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誰最基本?

如果上帝創造萬物,那麼誰創造上帝?誰最基本?

遊戲規則是這樣:如果我們提出 X 是最基本,就不會再問誰創造 X。X 是有其科學、哲學和宗教的淵源,不可以順口開河。到目前為止, X 有五大可能性。

第一個可能性是數學。物理學家 Max Tegmark 提出數學是最基本,數學是被發現,不是被發明。數學衍生物理定律和宇宙(時間、空間、能量、物質)、然後再衍生化學和生物學,最終衍生生命。我們不會問誰創造數學。

第二個可能性是物理定律。多數物理學家認為,Max Tegmark 的數學宇宙觀引申了太多不可能被驗證的可能性,倒不如直接把物理定性為最基本,無需再加多一層數學。我們不會問誰創造物理。

第三個可能性是意識。量子力學似乎和意識分不開。哲學家和電腦工程專家 Bernardo Kastrup 透過量子力學和腦神經學的現象,推算意識是最基本的,意識衍生出物理定律等等。我們不會問誰創造意識。

第四個可能性是模擬 (simulation)。有些科學家猜想我們只是模擬。要留意,以上提到的數學、物理和意識衍生出來的世界,是真實的。但模擬内的世界不是真實,這就像電影《22世紀殺人網絡》的情節。在模擬内,只有一個「你」。「你」當然不會寂寞,因為「你」以為「你」有「車」、有「樓」、有「事業」、有「家人」,週末上「教堂」有敬拜,有「弟兄姊妹」,可以投稿到「信仰百川」,反駁「我」這篇「文章」鬼話連篇。模擬背後的高等智慧是真正的造假大王

一個更極端的看法是,透過量子力學和熱力動力學,可以推算宇宙演化出來的,未必是什麼高智慧的生命,而是一個類似模擬。這個類似模擬有一個名堂,叫做波茲曼大腦 (Boltzmann Brain)。你可能是這個唯一大腦,寂寞中的寂寞。

讀到這裏,你可能會立刻有異議,說模擬的背後仍然有物理定律運作。所以,模擬不是最基本。等一下,請先看下面的連鎖:

物理定律 A –> 造假大王 –> 模擬 --> 物理定律 B –> 我們

由於造假大王永遠不會顯露自己,使我們無法了解管轄造假大王的物理定律A。我們這世界的物理定律B也是被模擬出來的,未必和物理定律A一樣。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把模擬當作是最基本。

第五個可能性是上帝。基督徒或類似宗教系統的信徒,相信上帝是最基本的,上帝按自己的心意創造萬物,不要問誰創造上帝。信徒相信上帝和數學或物理不同,他有位格,最終會拯救和審判人類。

有信徒會說,上帝可以先創造數學或物理,所以上帝仍然是最基本。但這是一個除褲放屁的說法,為什麼不直接把數學或物理定性為最基本?如果上帝是自有永有,為什麼數學或物理不可以自有永有?況且,物理和數學是客觀的事實,每一個人都可以經歷到。但信徒對上帝的經歷,是主觀的,旁人無從稽考。所以信徒最終也只好憑「信心」接受上帝是最基本。

我是信徒,當然也會有這個「信心」,但我不會把這個「信心」強加於人,只是自用。原因是我和 Howard Storm 牧師一樣,傾向普救論,不會強加任何「信心」給非信徒。我已經在《不叫我們遇見試探:信仰不止一條路》描述了我的傾向,在此不再談。

假設我不是信徒,我會採納 Max Tegmark 的數學宇宙觀,原因有二。一、引力學是我昔日的研究題目,這門學科會用到微分幾何和抽象代數,使我有機會接觸到數學的美麗。 美麗的事物,我想也應該是最基本。美中不足的是,美麗的事物所衍生的東西,必然會越來越醜怪。數學衍生物理、物理衍生化學、化學衍生生物,生物其中一個產品是糞便,大煞風景。

二、 很多時候,一些純數學的研究,看似毫無實際應用,只是數學學家思想上的「打飛機」、空中樓閣。但在他們「打飛機」數十,甚至幾百年後,其數學理論居然可以幫助物理學家建立定律,解釋世界。微分幾何是一個例子。微分幾何幫助了愛因斯坦建立了廣義相對論,後來科學家更透過廣義相對論發明了GPS。 沒有二、三百多年前開始的微分幾何,沒有今天 的GPS。

儘管有不少的物理學家不同意 Max Tegmark 的看法,長遠來說,我是看好。正如香港的高官所說,時間會證明一切嘛!

誰最 系列
  1. 誰最賤格?
  2. 誰最基本?
  3. 誰最屬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