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親愛的梁凌杰,你離開我們一個月了,我們都很想念你

親愛的梁凌杰,你離開我們一個月了,我們都很想念你。

在你離開了的這個月,香港繼續發生很多大事,有令人難過和悲憤的,亦有讓人感動落淚的。6月16日在你跳下來的隔天,香港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多人參與的遊行:有超過200萬人都走到街頭上,向政府表達你在橫額上寫下的四個訴求,當天的維多利亞公園和港島街頭上都塞滿了黑衣人,遊行隊尾甚至伸延至北角那邊,我相信在我們經過太古廣場時,你都在那裡為我們打氣。

6月21日香港人將不滿警方濫用暴力的憤怒轉為行動,首次發起包圍警察總部的行動,不讓裡面的警察下班,並在警總的外牆塗上「黑警可恥」和「釋放義士」的字句,讓世界都見到香港警察對藍絲的偏袒和濫權的清場行為,大家都沒有因為內裡警方的挑釁而中計衝擊警總。6月21日同時是你的頭七,我們晚上都去了太古廣場外拜祭你,期間我們都見到一隻大飛蛾伏在廣場外的牆上不願離開,彷彿在觀看整個拜祭過程,我相信是你回來告訴我們,現在的你已經得到平安,再無悲傷地離開這個世界了。

之後的數天,我們都發起癱瘓稅務大樓行動,然後在26日G20峰會的前夕,我們發起了到各國領事館請願的活動,呼籲各國領袖在峰會中向習總表達對香港現況的關注。29日香港有另外兩位女生以死明志,我們的心都非常傷痛,我們祈願這兩位女生現在都能和你一起在樂園裡了。

香港人在6月都過得非常辛苦,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們在踏入7月後仍未放棄抗爭,我們仍然是「巴絲爬山,各自努力」,繼承你的遺願而堅持到底。7月1日的大遊行有55萬人出來,但大家的心早已不在遊行裡,而是趕著在遊行後到立法會外,支援一班在前線計劃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若你還在的話,我想你會和我們一樣,在早上非常困惑這群年輕人在籌算怎樣的計劃,但當他們在晚上正式佔領立法會後,你都會和我們一樣覺得感動,也了解到這真是一群非常優秀和愛香港的年輕人:他們進到立法會後並沒有作出大肆破壞,他們是有目的地把一些立法會內的象徵裝飾塗污和摔在地上,並在牆壁上寫上你一直堅持的訴求,更在撤離時堅持「要走就一齊走」的精神,冒著被捕甚至喪命的危險,都要回到立法會內抬走原先計劃留守到底的義士。當晚香港人都在觀看立場新聞的直播時流淚了,都被他們這種對香港和抗爭手足的愛所感動,我想你都會和我們一起哭,並為香港擁有這群如此優秀的年輕人而動容。

7月3日出現第四位因反送中而逝世的香港人,因此在7月5日有媽媽發起第二次的媽媽支持年輕人的集會,集會有超過8000名家長參與,家長們希望以此與一眾年輕人同行,並且宣告香港的年輕人並不是暴徒,我們都理解年輕人的做法。

之後的抗爭行動開始遍地開花,在金鐘的連儂牆因在撐警集會時被破壞,香港各區都開始出現連儂牆,其中以大埔的連儂隧道最為壯觀。同時7月6日有光復屯門公園行動,7月7日有超過23萬人參加九龍區反送中大遊行,7月13日有光復上水行動,但警方的暴力執法和清場行為亦越來越過分,警方不僅違反了一切的警察通例和人權法,更在清場時刻意粗暴對待在場記者和立法會議員,警方刻意封鎖整個示威區域以搜捕所有抗爭者,在光復上水行動時更有16歲少年人被警察迫至跳橋逃生,要不是現場的記者和社工及時把他拉住,就會有多一位年輕人因抗爭而喪生。若你與我們一起觀看現場直播,我想你會和我們同樣對警方的暴行感到憤怒。

昨天7月14日是沙田區反送中大遊行,有11萬5千人參加,警方再次粗暴對待示威者和記者,而警方在晚上展開大圍捕,更把示威者迫入新城市廣場,對示威者死咬著不放。示威者再也忍不住警察的暴行,不再只站著硬食,轉而對落單倒地的警察拳打腳踢以還擊。昨晚有大量示威者受傷和被捕,我想你會和我們同樣感到無奈,為何香港仍有不少人只見到示威者對警察拳打腳踢,卻一直選擇忽略警察濫暴,他們都對警察一直的暴力視而不見,卻對憤怒難耐的示威者向全副武裝的警察暴力還擊多番譴責。為何他們都對掌權的人和政權機器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麼嚴苛?他們究竟是甚麼樣的人?香港終究還有未來嗎?

我們真的不知道香港未來會怎樣,但我們答應你,我們都會帶著你的遺志抗爭下去,我們現在有五大訴求:「撤回條例修訂、收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義士、追究警方濫權、實行雙真普選」,政府一日不正面回應我們的,我們誓會堅持到最後一刻。杰仔,願我們有天能自豪地告訴你,你的犧牲最終並沒有白費,我們戰勝了港共政權,濫暴的警察得到應得的制裁,香港得到了真正的民主政制,以後再也沒有因為抗爭而犧牲的年輕人。

20190714_234956_00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