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理」所擁抱的2018


Sunny Leung 2018年12月31日

2018年快要過去,回想這一年的所經歷的事情,我發現大部分都和「理」這個字有關,而這個字又能再細分為「同理」、「真理」和「道理」,因此我將之定為自己的年度漢字,也希望在以下的段落將自己過去一年的一點學習和體會寫出來,還望能作對自己和讀者們的提醒。

同理

「理」指的是「同理」,這兩年內投身在性小眾平權運動中,我發現到同理心是我親密的朋友,因著對性小眾擁有極大的同理心,先是對同性戀群體,接著是其他不同性傾向的群體,再來是雙性人群體,然後就是跨性別群體、性工作者和愛滋病感染者,我才決定積極參與在平權運動裡。據我所理解的平權運動的普遍策略,不外乎就是透過不同的行動或教育活動,希望喚起社會大眾對性小眾群體的同理心,令更多人明白和理解他們,最後能夠達到認同他們的地步。可是,因為今年在自己教會內經歷了不同的事情和處境,讓我對此策略有了不太一樣的看法。今年我教會經歷了很大的人事關係的挑戰,不論是關於我自己的還是其他教友或牧者傳道,讓我發現到大家都願意自己在教會內被理解,但我們卻未能同樣願意去理解別人。我發現到身處教會內的自己有被理解的需求,但別人同樣有被明白的需求,因為我們都認識到自己是上主所珍視的受造物,自然渴望自己的聲音和想法被聽見、被重視。

我們都希望自己有空間去表達想法和作出行動,好像卻沒有給予足夠空間讓別人同樣能表達想法和付諸行動。積極參與平權運動的我,在初期或許是十分激進的基督徒,心裡對教會有很大的渴望,想教會盡快認識性小眾群體而改變對他們的態度和看法,因為有這想法,我便付諸行動,而且是頗激烈的行動,導致在教會內對教友做成傷害而不自知。過去的我一直以與受壓迫者同行自居,這一年我卻可能成為了壓迫者,壓迫著與我同在教會聚會和團契的弟兄姊妹,渴望盡自己努力迫使他們改變,甚至將自己一些標準或要求強行套在他們身上,但這些要求對他們而言卻可能是苛求,只是我的一廂情願卻未能看見兄姊們實際處境的苛求。

我感謝神,祂讓我見到自己視野的限制和盲點,讓我開始了解同理心不止要用在性小眾群體身上,更要用在教會群體身上,理解到教會也有自己的限制,知道他們一直也少接觸性/別議題,他們自然會對陌生的事物產生恐懼和排拒,我才慢慢調整自己的步伐,希望盡量慢下來適應大家對理解陌生議題的速度,不急於迫使教友要接受我所說的道理。因此,在要求別人對自己有同理心的同時,我們也需要對別人有同理心,否則我們或許只會變成自己所討厭的壓迫者,壓迫著無辜的弟兄姊妹卻不自知。

可是,總有保守基督徒擺著一副「我就是真理」的嘴臉,不願同理別人的處境也不需要別人同理自己,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所說所行就是真理,真理是不需被明白只需被接受和服從。

真理

「理」指的是「真理」,而我想討論的是我們基督徒對待真理的態度。有些保守基督徒認為他們因著信耶穌的緣故,是「只講真理,不講道理」的,但我想說即使是身為基督徒的我們都不能言說全部(或全面)的真理,因為只有上主擁有絕對的真理,我們這麼多年來所努力的都是在盡力演繹和詮釋真理的一部分。因此,不是我們掌握真理,乃是我們都被真理所擁抱著,我們才得著恩典去窺探真理,亦即去做信仰及神學的反省。一些保守基督徒認為他們口中所說的話都是來自聖經,所以都是真理,可是他們沒有察覺到出於自己口中的聖經經文已被他們所演繹或詮釋著,他們絕對有「憑己意」去理解聖經,因為聖經的文字本來就只是文字,文字被放在一旁時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唯獨文字被人所閱讀、經過人的詮釋才能產生意義。

