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記一次學校教育主日的觀察

關於學校教育主日的安排,一切也不容易。

事奉的教會轄下有小學和幼稚園各一所,學校教育主日當天也自然邀請兩個教學單位的老師、家長和學生出席,並分別邀請幼稚園和小學的學生組成詩班獻唱。當崇拜的鐘聲響起,幼稚園的小孩子站在會眾面前唱頌詩歌,等待進場的主禮、講員和小學詩班員緩緩步入禮堂。整個場面充滿歡愉氣氛,看到多位第一次參與教會崇拜的家長手舞足蹈,更是讓人內心興奮起來。

然而問題來了。本宗派的禮儀傳統為表達藉恩因信稱義的神學,主禮在進堂詩過後必會呼籲信徒在上帝的聖殿前認罪悔改,透過赦罪儀式享受敬拜上帝、與主同在的時光。當幼稚園學生唱過詩歌、家長和會眾的興奮心情仍然此起彼伏、甚至為孩子們的演出大聲拍掌;主禮卻要一下子撲熄他們的熱情,呼籲他們此刻需要認罪悔過,其中的用字必須多加點心思,否則只會為崇拜帶來一次兀突的開端。

教育主日請來一位榮休的校長作講員。講員以40至45分鐘的時間證道,內容除了透過當天的三代經文扼要講解僕人領袖的意義,亦分享了他的教育心得。透過講道,他鼓勵在坐的家長和老師,多以稱讚的方式與子女學生相處,藉以讓孩子從正面的角度中成長。近來正面領導(Positive Leadership)亦逐漸成為公司管理和培訓人材的趨勢,該校長榮休多年,思維卻並不落後;他甚至以「學霸」這個流行不過五年的詞語形容昔日認識的資優生,可見其透過演說拉近自己與會眾距離的技巧相當純熟。

不過對講員來說,整個崇拜的難題是眼前坐著三十多位三至六年級的小學生。相比成年人的專注力能夠維持在30分鐘以內(當然,也視乎講員說話上的組織能力),12歲或以下的孩童可能不到20分鐘;況且,講員以家長和老師作為主要受眾,那些湊仔秘笈對學生也自然難以聽得明白。

當然,講員以會眾的大多數作為講道的假設聽眾,也是一份自然不過的想法。只是對那些12歲或以下的學生而言,這于己無關的崇拜或許是他們對教會的第一身感受。記得好些時候邀請剛升讀中學的學生參與崇拜,他們多以「難以投入」為由加以婉拒;再問他們為何知道自己難以投入,他們均表示小學年代曾經參與過學校教育主日,明白崇拜是怎樣的一回事。崇拜本應是教人投入對上帝的敬拜、繼而讓人從中發現作為信徒的身份;若崇拜本身叫人難以投入,實在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矛盾。

有趣的是,講道過後找來了兩位教會內的弟兄姊妹獻唱《立志擺上》作為回應詩,卻讓整個崇拜流程達到講道以外的一個高峰。台上的姊妹獻詩前說了幾句話,鼓勵眼下的學生多思考參與教會聚會的可能,或許是讓他們能夠多投入一點的關鍵。在整首回應詩上,無論學生、老師、家長,以致其他弟兄姊妹也唱得陶醉,來自不同年紀和性別的聲音那刻產生共鳴,讓人與人之間的合一在詩歌帶動變得可能。心靈和誠實的敬拜,那一刻浮現在每一個人的身上。

已故的福音派禮儀學者韋伯(Robert E. Webber)在他的The New Worship Awakening一書曾提到,若教會認為崇拜的意義在於教導信徒,則牧者需要做好每次講道的工作;若教會認為崇拜的意義在於敬拜上帝,則牧者需要在詩歌選材上多加心思。有時候魚與熊掌難以兼得,過份貪心只會顧此失彼。

到底學校教育主日該作怎樣的定位?它到底是以基督教的教育觀向眼下的家長老師作教導和鼓勵?抑或透過禮儀和詩歌呼籲弟兄姊妹與各位老師家長學生一起敬拜?相信走筆至此,不同的人依然有著不同的看法和意見,也沒有所謂的對與錯。

關於學校教育主日的安排,筆者作為小傳道一名,沒有半點意見、也沒有任何想法和建議。只是作為學校教育主日的主禮多年,每次帶領崇拜也感受到當中的矛盾和趣味,也希望把感受化為文字,跟各位來一個拋磚引玉。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