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Chan

陳崇基(Marksir),現居美國芝加哥,曾於以色列作實地考古發掘工作,和聖地多處作過探討,研究興趣是聖經歷史和考古。

加拿大維真神學院 Regent College: 道學碩士;
美國惠頓學院 Wheaton College: 聖經考古學碩士;

每年帶隊到以色列巴勒斯坦作考察或其他交流工作,希望有更多人關心聖經考古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個人聖經考古網頁:marksir.org

西牆隧道底部,發現第二世紀初羅馬劇院

原刊於聖經考古,2017年10月16日

今天(2017 年 10 月 16 日 )以色列文物局舉行發布會1,西牆考古工程主任考古學家 Yuval Baruch 表示,考古人員首先在西牆底部挖去約 8 米的土層,揭示土層所蓋過的 8 層西牆大石層,卻在土層之下,驚喜發現一個石造的羅馬劇院。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考古工場一景 (以色列文物局)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考古工場一景
以色列文物局

這個劇院位於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2)下的西牆底部,屬於公元後第二世紀。

以色列博物館第二聖殿時期 耶路撒冷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 來源:Wikipedia Commons

以色列博物館第二聖殿時期
耶路撒冷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
來源:Wikipedia Commons

第一世紀的猶太歷史家約瑟夫曾提過在耶路撒冷有羅馬劇院,其他文獻亦記載第二聖殿於公元後 70 年被毀後,耶路撒冷漸漸成為羅馬殖民城市,到了第二世紀,羅馬王哈德良(Hadrian)全面將耶路撒冷羅馬化,將城改名為愛利亞卡比多連拉(Aelia Capitolina3)。羅馬帝國把佔領的城市羅馬化的方法之一,便是藉著羅馬式的公共建築,例如:浴室、廁所、劇場和重新規劃城市的街道等4

但是過去 150 多年的探索和發掘之中,均未有實質考古證據,顯示耶路撒冷有羅馬公開建設的存在。

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是由英國探索家Charles Wilson於1864 年首先發現,因此命名。威爾遜拱門寬 13 米(42 尺),長約 23 米(75 尺),實際上是一道從耶路撒冷城通往聖殿山的巨大石橋,石橋亦建有引水道,引水進入聖殿。西牆廣場內,仍可見到威爾遜拱門的底部。

西牆隧道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底 位於西牆廣場會堂後方

西牆隧道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底
位於西牆廣場會堂後方

公元後 70 年聖殿被毀之前,威爾遜拱門下,是靠著西牆鋪石長街的一段,街道兩旁均是商鋪,朝聖者可兌換錢幣,購買祭牲,繁鬧非常。

考古學者表示,發掘威爾遜拱門底層的原意,本是要肯定拱門的建設時間,但是,在考古的工程中,常有意料之外的發現。

這次在威爾遜拱門下發現的羅馬劇場,約有 200 個座位,與已知的羅馬劇院相比(如凱撒利亞、Bet She’an 和 Bet Gurvin),規模較小。拱門是劇場的蓋頂,考古學者認為這屬於羅馬小劇場(Odeon),主要用作較小型娛樂節目,如演奏音樂、誦詩、辯論或講學;或者可能是羅馬市議會場(Bouleuterian)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出土的 西牆石層與劇場 (以色列文物局)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出土的
西牆石層與劇場
以色列文物局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出土的劇場 (以色列文物局)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出土的劇場
以色列文物局

考古學家認為戲場從未被正式啟用,因為樓梯和石牆有未完工跡象。真正原因,有待探討。但有學者提出,劇場半途而廢,可能與第二世紀 132-135 年爆發的巴葛巴起義(Bar Kokhba Revolt;第二次猶太人革命)有關。羅馬人忙於平息巴葛巴起義,在耶路撒冷羅馬化的工程受阻,而此劇場的建築最終停止。劇場底部亦發掘當時鋪石街道的排水道,應該與近年已開放的排水道連接,這排水道由羅賓遜拱門直下流到南面大衛城西羅亞池(見拙文<大衛城第一世紀街道上,發現耐人尋味的石建築物>)。

聖殿西牆大街流向南面大衛城西羅亞池的排水溝 (2012)

聖殿西牆大街流向南面大衛城西羅亞池的排水溝 (2012)

其實,約瑟夫都有記載5,大希律王早將羅馬娛樂文化(賽馬、田徑、摔跤、拳擊、競賽和體操等)帶進猶太地,甚至在耶路撒冷興建劇場和競技場,猶太人不能接受的。但是,這兩座建築物的地點,並沒有留下明顯遺跡,學者對其在耶路撒冷的位置持不同看法。不過,早期的羅馬劇場通常都用木材興建的,並且是臨時的,缺乏實物遺跡是意料之事6

以色列博物館第二聖殿時期 耶路撒冷模型全景,向北 箭咀指向羅馬劇場建議位置

以色列博物館第二聖殿時期
耶路撒冷模型全景,向北
箭咀指向羅馬劇場建議位置

以色列博物館 第二聖殿時期耶路撒冷模型 紅 - 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 黃 - 羅馬劇場建議位置

以色列博物館
第二聖殿時期耶路撒冷模型
紅 – 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
黃 – 羅馬劇場建議位置

這次在耶路撒冷西牆發現劇場,確是驚喜。


  1. New Stone Courses Discovered in the Western Wall Tunnels Reaching the Depths of the Western Wall; Ancient Theater Discovered as Well.”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Press Announcement, October 16, 2017; “Massive Section of Western Wall and Roman Theater Uncovered After 1700 Years.” Times of Israel, October 16, 2017.
  2. 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是由英國探索家Charles Wilson 於 1864 年首先發現,因而命名。威爾遜拱門寬13米(42尺),長約 23米(75尺),實際上是一道從耶路撒冷城通往聖殿山的巨大石橋,石橋亦建有引水道,引水進入聖殿。
  3. 愛利亞(Aelia)是哈德良的羅馬族名;卡比多連拉是羅馬眾神之王朱庇特(Jupiter Capitolinus)。哈德良為耶路撒冷封上的新名,全名應是 Colonia Aelia Capitolina,意思是羅馬殖民城愛利亞卡比多連拉。哈德良亦在耶路撒冷聖殿所在地方,建廟獻與朱庇特。
  4. 哈德良將希羅城市規劃,套在耶路撒冷,興建南北和東西大街,大致上將耶路撒冷一分成四,此舉大體上決定了後世耶路撒冷城四分的規劃;參拙文<約帕門(Jaffa Gate)發現拜占庭時期的東西大街
  5. 《猶太古史》Jewish Antiquities 15.268
  6. Patrich, Joseph. “Herod’s Theatre in Jerusalem: A New Proposal.”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52, no. 2 (2002): 231-39;另見van Henten, Jan Willem. ‘Judean Antiquities 15, Whiston 8.1, Niese 267-276’. In Flavius Josephus Online, edited by Steve Mason, 15.268n14-1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