美妙;學習和跟隨作者的思考模式;發現和體會文字對生命的禮讚。閱讀富化了我的生活態度,遇上它,此生無憾。

至於閱讀如何在我生命歷程中發展到寫作,下文再續。

誰走進閱讀的機關 系列
  1. 誰走進閱讀的機關(一)
  2. 誰走進閱讀的盒子(二) ─ 從閱讀到寫作的邂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