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解經的差異


Willis Wu 2019年5月31日

圖片並非來自〈士師記〉,而是出自漫畫神作《北斗之拳》

圖片並非來自〈士師記〉,而是出自漫畫神作《北斗之拳》

最近跟主日學的兩位學生研讀士師記。

在讀到3章12至30節有關士師以笏的片段,我嘗試用文學手法解釋作者在這裡向讀者提出的諷刺。一般來說,我們會以為驍勇善戰的領袖必定擁有英明神武的氣質,然而士師記的作者卻描述當時統治以色列的摩押王伊磯倫身材肥胖,甚至死法噁心,與他作為摩押、亞捫和亞瑪力等三大民族共同推舉的軍事領袖形象極大落差。我說,士師記的作者似乎藉此暗示以色列的墮落引致上帝的憤怒,以致祂興起一位沒有領袖形象的人物管治以色列,為這個曾經在迦南一度強大的民族帶來極大嘲諷。

我說,這是一種文學手法,目的是要為士師記讀者帶來信仰上的提醒。就是說,當以色列人離開對上帝的忠誠,那怕就是最沒可能的人物也可以成為他們的統治者。

正當我以為自己對經文的理解極有說服力時,眼前的學生卻提出了異議。她說,伊磯倫身型肥胖可能是經過十八年安於逸樂的生活形成,若他昔日能夠統領三個民族推反以色列的管治、對他們來一個反客為主,他自然有著個人的魅力。因此,她認為上帝透過這一位來自摩押的統治者為以色列帶來嘲諷,觀點不能成立,不能夠說服她的理性。

關於她的理解,我一時間感到極為錯愕。畢竟士師記的作者只著墨於伊磯倫肥伴的身軀,卻沒有指出他年輕時如何雄姿英發,想來也沒可能希望讀者會有對其過去的想像。

為了打個圓場,我也強調大家只能透過作者的描寫手法探索他可能帶出的道理,卻不能在未有文字敘述的空間上作過份膽大的猜想。當然,學生對我還是帶著一點尊敬,縱然腦袋依然不滿於此刻的答案,卻不願意在疑惑上加以追問。

主日學完結,我再細想學生的說話可以如何理解。正如我經常強調,經文走到每一個人的生命裡,總會產生不同的化學作用。文科出身,我總習慣用上聖經作者提供的文字線索搜尋可能答案;學生卻仍在大學修讀純理科,思維方式自然有著一種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精神。

後來再慢慢細想,學生的假設對有關以笏片段的經文也頗能道出教導意味。畢竟在士師記的神學上,每一位異族的統治者均是上帝暗地裡的用人(藉著他們教導以色列人依靠上帝)。當領袖深明自己身處的時局、願意發揮自己獨特的形象,也自然能夠統領不同的部族;只是承平日久,領袖疏於鍛練而成為胖子、也失去對敵人首領的警覺性時,他們也失去了作為上帝用人的資格。

雖然以上釋經,也未必能夠完全說服慣於用文學手法理解經文的我(卻是我透過學生思路帶來的寓意)。只是想來想去,經文在不同人的身上就是發生不同的功效,也不必執著於個人看法。Take it Easy,感覺自己又再上了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