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啓示錄》

原刊於正點讀經,2015年4月20日

啓示錄》不是本「天書」。

 

《啓示錄》充滿著奇幻的象徵符號,但是都可以明白的,不必「世外高人」另備「解碼書」去替我們解碼。基督徒在適當的指導下都能明日其中意義。

不過,古往今來,不乏有人聲稱他洞悉天機,言之鑿鑿,把書中的末世事件和世事動態對號入座,甚至預測主再來的日期。

尤記得第一次波斯灣戰爭戰況正酣,人人對着電視看飛毛腿飛彈和愛國者飛彈飛來飛去。剛巧一連幾晚有一個《啓示錄》的講座在城中舉行。教會有些弟兄姊妹參加了,回來告訴我,講員說,那場波斯灣戰役,是哈米吉多頓大匯戰前奏,末日即將來臨。我説,那位講員胡說。

我相信主再來,而且相信主必快來。但根據我對《啓示錄》的研究,那場波斯灣戰爭絶不是哈米吉多頓大戰。果然,不出所料,那個講座還沒講畢,戰爭就結束了。我的「預言」比那位末世預言專家更靈驗。

教會歷史裡,有太多這些指着指着某些人物和事件,說是《啓示錄》的預言的先例了。後果可大可小,有變成笑話的,有些帶來慘劇。

怎樣解碼《啓示錄》?

首先,象徵符號對我們好像猜謎語,謎底在經文內找。

《啓示錄》的那些密碼好像謎語,其實約翰會為讀者解碼。謎底大部份都可以在下文找到。例如第一章的「七星」,在猶太人的天啓文學中,「星」代表「天使」,很多時候是代表墮落的天使,見《以諾一書》。《啓示錄》的讀者不會不明白「七星」的意思。不過,約翰還是說明是七個教會的「使者」,有可能是「守護天使」,也有可能是教會的代表或照管教會的領袖。兩種説法都有解經家採用。另一個例子是第十二章的大紅龍是誰?下文馬上說明是「古蛇」丶撒旦。又例如引起最多人猜測的「敵基督666」是誰?約翰提出這個數目,特別提醒讀者要揣摩含意,並且聲明,那是「人的數目」。縱使有人約翰的解釋,在上個世界七十年代,666最流行的解釋,是預言電腦。當時美國一位電台的宗教節日主持人Colin Deal,附和一個意見,説1975年在比利時的一台超級電腦,花名「獸」,編序號碼是666,就是敵基督。當時很多人都信以為真。電腦固然可以被利用為控制人的思想和行為的機器,如果在George Orwell 《一九八四》書中的「大阿哥」手中,他的操控會更強。不過,細看《啓示錄》,約翰説666是「人」的數目,不是機器的數目。約翰每每在下文常就為上文提出的象徵語言解碼,我們最好依着原作者的思路,想法和解釋,不要添上自己的推測。

第二,《啓示錄》是全本聖經的「注腳」,互相註解。

《啓示錄》沒有在全本聖經之上,增添什麼新的真理。綜觀《啓示錄》所用的「象徵」,如人子、生命冊、生命樹、耶洗別、巴蘭、金香爐、祭壇、羔羊、四活物、號、碗、燈台、橄欖樹、四馬、吃小書卷、丈量聖殿、末日大戰、新婦、新天新地、獸、古蛇、時期、水變血、蝗禍等等⋯彼彼皆是。

約翰把許多當時猶太人熟悉的「典故」和「圖象」,手到拿來,做了「二次創作」,重新包裝,賦以新意。最經典的如那頭海獸,是《但以理書》的四獸合為一體,來象徵羅馬帝國和被大紅龍利用的政治、經濟霸權。四活物的扮相和《以西結書》略有不同。兩個見證人是另一例,把幾個舊約人物,和先知的造型揉合而成。

所以,我們看出,約翰熟讀聖經。而且,更重要的是約翰這本書,並沒有對主再來的預言,加添些什麼其他聖經沒説過的。他總合了聖經的「終末論」,把聖經的天啓文學象徵重新解釋,提醒教會,主必快來。十六世紀宗教改革運動時馬丁路德這樣看《啓示錄》,今日畢德生(Eugene Peterson)一樣看法。想明白《啓示錄》的喩象和約翰的神學思想,必要讀過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否則,它就比中國的《封神榜》更神怪,比法國的《諾斯達模斯預言書》更玄妙。

第三,約翰採用了一些猶太人的天啓文學喩象。

這些是聖經典外文獻的東西,稱為《次經》和《偽經》的書卷,許多是用天啓文學體裁寫作的。在約翰之前或同代十分流行。如一本列入《次經》的《以斯拉四書》,約在約翰的同時化成書的,反映猶太人面對羅馬帝國的侵略,壓迫和摧毀聖殿的信仰掙扎。也有些在約翰之後幾個世紀寫的,通稱為《偽經》,都是猶太人託古人名義的著作。今日的聖經讀者,不熟悉這些文獻和兩約之間的背景,讀《啓示錄》會有些「隔」。天啓文學是一種獨特的猶太人的文學體裁,到最近一個世紀才有專門研究。聖經裡也有天啓文學成份,《但以理書》,《以西結書》的一部份和《撒迦利亞書》看來「怪異」的部份,屬天啓文學類。

《啓示錄》提及的千禧年,全本新舊約聖經沒見過,但是,可以肯定約翰的猶太人基督徒不會不明白,因為「彌賽亞王國」的觀念,流傳於猶太人之間,典外文獻之中。《以斯拉四書》說,「彌賽亞」和正義的猶太人作王四百年,然後都會死了。七天後全都復生,審判世界。對於彌賽亞王國國祚多久長,除了四百年,典外文獻有的說四十年,有的說七十年,有的説一千年,有的説七千年不等。同一本書,同一同作者可以說幾個不同的數字,可見是個象徵數字。所以《啓示錄》説的一千年,是有淵源的。

還有,在典外文獻中,「星」代表天使。墜落的星代表反叛的天使。他們被捆綁,用禁於地下深處,即「無底坑」。過了相當時日,有些會被釋放。約翰新選猶太人熟悉的天啓文學,借取了些東西,描述末世景象。一本好的《啓示錄》釋經書,或一位好的聖經老師,會幫助人去摸清楚這些背景,填補這些資料的隙縫。

《啓示錄》是主耶穌吩咐約翰寫給教會的書信,雖然內中含天啓文學那些奇幻的原素,但是,寫信的目的,不是把讀者搞糊塗,而是明自祂的旨意。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