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zKiu

Tsz Kiu (紫喬),平信徒一名,以I WANT TO SAY寫出各類身邊眼見到的東西,坦白表達的呼聲及見解!!

被病患完全改造生命! 在磨練中使生命不再一樣!

被邊緣的情緒病患者

世界衛生組織數字全球抑鬱症患者數已達3.22億,指出,本港每100個成年人便有3人是抑鬱症患者,但有一半患者沒有尋求精神健康服務協助。未計其他的情緒病患者及隱藏患者在數字上已經表達出他們已經靜靜地藏在我們身邊。

在電影「一念無明」中帶起了社會對情緒病患者面對的處境,無論被污名化、不了解、歧視、弱者、負累……令到他們難以抬頭及承認自己的病患,甚至隱藏自己,即使承認病患也面對著不同程度的不同方面的誤解。

誰為「正常」下定義?社會文化又是怎樣定義?當中有意或無意排斥他們?

除了社會的處境外,現行堂會主要以正向思考加上經文金句作安慰使生命不能在群體當中坦白說出難處。在教會群體承認自己病患會被標籤為弱者。其實他們都是人都可以有同樣的能力、才幹、學歷……更不因為本身是事奉者、執事、傳道人或牧師等等的人而沒有情緒病的可能。

被邊緣者在群眾中卻不感到自己內心及價值形成了內心矛盾。這些矛盾加劇病患更嚴重下去形成惡性循環。因為堂會普遍只能接受「正常化」的生命,而接受不到病患中原原本本的生命導致他們為了配合群體下一直裝強做不回真正自己。

有些群體會把患者分開牧養,原因是他們大家都會明白大家的處境不會把其他群體太大處理患者的壓力,其實本人認為這樣處理有好也有不好的地方。因為這樣會更把患者更被邊緣化不能融入其他群體及被標籤化。

被邊緣的情緒病患者在堂會上怎樣不再被邊緣?

曾經在堂會公開承認病患,因著眾人對情緒病的不理解下有意或無意遠離。即使病患者有負面的情緒其也不一定是病患發作。有些兄弟姊妹行為及言語不是刻意歧視更有時說話出自好意,但不知不覺間傷害人及邊緣了患者也不知道。

聖經中有不同人都因著不同的原因被邊緣,由於舊約中祭物必須沒有殘疾,所有殘疾的都不能從事任何聖職被視為一種生命的懲罰和疾病的記號。

直到耶穌來到世上最常接觸的都是被社會上邊緣的人,包括婦女、小孩、罪人、病患者、稅吏……以行動表現出恢復整全人性的使命,放下身段讓被邊緣的人重新投入群體當中。當中的醫治不單是身體,病患更甚的是與神當中的關係達致恢復整全人性。

馬可福音五1~20及路加福音八26~39(格拉森被鬼附者),與馬太福音八28~34(加大拉被鬼附者),因著與平常人異同及有精神病特徵

  1. 喊叫
  2. 砍自己
  3. 不受控制

但是他們分辨不到他是被鬼附的,但由於格拉森人他被邊緣下常住於墳塋與世界隔離視為不正常,導致被人及社會邊緣。

結構性罪惡是由於社會結構和人的需要所組成的結構出來。在社會上或在堂會當中為什麼情緒病患者會被邊緣化?教會的健全化及正能量環境導致病患是有問題時,此時教會環境體系有份構成這邊緣情緒病患者的罪惡。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創世記1:27(和合本)」上帝的形象不是在身心健全者獨有的而是所有人都有同樣神的形象。在堂會主要提倡「正常化」視患者為「不正常」,他們不能藉著他們原本他們來建立自己身份、生命和價值。醫治方案可以同時進行時,堂會看重對患者本身是人不是病患者,他們同樣都有能力參與事奉、帶領群體及提出關心教會的議案等等權利。

患者其實可以同平常的人沒太大分別,他們不是所有負面情緒就病患發作更請不要以信仰上的高地看他們。

以下是一些可以實踐的一些方式。

1.察覺存在

改變第一步是察覺到他們在身邊存在,有些人未必察覺到自己的情緒是什麼狀態或是刻意地引人注意。現今個人化的世代中,生命願意以他者為先?留意身邊不同的人及事由自己小組或團契作為開始細心發現他們在其中。

2.雙向願意改變

沒說他們沒有責任去改變,改變是雙向的。在堂會中若大家都願意改變及坦誠事情會有好轉機會互相多作溝通及了解。了解病患者的苦或無力,聆聽及陪伴已經是對他們很大的幫助同時互相明白大家的處境及想法。

3.對情緒病有正確認知

其實呼吸一口空氣看似很平常,對患者來說要花很多的氣力。他們渴望做返一個人能夠坦白承認自己的病患要付上很大勇氣。同時地有情緒病的人,看起來可以很開心也不是假裝出來的並與普通的人沒有分別。在堂會上可以舉行一些課程工作坊讓會眾了解情緒病是什麼,即使堂會沒有資源去舉辦課程也可以鼓勵會眾了解情緒是我們生命中其中一部份而患者都是人,不是因為報應及犯罪而患病。

4.平常心

懇請尊重他們都是人,只是他們身於病患當中有一些東西是他們控制不到,明白患者會些言行是未必令人容易接受。我們看待感冒、腸胃炎、傷風、扭傷的患者與情緒病患者會否很不同?大家都是患病只是患的是不同病。

5.不關心也不要加傷

人的愛很有限即使若接受不到及愛懇請不要在傷口上曬鹽或多一刀,尊重他們有同樣的存在性。他們只是渴望做返與大家一樣的普通人。也需要留意我們不是站在道德高地與他們一起同行。

6.建立他們獨特一面

每個人都有其獨特性讓他們在建立中得到自信及勇氣能夠走到群體當中發揮他們生命中的可能性。強者不能以他們強勢使他們價值使他們自我形象被貶低,重新讓他們能夠有空間坦白做回自己。

7.同樣公平及待遇

讓他們能夠坦然相處,有時候明白人會害怕不知道那句說話會傷害了他們。他們都有基本人權。香港現時有殘疾及歧視條例指出他們都能夠享有平等的工作機會。堂會中也同樣需要讓他們有同樣權利及待遇使他們慢慢地重新不再被邊緣。

8.容許不同情緒在群體中

堂會不單是單一正向情緒,群體不是選擇性接受某些情緒的存在性,堂會「正常化」強力拒絕他們其他的情緒表達。

01300001248577145613063494743

credits to: https://kknews.cc/zh-hk/psychology/92995zl.html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04/07/P2017040700175.htm

http://a3.att.hudong.com/31/06/01300001248577145613063494743.p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