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評蘇成溢牧師的新春賀詞,兼論選委棄席問題

-100%+
原刊於評台

(原題為《勸基督教協進會蘇牧師,兼論選委棄席問題》)

香港六大宗教領袖座談會發表新春賀詞,表示我們應該珍惜香港這「得天獨厚而有福地」,年輕人應該學習守法和尊師重道,不應受網上信息污染,「維護社會和諧,團結合作,使東方之珠更顯光芒」。

作為一名身處香港的基督徒,其他所謂的宗教領袖的言行我無法置喙。但若蘇成溢牧師不小看我這個弟兄的年輕,請聽我的一言規勸。

「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正如我之前屢次指出,亡國前後的耶路撒冷,和今天的香港非常相似:社會整體富庶(特別是耶羅波安二世左右的時間),但社會不公,領袖殘民以逞,然後強敵壓境,人心惶惶。

然後有人宣告平安。真正的先知也被譴責甚至逼害。

這些宣告平安是什麼人呢?耶利米書八章指這些人包括:智慧人、有神的律法的人、經學家、先知和祭司。以西結書十三章說,「以色列的眾先知」也在其內。

今天所有自命先知的人都要警惕,因為當日這些在不安中宣告平安的人,同樣自以為有神的律法和智慧。結果呢?他們卻迷惑了神的子民。

當然我不是說所有宣告平安的都是假先知,我更不是指蘇牧師是假先知。但面對今天的香港,我們真的可以誠實地宣告平安,說什麼「得天獨厚而有福地」,或「東方之珠更顯光芒」嗎?教會的領袖不是應該有這個洞察力和勇氣,去指出這樣的一個充滿不公、被一個殘民以逞的政權蹂躪,和每天被強敵壓境消滅本土特色的社會,其實沒有平安嗎?

若然,我希望作為教會領袖之一的蘇牧師,能夠拿出這些道德勇氣,不與其他所謂的宗教領袖和政權成一丘之貉,同流合污。

是光照耀黑暗,還是黑暗將光呑噬?

這篇新春賀詞再次證實我自雨傘以來對香港不少教會領袖的觀察:既缺政治智慧,又乏道德勇氣。政治上,港共政權如何踐踏香港的核心價值和本土優勢,如何滿口「不值一駁」的歪理,如何有權用盡,向北京跪拜,可謂「司馬昭之心」,本不必多費唇舌。但教會的領袖仍然在新春賀詞中諉過年輕人一事上看來,他們似乎仍未能「靈巧像蛇」地看穿這些詭計和把戲。

而在道德上,面對如此無恥的政權,本應為道德發聲的教會領袖可曾有一言斥責嗎?也沒有。相反,他們反而譴責力抗強權和堅守正義的年輕人。

也別提那些在雨傘時要信徒跪拜掌權者和對不公義默默無聲的政權同謀。

如此缺乏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氣的教會領袖,談何在選委會中為神作見證,以光照耀黑暗呢?要在這個被共產黨高度操控的選委會中博奕,不斷突破其制度上的防守以至能衝鋒陷陣,從而讓光照耀在黑暗中,這要求的是非同尋常的政治洞察力和智慧(連不少畢生從政的泛民也鬧得焦頭爛額)和道德勇氣。請問,這在今天的教會領袖中,從這篇新春賀詞中,我們找得到這樣的智慧和勇氣嗎?

match-1091636_1920

最後情況可能只會如今天廁身在政權和其他所謂的宗教領袖之中的蘇牧師一樣:不但無法在黑暗中發出光芒,反而同流合污,被黑暗呑噬。

這甚至不只是這十名選委「被呑噬」的問題。當這十名選委被政權利用或至少對不公緘默或妥協時,那些就算不在場內,沒有份投票,甚至不認同制度的教會領袖和信徒,都只能在社會大眾的觀感上「被代表」了:若這些選委發什麼聲明,投什麼票,甚至做其他更越軌更不堪入目的事,香港的基督徒能不像現在一樣百詞莫辯嗎?

「如果你與徒步的人同跑,尚且覺得疲倦,怎能跟馬賽跑呢?」

很多人將「棄席」等同「棄權」,但或許這只源於對政治操作認識的不足:不說得太遠,香港這十多年來的抗爭歷史,不正正告訴我們,最後能改變現實的,能為「場內」博奕提供籌碼的,每每是「場外」的抗爭嗎?直至近年的拉布戰前,又有那次的「場內」的對碰是稍有成效的呢?

正如我曾指出,「棄席」只是說我們不在場內糾纏,但從不曾否定我們在「場外」和政權繼續周旋。正如在攻城戰之中一樣,派援兵在外包抄敵軍後路或搶奪糧草,遠比將一兵一卒都豎在城樓上更能發揮作用。不將所有兵卒都留守城中,並不等於投降。

事實上,在場外和政權周旋的方法有很多,由最簡單的發聲,到要求更複雜的政治博奕。對不少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氣皆欠奉的教會領袖,在妄想在選委會中「為主做大事」前,或許應該先由這些簡單的「抗爭」做起:為港大的學生和「被失踪」的桂民海和李波發聲和支援,對聲言「指望中要喜樂,患難中要忍耐」的蘇錦樑和「天堂留左個位比我」的林鄭予以譴責:當在這些簡單的抗爭上「心竅習練得通達」,開始有政治智慧去分辨好歹和道德勇氣去為正確的事情發聲時,才去想如何在一個荊棘滿佈的選委會中「為主作見證」吧。

正如上帝對耶利米說:「如果你與徒步的人同跑,尚且覺得疲倦,怎能跟馬賽跑呢?你在平安穩妥之地,尚且跌倒,在約旦河邊的叢林怎麼辦呢?」願香港的教會領袖在奔跑前,請先學習如何好好緩步走路。

容我以此與蘇牧師共勉。

作者 Facebook 專頁

(歡迎網上廣傳)

延伸閱讀:《在離場與離去之間:談教會棄席問題》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1n18n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Engage Scriptures - Sam Tsan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