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許志超:《離教者的悲歌》讀後

編按:本文蒙作者允許刊登。
本文作者許志超博士早前聯同劉永發、劉月瑩、張樹輝於時代論壇發表了兩篇文章,探討信徒為何離開信仰離開教會,本站作者就他們第二篇文發表了回應:離教者的悲歌-回應《離開教會的一些前因》。。

「信仰。不再河蟹」君:

朋友傳來了你對「離開教會的一些前因」一文的評論。首先感謝你對文章作出回應。我是該文作者之一,希望在此作少許解說和澄清。

我們不能說信徒離開教會全是因為重視權力、不合群、相信命運操控。打個比方,即使「十個光頭九個富」是真的,但不能説富人多是光頭。同理,說有某些性格(如低自律性、高內向性、高開放性)的人有較高離開教會的機率,也不應演譯為離開教會的人便是自律性低、開放性高、和較內向。而且即使這三種特質能預測離開教會的機會,並不代表離開教會的人一定*同時*擁有這三種特質。一個人可以自律性高,十分外向,但因為開放性高而離開教會。他們的性格態度、人生歷練、和曾經受過的傷害都是十分多樣,他們離開的背後亦有很多錯綜複雜的原因(Hadaway, 1989)。其實,離開教會者亦可能有跟這三個特質相反的性格。我們沒有在文中更清楚說明此點,以致不再上教會的弟兄姊妹或會感到我們是把他們歸類為自律性低和內向,是我們應該致歉的。

正如你在文中所言,離開教會有極多千絲萬縷的原因,有家庭性的、經濟性的、社會性的、也有心理性的。當然也有教會性的(這個我們在第三篇文章中將會談及。) 在心理性方面,我們也只能在有限的問卷空間中詢問小部分的性格和態度特徵。因此我們為文章所定的題目只是:「離開教會的*一些*前因」。至於其他原因,是這個以問卷形式的研究無法發現的。可能有些讀者看了我們文章的題目,卻見不到我們指出他們見過教會不像樣的地方,難免會失望。這是所有單一研究的局限性,是社會科學學者要承認的。盼望有更多的研究人員,以其他的研究進路,揭示該些因素。

你文中又問及除了內向性、開放性、和自律性外,另外兩種性格(親和性及情緒穩定)與離開教會有沒有關係。答案是「沒有」。這意味着教會的信仰內涵及活動,對高親和或低親和的人之合適程度是差不多的。而由於內向性、開放性、和自律性與離開教會有㸃關係,我們便提出了教會要反思當今流行的活動形式(當然也應包括你所說的信仰內涵)是否能夠同時滿足到有三種性格特徵的人的需要。

至於命運操控信念方面,我們文章中解說不詳,因此讀者可能誤會了。此命運操控信念是一個「相信人生重要際遇乃受冥冥中一些非位格的力量所控制,並且信人能透過一些方法預知甚至扭轉命運」的宇宙觀。我們的研究發現,持命運操控信念的人會較傾向離開教會。另有研究發現基督徒持此宇宙觀的比例是較其他宗教的人小的(Young, Morris, Burrus, Krishnan, & Regmi, 2011)。那麼,對這現象的其中一個解釋可能是:相信命運操控的人感到自己與教內大多數人所持的宇宙觀不同,因而離開,而不是他們把命運等同上帝旨意,然後離開云云。簡而言之,此項數據意味着當一個信徒的內心信仰(世界觀、人生觀、宇宙觀也包括在內)跟教會中人的不同,他便會感到與教會格格不入,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最終離開教會的可能性便會增加。

我也同意你所說,有人曾因太多事奉以致迷失了信仰。信徒不應被五花八門的事奉弄到不能親近要事奉的主。我們文中只是指出*沒有*事奉崗位的人較易離開教會,所以建議邀請他們也參與一些事奉而已,而不是建議教會對已有崗位的人百上加斤。其實恰恰相反,教會應該把事奉的責任更加均勻地分配出去。

你問「離開…責任全歸給他們嗎?」我的答案跟你的一樣:「不!」我們的研究沒有深入探討教會的角色,但我們也認為有需要這樣做,而其中一些離教者的看法,我們會在此系列的第三篇文章簡單談及。

至於你文章中其他各點,我感到教會應該更多關注及反思。

謝謝你讀完這長長的回覆,更要多謝你回應我們的文章。

主內
許志超

(註:本研究之完整報告Psychological Predictors of Chinese Christians’ Church Attendance and Religious Steadfastness: A Three-Wave Prospective Study將於美國心理學會Psychology of Religion and Spirituality期刊發表。)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