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評論葉松茂對教會普查的意見

《時代論壇》有兩期頭版講教會普查(註一),訪問了探討過教會增長的葉松茂--此君現為建道神學院青少年事工教牧文憑課程主任。但整個訪問嚴重地忽略了幾個問題:

一,證據

「羅:教新是次的普查顯示,參與崇拜人數有所增加,但升幅顯著放緩。此外,新領洗人數又遠超過參與崇拜人數的增幅。這些現象綜合起來,給人的第一個感覺似乎是本地教會信徒流失情況很嚴重。你有沒有同感?

葉:其實崇拜人數升幅不算慢,只是去屆(0九)年普查的崇拜人數大幅上升。所以,我一直都對0九年普查的這項數據存疑。」

雖然葉「昔日曾著書探討教會增長,今天因著課程關係接觸過不下六十間堂會的青少年事工教牧」,但始終,他在開場白就批評普查有錯,而他卻不提供任何個人觀感以外的證據。實證研究可以被個人觀感來否定,這很難稱得上是理性的。(我不排除他有自己做調查,也不排除是編輯選擇不刊登那幾句話,但這樣表達而不提那些調查仍是很不智的。請參我在結論裡的討論。)

二,門訓與佈道

「羅:你一直都在談及增加新朋友的問題,但導致青少年人數流失,是否有其他因素?

葉:青少年人數流失的主因正是缺乏關係建立。那如何對抗青少年流失的問題?最核心層面是在高中時與青少年作門徒訓練,但門訓最核心不是課程,不要把門訓當作另一個主日學課程,而是挑戰青少年人實踐大使命。所以,我們又回到對外佈道的問題上。如果一所教會不作對外佈道,青少年便無法實踐大使命。」

建立關係或許是很重要的,但在葉的眼中,做門徒彷彿主要就是實踐大使命,要實踐大使命就要對外佈道,這是否太狹隘?

三,思想衝擊與關係

「從我的實際經驗所得,特別是第二代子弟,如果他未能建立堅實的事奉和前線對人經驗,升讀大學時也會流失。極端來說,大學生選擇留在教會的原因在於他的責任,縱然他的信仰出現衝擊和掙扎,但他也有責任要負。最起碼,如果教會做好外出佈道、關係建立和門訓,可以留住那一群熱心的青少年人成為使命者。」

「我認為,社會世俗化與教會的衝突不在於是否信耶穌,而是群體性與個人的衝突。青少年人不是不能接受規範,而是不能接受群體性。所以,當青少年未形成個人主義時,他已經需要進入教會和建立對基督教的真正嚮往。也就是說,初中時要返教會、高中時要實踐大使命,令他在服事中明白為何要有群體性。」

除了把門訓化約為對外佈道,他的想法還有一個更深層問題:從世俗化和大學體驗而來的各方面挑戰,不能不包括理性上的挑戰。那麼,為甚麼一個也有在思想上受到衝擊和為此感到掙扎的信徒,所需要做的只是承擔多些責任,多去傳福音佈道,在服事裡體驗群體的意義?(之前許志超那文章好像也是說,不妨讓那些可能會離教的人做多點事奉。)

順便一提,一個能接受規範但卻不能接受群體性的人,是有點匪夷所思的,因為任何群體都會對成員加諸規範和期望。當然,這裡講的規範主要是與群體生活有關的規範,例如道德。(我曾有專文談論規範性,有興趣朋友可以參考這裡。)

community-copy

四,社會政治與關係

「葉:其實教會牧養模式依然要強調大量佈道、埋身牧養、門徒訓練這三個主線。不過在後雨傘時代,我們需要對如何關懷青少年人作出調教。我覺得佔領運動對青少年人最大影響是增加了他們的無奈感。他們覺得社會對弱勢社群、青少年人有種種制度性的不公平。而佔領運動結束但未能爭取任何東西,這個無奈感會在他們的成長中突顯出來,變得更容易放棄。故此,教會在佈道、埋身牧養、門徒訓練時,需要強化青少年對自己前途和社會的承擔。當你堅持埋身牧養的關係建立,他們不會因政見不同而抗拒你。因為,他們會看見你對他們的承擔,再接力承擔下一代。」

青年人要面對的,不單是理性信仰問題的衝擊,更是他們越來越真實地看到社會現實的殘酷,特別是現在香港社會裡青年人要承受極大的壓力和無奈的黯淡前景。但葉的解決方法還是一樣──搞好關係便可以,而且,還要學習接納不同政見!甚麼?他們極擔心的「一畢業就會失業」,將來十幾廿年怎樣老實地拼勁也「上車」無望,本應可享用的社會資源不斷流失,教會應該做的只是給他們多些溫馨關係,然後期望青年人學習接納一些直接損害他們生活的政見?

五,結論

在整個訪問裡,葉不斷強調搞關係重要過搞節目,批評現在的青少年事工只注重節目。這聽來是一個進步來的,起碼肯離開搞節目的心態;但用關係來留住青年人,卻不理會他們在理性信仰問題上和社會政治上受到的衝擊及困擾,則十分偏狹。這有點像一個信徒與非信徒拍拖,明知對方礙於理性問題不肯相信耶穌,但卻只求對方會為了感情逼自己留在教會裡。我擔心,正正是教會面對青年人時只懂用關係來引誘他們,麻醉他們,而不正視他們在思想和生活上的困擾,不提供一些對與錯的指引(卻叫人學習接納其他政見),才是青年人離開教會的重要原因之一!

========

批評任何訪問,很容易就會遇到一類回應說,受訪者想法不是那麼簡單,訪問是經過編輯剪裁的啊。這個我當然明白,因此也在此聲明,我的批評只基於刊登了的訪問,如果受訪者覺得我批評不公允,他要找來算帳的並不是我,而是訪問他的編輯。

但我關心的根本不是受訪者的個人感受或聲譽,更值得大家關心的,豈不應該是這樣的信息發放在教報內,只會令教會內更多人覺得青少年事工的重點是搞關係,而忽略了青年信徒的整全成長,包括在理性和政治問題上作出適當的引導和裝備?

 

註一. 這兩篇頭版訪問是收費文章,沒付錢的讀者不會看到,所以我會多抄出我要批評的重點文字。該兩篇文章的連結在這裡。第一篇,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88111&Pid=2&Version=1435&Cid=589&Charset=big5_hkscs;第二篇,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88282&Pid=2&Version=1436&Cid=589&Charset=big5_hkscs

 


對於評論葉松茂對教會普查的意見有1個回應

  1. […] 這是我「離開教會」三部曲的最後一篇,容我在此作一個簡單的總結。牧者和信徒領袖經常問為什麼小羊不回教會,是不是他們太忙、受世界價值觀衝擊、不尊重傳統價值/追求刺激、重視權力名利、某種性格所致、持某種核心信念或有否宗教行為,甚至是否不夠事奉(參《前因》及《評論葉松茂對教會普查的意見》?但他們卻從來不會反躬自身,反省他們到底如何佈道,又為信徒提供怎樣的牧養。這不是消費主義式的要教會滿足信徒的所有的需求(這或許正正是如今教會不重真理宣講的原因),而是問教會有否肩負起其作為信徒屬靈領導 (spiritual leaders) 和宣講福音的職分。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