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韓靈性復興之旅(光州篇):2. 殉難與倖存的抉擇


Fox Lo 盧家輝 2017年10月31日

「518民主廣場」及「舊全羅南道道廳」

我們到訪光州市市中心的「518民主廣場」並「舊全羅南道道廳」,它們都是光州事件的重要現場。「518民主廣場」是當時光州市民集會的主要地點。「舊全羅南道道廳」則是光州市民的抗爭指揮部。(現時叫做「國立亞洲文化殿堂」和「民主和平交流園」。)

當年軍隊派出精銳傘兵部隊鎮壓的時候,仍有二百多名民運人士堅持死守在這個指揮部而殉難。今日繁華鬧市裏面,平靜的廣場傍的「全日大廈」,其頂層外牆仍保留著的大量彈痕,彷彿正在泣訴,當日這個「光州事件」死傷慘烈的地點,一個個民運人士犧牲的壯烈故事。

光州事件倖存者Kim, Yang-rae

我們拜訪了一位「光州事件」倖存者Kim, Yang-rae (現為Permanent Director of the May 18 Memorial Foundation) — 當年的學生領袖,聆聽他參與民運的故事。深刻記得同學直率地詢問,他為何當年離隊而去而沒有留守,他只簡單回應指自己是「懦夫」而不再多說。
究竟當時他是怎樣的掙扎?怎樣的心情?
他當年雖保住性命,但仍難逃軍政府的追捕算賬,並牢獄之苦。在其後歲月裡,他繼續參與民運,並繼續冒被捕之險,向人講述光州事件的血淚真相,以對抗全斗煥政權對「光州事件」那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

留守抑或逃跑?
捨身抑或保命?
勇敢抑或懦弱?
死抑或生?
在生死關頭怎抉擇?
由於語言文化障礙,以及禮貌關係,我未敢記者上身追問Kim。

這一刻,我只能以我傘運928當日的自身經歷去想像……

928當日下午警方開始鎮壓,我辭別家人出去看有何可幫忙時,小女兒問:你會吾會死?會吾會返吾到屋企?
我說:放心。你啊爸好醒,會安全返來。
其實,這只是安慰小孩的話。我怎知道往後會發生什麼事。
那一刻我知我不想這麼早死,但我也不想我的女兒將來活在一個沉淪之城。
捨身抑或保命?相信也是每個抗爭者沒完沒了的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