因此我說沒有人能言說真理,我們每個基督徒都只是試著去演繹真理,希望聖經的真理能有效回應時代需要並幫助我們成為更好的人,而這樣的真理必定受不同的教會傳統、社會文化、個人經歷所影響。我在今年開始接觸香港本地的瑞典信義會信徒群體,並與瑞典信義會的牧師有所交流,他認為崇拜並不一定要有講員證道,因為他覺得崇拜是教會給予空間讓人親自與上主交流的時間,其中並非一定要有人在講壇上口沫橫飛,教導會眾要怎樣做和怎樣相信才是一個好信徒。牧師的意見帶給我挺大的衝擊,因我從小到大都在傳統福音派浸信堂會中成長,對何謂崇拜抱有一定的觀念,覺得教會要有怎樣的安排才算是一個崇拜,有些東西總是在崇拜中不可或缺的,當中包括證道的時間。

提到崇拜的設置,我們浸信會的傳統是規定將講臺放在禮堂臺上的正中間,代表我們這個信仰群體重視聖言的講解,因而鼓勵會眾專心聆聽聖道。有這樣精心的安排原是好的,但其實到現在「講臺在中央」則變成了推崇對講員的個人主義崇拜,鼓勵會眾「不要問,只要信講員」的盲信。我在今年確實見證過不少牧者講員在講臺上宣稱自己在講真理,不論是自己教會還是請回來的牧者,或是外面的牧者們,他們實質只是在對社會時事發表政論或社論(不論他們的旗幟是黃色、藍色還是彩虹色),更可悲的是當大部分牧者面對陌生的課題時,公然利用講道時間來散布失實且具歧視意味的資訊和言論,而這些資訊和言論都只是他們道聽途說回來,並沒有進行過任何事實查證。他們散布了一大堆政論和錯誤資訊後,卻隻字不提與聖經經文的關係,證道時間就此完結了。而他們卻說他們在代表真理,他們在言說真理,這樣做實在太危險了。

因此,我現在都不會說自己在講真理,更不認為自己有能耐代表真理,我會形容自己只是在講道理,在講解自己對信仰的理解與省思。

道理

「理」指的是「道理」。當我懷著講道理的心態與別人討論不同的議題時,我就會常常提醒自己所說的話必定要「言之成理」,因為我知道自己並沒擁有真理,我只是被真理所擁抱的人,我唯有言之有理才有可能去說服別人。儘管如此,我認為在講道理時遇到彼此擁有不一致的意見的情況也沒所謂,只要帶著謙卑的態度,提醒自己聆聽是為了解別人而非說服或回應別人,肯定我們所說的並不是在傷害人,也不會造成言語暴力就可以了。

在2018年,我明白到同理心所代表的未必是完全的認同,卻是盡力的理解。一個基督徒受限於自己的教會傳統、成長背景、社會文化和個人經歷,當我知道他盡了自己努力來理解我所表達的道理時,這並不等於他會完全明白我所說的,更不代表他要完全接納和認同的所說的。因此,我仍在學習如何與自己意見不一致的教友團契相交,經常提醒自己同理不等於要完全認同一個人,正如我理解教會的處境和限制,但我仍不會認同他們現在對性小眾的態度和行動。同理不等於完全的認同,而是在呼籲我們要謙卑下來,察覺到我們都掌握不了真理,不應該因為彼此意見的不一致而互相傷害;同理是在鼓勵人們要尊重和重視彼此的差異,不以差異為恥,反以差異為榮,因為這都是上主多元創造的美妙。

20181218_185045_0000

以上便是我在2018年對「理」的不同理解的一些經歷,我期望自己明年能繼續帶著同理心去和不同的別人講道理,同時謙虛下來被真理所擁抱。願我們在2019年都能被「理」所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