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話確實不好說


Snow 施諾 2019年2月28日

弟兄一向認為牧師沒有講道恩賜,有一回竟然誠實到私下打電話到牧師府上,問他是否清楚神的呼召做牧師。

看過馬斯特弟兄的《誠實選擇了我》,感覺到做人也好,做信徒也好,不可以凡事誠實。

馬弟兄的文章也令我想起我以前教會的牧師。有一回,牧師在一個主日講道,大概這樣說:「如果弟兄對某姊妹有淫念,不需要誠實地告訴姊妹,求寬恕,只需要私下向神祈禱認罪。」牧師所言甚是。如果弟兄紛紛求姊妹的寬恕,會嚇跑姊妹,令教會由原本的「陰盛陽衰」轉為「陽盛陰衰」。 (當然了,弟兄也會成為姐妹的對象,只是程度上和比例上少得多。)

不用說淫念,在尋覓愛侶過程中,公開的誠實,也會出事。假如有一個中年單身弟兄,初到一個團契聚會,在團長未完成新朋友介紹時,已急不及待從座位中站起來說:「我是按神的心意,來到這團契尋找我的另一半,同心合意事奉神。」姊妹必被嚇到花容失色,人仰椅翻,紛紛要求轉團去。

看官,說誠實話也要看自己是誰、對象、場合和情況,否則會引起尷尬甚至混亂。

那麼對著家人應否要全然誠實?《我的大叔》裡的朴東勳,說了一句頗有意思的話:「不管我受盡多少侮辱,只要我的家人不知道,就算不上甚麼事。」如果家人問你近況如何,你會否誠實告之?家人未必了解自己的情況,如果誠實地分享自己的困難,可能換來家人不必要的擔心,增加自己的罪疚感。如果不幸家人不諒解,責備你笨,你懦弱,那就真是多一重的傷心。我認識一位弟兄,他的父親好像有狂躁症,凡事責罵,但這位弟兄可能有愚孝,也欣賞父親的才幹,每逢父親問他的工作如何,他會全然誠實地把工作的不開心告訴父親。後果?換來父親狗血淋頭的痛駡。更嚴重的是,假如家人從來不關心自己,只關心錢,根本不須誠實地告訴他們任何事。

如果有心事煩惱,找好朋友或輔導員談可能較適合。

在戰爭或動盪時期,面對敵人更加不可以誠實。兵者,詭道也!所以《約書亞記》的喇合,也撒個謊,騙過敵人,幫以色列人打勝仗之餘,也救了自己全家。

以上順手拿來的例子顯示了誠實話確實不好說。但對著神必定要有百分百誠實,不要效法《使徒行傳》的亞拿尼亞夫婦。當然你不會立刻暴斃,但也許人生下半世會嘗到其他惡果,不可不察。

走筆至此,只談我們不可以隨便對人說誠實話,但如果有人向我們說誠實話,我們要如何應對?反擊?報仇?拉一派,打一派?文章開始提到的牧師,給了我們一個參考。話說有一位弟兄喜歡打斷牧師在團契中的講道,當眾誠實地提出不同意見。牧師只好提醒他,待講道後才提出疑問,否則聚會受到干擾。

後來弟兄「學會」了私下可以說誠實話。弟兄一向認為牧師沒有講道恩賜,有一回竟然誠實到私下打電話到牧師府上,問他是否清楚神的呼召做牧師牧師不卑不亢,答道:「我自己會向神交待。」在往後的日子,牧師沒有搞針對,仍然對弟兄愛護有加。牧師對罪十分嚴厲,但對一般反對意見,有「春風大雅能容物」的境界。當然了,那弟兄是真誠的提問,只想為教會和會眾好,用愛心說誠實話,絕無玩弄牧師之意。牧師了解他,接納他。

我們可以控制自己不向他人說誠實話,但我們不能控制他人向我們說誠實話,自己要有心理準備應如何回應。

如果有人對你說誠實話,目的是作弄你,公開羞辱你,你會怎樣回應?

有些話無需說明,就讓它成為秘密;有些人無需點破,就讓自己糊塗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