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son Lam

昔日上帝差遣不同的先知,在以色列人當中說話。相信今天教會牧者同樣承擔起同一份使命,無畏無懼作時代的僕人,謙卑勇敢地回應複雜的時代。主啊願你使用僕人的手,寫出祢在這世代的心意!

見證

作見證者實在不易,時勢之惡,把一切願意說真話的見證人下在監裡,昨天是開學日,同時是罷課的日子,721消失的警力,竟然突然充裕起來,各地鐵站內均有不少警力,加上校園門外的警力,作出對學生的威嚇,完全感覺不到受保護,相反只見到警方的所謂執法,已去到不能受控的狀態,旁邊的人說一句:「你們是否跌了良心。」都已經被警察拘捕和打至流血。為的是要禁止所有見證者。

王下八5-6
5基哈西告訴王以利沙如何使死人復活,恰巧以利沙所救活、她兒子的那婦人為自己的房屋田地來哀告王。基哈西說:「我主我王,這就是那婦人,這是她的兒子,就是以利沙所救活的。」
6王問那婦人,她就把那事告訴王。於是王為她派一個太監,說:「凡屬這婦人的都還給她,自從她離開本地直到今日,她田地的出產也都還給她。」

今天的經文可能使大家存疑,基哈西不是在五章末已患了大痲瘋嗎?為何本章又再次出現,並且可以站立於王的左右。經文開始提到關於,以利沙所救活之子的那婦人,過了七年後從非利士地回來,求以色列王把她們的房屋田地歸回給她。以色列王好像完全不認識這位婦女的事,相信不是約蘭王的時期,或許是其他以色列王在位的時間,發生在基哈西未得痲瘋之前或以利沙死後,基哈西痲瘋病好了的日子。基哈西特意把以利沙在婦人身上所作的,使死人復活的事告訴以色列的王。於是王派了一個太監,跟進這婦人的需要,就是凡屬這婦人的都歸還給她,不但是田地房屋,就是在她們離開的七年中,這地所出的土產亦一拼還給她。據當時的慣例,棄置的土地都應歸給王室,這個婦人離開七年,土地應該被充公了。或者是有人侵吞了。現在王不但歸還原本屬她的,就連過去七年該田地出產的都一拼歸還,這是額外的施恩憐憫。聖經中稱這名婦人為「書念的婦人」。在王下第四章,她是一名大戶人家的婦人,知道以利沙是個神人,便為他預備食物,並在家中為以利沙預備了休息的地方,之後亦因此得到賜福,在沒有可能懷孕的年齡誕下了兒子。亦因不知明的疾病兒子從死亡中復生。這名書念的婦人,確實是見證著神的大能,在她生命之中,神對她的顧念是徹底的。就在離開七年以後,婦人亦藉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的見證得著祝福。這份生命的見證,對書念婦人來說是非常重要,今天在後「反送中」運動(或許未可以這樣說),已不再是白色恐怖的時期,鐵路站內不是一兩個軍警,而是二、三十個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只要市民行過說了唔中聽的說話,便可以被壓在地上拘捕。各中學門外都是警察,見帶口罩的學生都加以截查。途人開聲幫口即有被拉的風險。在這種以言入罪,莫需有的狀態下,我們是否仍然願意成為別人的見證者?讓公義和真實彰顯?

禱告

我的主!我們的心無力,眼見不公、法治的狀況已經蕩然無存,人治的方式,黑暗的勢力繼續張狂,主啊!求你重重的把懲罰降臨,把邪惡的人捆綁,使受壓的,被打壓的得自由,在人不能,求你施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