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誰為神州理舊疆

前言:中秋節清晨,從蘋果動新聞得悉香港記者有五人在烏坎鎮正常採訪期間,被無故掌摑及拳打,心好唔舒服,在一片互祝中秋節快樂的whatsapp浪潮中,一口氣寫了一篇文章:「我不需要過一個快樂的中秋節」其實有點仿効台灣作家張曉風四十多前在雜誌(華福會刋物)發表的詩:不要再為我祈禱(要祈,為中國),文章發表後,讀者有點迥響,一日之後,夜裏睡不穩,再寫此文。(乖女睡眼惺忪從睡房探頭出來,Dad,你冇事吧?)那是凌晨四時。

容許我分享一段家庭回憶,佔中那一年,九月廿日,下午一時廿分梁振英殺氣騰騰,和林鄭及警務處行動處處長開記招,大約四小時之後,金鐘近政總,全副反暴動裝備的警察施放了第一個催涙彈。

那一晩,我媽壽宴,席設銅鑼灣富聲,濟濟一堂:我兄弟姊妹六人,媽有八個孫(有些在外國)。我女兒缺席,她是法庭記者,那一晩法庭特別開庭,因為李柱銘為黃之鋒申請人身保護令。席中,一個妺夫說:「放催涙彈真好,明天這班搞事份子就會作鳥獸散!」我差不多一個壽包唓過去!……..和老婆吃飯多年,她從來冇挾過餸給我,那一晩挾了三次。

中秋是一個有強烈象徵意義的節日,起源於起義,即造反,即反維穏!武昌第一鎗。辛亥年十月。

2016年中秋,我舊教會一個朋友的祖母早上被小巴撞死了,烏坎鎮有好多村民頭破血流,家破人亦破。五港記者被無理拘禁五小時,其間被掌摑,被拳打!那儼然衹是冰山一角,港人面對著的,是一座邪惡的中共大山!再殖民,早就開始了,主流教會仲要平安大吉,往臉上貼金的培靈大會,又什麼主愛臨香江,三管齊下!我激到連膽管也塞了。

當然,港燦我們可以「瑟縮」在家,或去維園怯弱地一點燭光;當夜,我們一家其實按劇情安排要唱happy birthday,因為女兒近中秋生日,而她明天要去清邁旅行。

作為現代人,我們可以選擇快樂,但是我們需要知道,同一星空下,有許多其他人,因着種種原因,都不快樂!

We live in a world of sufferings. 知識份子之承擔,必須有人文關懷這一個向度:屈原、岳飛、零八憲章草擬者(劉曉波、張祖樺為代表),以致戴耀廷都有,我無!我知道,我無,我不足;然而瞪視著這一個起點,對我來說很重要。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