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信仰百川》編輯部

認知失調的香港教會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或許基督教信仰是超越時代地真實和有意義的,但香港信徒必須要面對一個事實——他們的神學卻非如此。現在很多信徒面對時代衝擊,便死攬著自己在過去香港太平盛世時持之有效的那一套,其中的重點包括:

1a. 和諧溝通重要過一切對錯判斷,除了同性婚姻,沒有任何一件事算得上大是大非,要教會站出來對抗政權的。

2a. 潔癖倫理,最重要是自己的手沒有弄污。所以,最方便說出的批評就是「各方都有錯,一切世人的手段皆無法達到上帝那最高的倫理要求,所以我們信徒要超然和中立」,只要有大台人物肯出來說這些,就會引出千千萬萬信徒說「阿們」。

3a. 說到大台人物,那是華人家長主義的教會權威膜拜方式,一直主導著那怕是最有教育水平的信徒的心理。信徒喜歡有大台,亦總有人會出來做大台。

然而,現在香港社會處境極其動盪,信徒面對的現實與自己熟悉的世界太不相同了,因此也無法再用上述三個原則來處理,產生認知失調,如下:

1b. 社會制度如法治和人權已禮崩樂壞,政府無道,人命攸關。認知失調的信徒無法把當下議題視為「大是大非」,只能在思想裡將之歸類為「尚可容許意見分歧的課題」,因此一切只不過是溝通問題,和諧原來仍然比一切更重要,破壞和諧者,才是最嚴重的罪大惡極。然而,甚麼才是「大是大非」的分類,可以是很隨意的,最明顯的是,在比較年長的一輩裡(即不包括那些覺得本土訴求比六四重要的年青一代),昔日曾經號召到很多信徒立出來的六四式屠殺,早已不能再歸類為大是大非。

2b. 即使社會裡出現很多不公義的事,認知失調的信徒只會理解為任何一方的手法和目標都不夠聖潔,不夠無私,不夠崇高,不夠理想……(下刪數百字的控訴)。於是,突然間各方的錯都變成同等的錯,認知失調的信徒或許還有少許思考能力理解有些人錯得比較多,另一些錯得比較少,但那差別在他們眼中是無意義的,各打五十大板才是最公允的。例如,只要任何一方皆有暴力,即使原來各方的暴力性質和程度有天淵之別,認知失調的信徒認為他們只須要讉責一切暴力,並且不屑與任何一方人士為伍,堅持自己最中立或最超然——然而,這種中立或超然的一竹竿讉責往往只會對某一方造成巨大壓力,對另一方毫無壓力,因此就變相成為支持了另一方,這個他們也顧及不了,只懂說推別人誤解了既中立又超然的他們。如此,出奇地,他們有沒有被誤解成為了他們回應社會大事的討論焦點,完全地錯重點。

3b. 最後,認知失調的信徒心裡永遠嚮往自己成為偉大思想或人物的跟隨者,他們未必完全失去獨立思考,但卻會因為尚未找到一些由名牧或學者領導的同溫層而內心極度不安。今天,他們的困擾是,不同教牧和教內學者有不同意見,今日這一圈子的人聯署說要這樣做,明日卻有另一圈子的人聯署說要做別的。由於他們無法接受平日仰望慣了的教內典型領導群體裡原來會出現嚴重意見分歧,他們便要強行把某方說成信仰純正,另一方則為可恥地帶領羊群走入歧途,總之,一切必須非此即彼,好維護心目中教會只有一個最終連繫於上帝的大台的想像。

結語:在嚴重認知失調下,包括教牧和神學人在內的很多信徒便只懂退縮到空洞的祈禱呼籲,溝通呼籲,堅持教會一切照常的呼籲。當然,他們不會——也不能——承認那些是空洞的,他們倒會 bite the bullet 地說,在信仰的光照下,那才是真真正正最重要的事,甚至暗示,當大家乖乖地做了那些「真真正正最重要的事」,便可以神奇地移風易俗,拯救香港脫離這敗壞的罪惡深淵——若最後沒有這結局,便說是上帝給我們一個新考驗吧。但其實這就是為甚麼有信徒覺得信仰十分離地,並且面對當今政局完全蒼白無力,甚至有些已開始質疑上帝是否存在,質疑為甚麼人間的苦難可以恐怖到這個地步而上帝彷彿掩面不顧,而教會更只懂說那些他們自以為既中立又超然的話。這些人的信仰若失掉了,可以怪得誰呢?

Stanley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