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說造就人的「好話」–「好話」就是「好聽的話」?:再思弗四29

最近,看到有網友回應某些對教會負面看法之文章,內容大致表示:這些文章只提現象,只見挑戰,卻沒有愛與關懷;並祝願作者多造就人,而非挑戰人。

有可能是因為最近百川一連出現了幾篇針對教會現象的反思,而所言及的事帶有點負面(但卻應該是真像),所以引發這些回應。然而,更多的回應似乎是認同這些反思。

什麼是「造就人」?可能很直接的就會想到以弗所書的「金句」:「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然後就抓著這半節經文(對,不應用節數來定。。應該說,這佔作者這段落要說的話之20分之1),然後就照做,只說好話,難聽的話不要說,或用一個「好」的方法去說,好來好去,最緊要造就人。

其實,這段說話在說什麼?先從最接近的語境去看,這「好話」應該是「污穢的言語」的對比。什麼是「污穢的言語」?原文是pas logos sapros——所有,言語,沒有價值的(worthless),即是「廢話」。當然,什麼是「廢」,關乎這一句話整體的重點。這重點我覺得就是「建造」(oikodome),有「起樓」的意味。所以什麼是「廢」?就是對於生命建造沒有好處的,就是「廢」。CBOL對於這段經文的直接翻釋就是

每一個爛的言語,不可從你們的口出來;卻要(說)任何朝向必要建造的好(言語),使得它給恩典給聽見的人。

而我對「好」(agathos)的理解,若用以對比「沒有價值」,就應該是「有價值」(useful)。所以,「好話」不在乎外在形式,而在乎話的內涵。

這一大段的教導,其實開始自一個比較,就是在信主前後的比較。經文段落起始自17節,說到「像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這個「虛妄」,英文聖經有時會譯作”vanity”,希臘文字典形容為”what is devoid of truth and appropriateness”,簡單的說,就是「缺乏真理」。對比著的,是20節的「學了基督」,就是後面所補充,「脫去舊人,穿上新人」的新生命。

如何「學了基督」?我們常說”WWJD”—「耶穌基督點做」,當然我們不會,也不可能完全學會,但耶穌基督如何說「造就人的好話」?祂當然會說溫柔的話,就像在井旁對撒瑪利亞婦人一步一步引向「活水」主題的話;然而,祂對那些宗教的偽善者,就是法利賽人和祭師文士,所說的豈不是「懷疑」、「挑戰」的話?溫柔的話可以「建造」人,但挑戰的話其實同樣有其功效,問題是這句「金句」中一個有時被忽略的片語——「隨事」,就是「按著事情的需要」,這當然要智慧分辨。求主賜智慧。

今天的教會,需要些什麼話?當我們「好來好去」,只說「好話」(好聽的話),對於生命建立,是否又是「好」(有價值)?今天信仰群體,當面對著挑戰的說話時,第一個反應是「自省」,還是「反彈」?我們是活在高牆內,還是在主的自由中?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