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介文

莫介文(Bryan Mok),於崇基學院神學院修畢神道學碩士,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博士候選人,主要研究公共神學與生態神學。除神學外,最喜歡飲食(尤其是酒、咖啡和茶)、旅遊和吹水。

誰是真以色列? — 《巴拿巴書》十四章研讀(初期基督教傳統文獻研讀系列1)

原刊於Medium,2017年11月14日

拙文〈一切始於分離〉提及,《巴拿巴書》(Epistle of Barnabas)是初期基督教反駁猶太教的其中一部重要著作,當中提及此書「認為原初的十誡石板已在西奈山上失落,故以色列根本從來沒有與上帝締結真正的聖約」,便是出自當中的第十四章。本文嘗試分析此章書信的神學,以更深入地了解初期基督教的反猶傳統。

《巴拿巴書》十四章譯文如下:

〔…〕讓我們探問,上主到底有否真的有把約交給祂曾向列祖起誓會將之交給的百姓。祂的確交了給他們,但因他們的罪,他們不配領受它。因為天使宣告說:「摩西在西奈山上禁食四十晝夜,使他可以代表子民領受上主的約。」他從上主那兒領受了兩塊法版,是上主藉祂的靈、以祂的指頭所寫成的。摩西領受了它們,並把它們帶到山下交給百姓。然後,上主對摩西說:「摩西,摩西,趕快下去,因為你的百姓已經敗壞了,就是你從埃及地領出來的。」摩西知道他們又鑄造了神像,就扔下手裡的法版,使上主聖約的法版摔碎了。這樣,摩西領受了它,但他們卻表明自己的不配。現在,你當了解我們是怎樣領受了它。摩西以僕人的身分領受了它,但那位為我們而受苦的上主卻將它交了給我們,使我們成為後嗣。但祂被顯現,為使他們在邪惡裡得以滿全,並使我們這些藉祂得以成為後嗣的人,能領受主耶穌 — 就是預備成就此目的的那位 — 的約。藉祂人格的顯現,祂救贖我們的內心(就是本來已被死亡勝過並被交給邪情私慾的)脫離黑暗,並藉祂的道與我們締結盟約。因為經上記着,那位預備救贖我們脫離黑暗的父命令祂為祂自己預備一群神聖的子民。因此,先知宣告說:「我 — 主你的上帝 — 憑公義召你,必攙扶你的手,保守你,使你作眾民的中保,作外邦人的光,開瞎子的眼,領被囚的出牢獄,領坐黑暗的出監牢。」這樣,你們該知道我們怎樣被救贖。先知又說:「看哪,我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極;這是救贖你的上主說的。」先知又說:「上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上主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報告上主的恩年,和我們上帝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1

此書的作者不詳,成書時間約為二世紀初,寫作地點最有可能是亞歷山太(Alexandria),在初期基督教佔重要位置,除了教父廣泛引用外,還於《西乃抄本》(Codex Sinaiticus,四世紀的聖經抄本,為最重要的古抄本之一)位列《啟示錄》與《黑馬牧人書》(The Shepherd of Hermas)之間。2 全書二十一章,可粗略分成兩大部分:一至十六章討論舊約聖經的詮釋問題,十七至二十一章則闡釋「兩條道路」的傳統(Two Ways tradition,即光明之道與黑暗之道)。3 在第一部分,最令現代讀者訝異的是它對舊約聖經的異常詮釋,特別是上文藉另類地詮釋金牛犢事件(參下文及《出埃及記》三十二章)論證猶太人失去與上主之間所立的約。4 明顯地,這種詮釋乃因為此書希望將基督教與猶太教加以區分和對立,5 正如拙文一切始於分離〉所言。

西乃抄本

西乃抄本

接下來,讓我們仔細閱讀和分析《巴拿巴書》十四章吧。起首第一句便定調了整章的內容:上主的確曾把祂的約交給以色列人(即猶太人的先祖),但以色列人卻因犯罪而不配領受。簡言之,交是交了給他們,但他們不夠格,因此無法領受。接下了的內容,其實都是試圖援引舊約聖經來論證這一點。第一段引用的經文,便是《出埃及記》三十二章所記載的金牛贖事件。按《出埃及記》,以色列人在離開埃及的三個月後來到西奈曠野(十九章),6 領受上主所頒布的「十誡」(二十章)及其他典章律例(二十至二十三章)。然後,上主呼召摩西上西奈山,吩咐有關以色列人敬拜的規矩和條例,一共花了四十天(二十四至三十一章)。以色列人見摩西遲遲不下山,等得不耐煩,不知道他發生了甚麼事,於是向他的兄長亞倫嚷着要製造神像,好使他們有能看見、有形有體的神祗,可以實質地參拜(三十二1–6)。摩西上山,本來是要領受上主的約和寫上十誡的兩塊法版(三十一18),再轉交以色列人。但是,因為以色列人鑄造了金牛犢這神像,觸犯了十誡中的第二誡:不可雕刻偶像,不可跪拜、事奉它們(二十4–6)。摩西看見了,「便發烈怒,把兩塊版扔在山下摔碎了」(三十二19)。《巴拿巴書》下了這道評注:「這樣,摩西領受了它,但他們卻表明自己的不配。」即是說,這兩塊法版已經摔碎了,代表上主所立的約根本沒有成功地交給以色列人,卻是因以色列人犯罪而永久失落了。在這裡,《巴拿巴書》把法版物質的破壞等同立約關係的中斷。基於此原因,它認為猶太人並不是上主所揀選的子民,所以猶太教亦不能使人朝向上主。

