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誰可拿起「反割蓆」的石頭?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我不介意信徒為了香港政治而分裂,理由十分簡單,但已足夠有力。首先,信徒在很多小事上都會樂意隨時跟別人割蓆,不論是因為大家怎樣看預定論或水禮,抑或是否認同拗直治療,或家暴受害人有沒有權離婚,更甚至僅僅一場幾乎沒有人理會的臉書口角,人們就會割蓆的了。各位信徒讀者,不論你是牧者、長執、導師、或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信徒,你和我也親身遇過不少這些情景吧,你和我總認識一些朋友在教會被人排擠到心灰意冷吧。這些事平常到一個地步,矢口否認會是虛偽非常的。

其次,今天香港教會裡出現的分裂牽涉極複雜的政治和道德判斷,也不單是判斷,而是有活生生的人命被犧牲掉,是人道問題,背後那種愛與恨絕不是平日的教會論述可以觸及的。舉例說,一個支持抗爭、有朋友因為想做急救而被毒打、醫了兩個月的和理非信徒,怎可能跟一個在六、七月時就已經說「警察早就應該用實彈殺鬼哂佢地」的資深基督徒為伍,攬頭攬頸說大家只是有些意見分歧?(用實彈這類話是真的,來自一些返教會幾十年、不論在教會或在其專業都做到很高級的基督徒。)

這些所謂的「政治」分歧,絕對比前段的那些神學意見、治療意見、離婚意見、網上口角嚴重得多。在那些小事(或相對地小的事)上你不介意跟別人割蓆,跟其他信徒罵得面紅耳熱,從此一生人也不再與對方講半句話,倒在一些人道良知的血淋淋的問題上反對割蓆,十分荒謬!

換言之,問題是教會裡太多人早就做壞了起頭,割蓆門檻被大家扯到很低,低得可憐,於是現在才說不得割蓆,倒要中立和包容,註定會成為虛偽和自打咀巴。無論你怎樣兜,也不會兜得到。

最後一提那些高舉不割蓆、合一、溝通、團契等等的大人物,不妨撫心自問,你在過去十年跟過多少信徒割蓆?跟過多少信徒面阻阻,而從沒有興趣嘗試復和?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批評別人喜歡割蓆。

史丹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