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要尊重歴史的濶度與深度

前言:「行動決定身份。」黎明(中大社會學教授)

一月十五日(星期一),中神德雲道校舍G01課室,楊鍚鏘牧師帶領我們一班舊生思考耶利米書29:1-14。

經文提到耶和華吩咐以色列人在被擄的地方(巴比倫)搭建房屋,生兒育女,先知一早就講明,被擄的年期是七十年,意即收到這封信的人,大部分都會客死異鄉!有同學們好生奇怪,認為如此「屈服」「認命」「妥協」並不配合以色列人的身份………..

我有點不耐煩,覺得他們的問題膚淺!我說:「大家要學習尊重歷史的寛度與深度,香港亦同樣有一個約150年不甚光彩的colonial past,然而好幾代人,也不是日日夜夜盼望回歸祖國懷抱,而是在這個海棠葉的南陲小島搭建房屋,安身立命,種種歷史之偶合因素,這個borrowed time、borrowed place嚴重影響中國歴史挺進之軌跡,辛亥革命之所以能夠成功,武昌第一鎗頃刻席捲全國,香港功不可抹!香港曾經是一個革命基地。美國中情局之叛將Snowden也是選擇在香港爆料,隨後才潛逃到俄羅斯。

刻下香港,亦是唯一一個容許你可以公開悼念劉曉波的中國城市(sorry,一國兩制快要玩完了)。其他例子不勝枚舉:每年維園悼念六四的燭光晚會、法制完善的金融市場,既是人民幣走向國際化之唯一出口,亦是內地高幹洗黑錢(貪污所得)的好地方,股票市場之作用就如東歐國家之賭場,一些十分荒僻的地方(保加利亞?)都設有賭場,就是方便高官洗黑錢!

返回主題:楊錫鏘牧師指出,在原文,第7、13節的「求」平安,並不能解釋為「祈求」上帝賜平安,而是解作「尋求」,是身體力行的為這個城市「尋求」平安,那牽涉和上帝同工之co-creation……我想,追隨基督的人,並不能將為這城「求」平安的重任外判(outsourcing)給上帝,不錯,缺乏反思及行動之「祈求」是病態的責任外判!

當然,在課堂上,我想起香港,邢福増所言香港痛的歷史(1949、1966、1967、1997、2014)、羅恩惠執導「消失的檔案」、林子穎之「地厚天高」、基督徒的善高虔誠祈禱,有些時候,祗是變相地將守護這個城市的責任外判了給上帝,然後自己繼續拼命賺錢,或是陪亞仔做功課。

我不會交$400去聽某神學家講田納克,如果我真係想認識Paul Tillich,我會用那幾百元去買一本他的書,當然,如果我有如斯奢侈的時間…..我會先讀Hannah Arendt,又或是卡繆之「鼠疫」。

又或者,用那幾百元,去尖沙咀商務買我最近寫的小說,實行自己小說自己買,以致可以早點再版!

我相信行動,因為行動界定身份,邱吉爾如是,卡繆如是,我嘗試努力走在他們的身影後面,我相信那同樣是走在基督的身影後面,Christ is the pioneer of our salvation (both in the context of battle field and athletic field), that is Hebrew 2:10.

香港人,太過大驚小怪,太快就選擇氣餒。卡繆在納粹佔領法國期間,是地下軍反抗組織,戰後,寫成「鼠疫」,鼠疫處處横行,他當然是指Nazi,而香港,快要成為疫埠了!在林鄭的威權政府治下……

我不想寫下去,有時不想再跟鄭若驊新聞,卑鄙是卑鄙人的通行証,高尚是高尚的墓誌銘,那是北島的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