以色列人在西奈山下鑄造並敬拜金牛犢。

以色列人在西奈山下鑄造並敬拜金牛犢。

在否定以色列人以至猶太教的宗教地位後,《巴拿巴書》嘗試肯定基督教被上主揀選為真正承繼聖約的後嗣。摩西領受了上主的約,但未能傳承予以色列人;相反,上主卻親自藉受苦的耶穌基督將這約交給教會,使教會成為真正承受上主之約的後嗣。即是說,以色列人因自己拜偶像的邪惡而無法成為上主所揀選的後嗣,而教會則藉耶穌基督所締結的約成為真正的後嗣。「人格的顯現」(personal manifestation)在這裡的意思是上主以有意識、有理性的形式在世上顯示自己,特別指上主成為耶穌基督的事件。透過這事件,上主從黑暗之中贖回基督徒的內心,使他們能領受上主之約。父上帝命令耶穌基督為祂自己預備一群神聖的子民,可見這是上主早已命定的,而那群子民便是教會。為了引證上述的論點,《巴拿巴書》援引了《以賽亞書》不同段落的經文。第一段取自四十二章6–7節。在這裡,《巴拿巴書》將經文中的「你」演繹為耶穌基督,以說明耶穌基督怎樣拯救和贖回教會,使他們得以承受上主之約。另一段引用的是四十九章6節,而最後一點則是六十一章1–2節,所論證的都是同一點。

按本文的分析,《巴拿巴書》並沒有運用複雜的神哲學觀念,而是主要借用修辭學的技巧選取和詮釋一些舊約聖經的經文,以辯論的方式證明真正領受上主之約的子民是基督教會而非以色列或猶太人。換言之,猶太人不是真以色列,藉耶穌基督被救贖和揀選的教會才是。平情而論,這種推論其實相當牽強,理由有二。第一,這論述理據薄弱,而且立場預設了結論。本章的論點只是建基在一種對《出埃及記》三十二章的「另類」詮釋,而且這詮釋與整個希伯來聖經的傳統完全相反,甚至與保羅書信也有所出入(參《羅馬書》十一章1–10節),可見其說服力不足,最少也不是不證自明的。可以說,《巴拿巴書》在這裡的論述是戴上「基督教比猶太教優越」的有色眼鏡閱讀舊約聖經,而其結論自然也是偏頗的。第二,其論證方法在哲學上也站不住腳。在《巴拿巴書》十四章中,整個論述的基礎是以色列人因法版被摔破而沒有真正地領受上主的約。正如前述,這論點假設了物質上的破壞自動導致關係上的中斷,但這兩者事實上並非完全對應的。例如,結婚戒指損壞了或遺失了,當然有機會引起不快和爭執,但斷不會自動等同婚姻破裂。《巴拿巴書》所犯的錯誤,是分不清象徵某種東西之物(法版、婚戒)與那東西本身(上主之約、婚姻關係)的不同;哲學一點說,就是將能指(signifier)與所指(signified)混淆了。此外,整個推論其實是一個乞題(begging the question),即是大前提(法版摔破等同關係中斷)的真偽取決於結論(猶太人沒有真正領受上主的約)的真偽。這與立場決定結論為同一道理。

摩西將兩塊法版摔碎。

摩西將兩塊法版摔碎。

正如筆者在〈一切始於分離〉所說,初期基督教亟欲藉批判猶太教確立自身的身分,但又不能完全切斷與猶太傳統的聯繫,因此設法論證自己比猶太人更有資格成為以色列的真正後嗣。買花讚花香,本來無可厚非,但沒有充分理據地攻擊其他宗教傳統,其實就是抹黑。當然,筆者不是說《巴拿巴書》毫無價值,但當基督徒尋索自身的傳統時,也須持批判態度,否則便會變得盲目。在這裡,《巴拿巴書》論證基督教如何繼承以色列人的傳統,是值得參考的,而它的「法版摔碎論」雖然創新,但也未免太牽強了。

初期基督教傳統文獻研讀系列 系列
  1. 誰是真以色列? — 《巴拿巴書》十四章研讀(初期基督教傳統文獻研讀系列1)

  1. 譯自The Epistle of Barnabas 14, in Ante-Nicene Fathers, vol. 1, The Apostolic Fathers with Justin Martyr and Irenaeus, ed. Philip Schaff (Grand Rapids, MI: Christian Classics Ethereal Library, 1885), 392–93;粗體為筆者所加。
  2. Janni Loman, “The Letter of Barnabas in Early Second-Century Egypt,” in The Wisdom of Egypt: Jewish, Early Christian, and Gnostic Essays in Honour of Gerard P. Luttikhuizen, ed. A. Hilhorst, Geurt Hendrik van Kooten, and Gerard P. Luttikhuizen (Leiden; Boston: Brill, 2005), 247.
  3. James Carleton Paget, “The Epistle of Barnabas,” The Expository Times 117, no. 11 (2006): 443–44.
  4. 同上,441。
  5. Loman, “The Letter of Barnabas,” 254.
  6. 「西奈」與「西乃」為同一詞,英文作 “Sinai”,西奈是相對新近之譯法,故採用之;惟上文之《西乃抄本》是普遍使用的中文譯名,故不改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