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玩」的神人?


Peter Koo 2018年3月31日

神的僕人受誘違命
11 有一個老先知住在伯特利,他兒子們來將神人當日在伯特利所行的一切事和向王所說的話,都告訴了父親。 12 父親問他們說:「神人從哪條路去了呢?」兒子們就告訴他。原來他們看見那從猶大來的神人所去的路。 13 老先知就吩咐他兒子們說:「你們為我備驢。」他們備好了驢,他就騎上, 14 去追趕神人,遇見他坐在橡樹底下,就問他說:「你是從猶大來的神人不是?」
他說:「是。」

15 老先知對他說:「請你同我回家吃飯。」

16 神人說:「我不可同你回去進你的家,也不可在這裏同你吃飯喝水, 17 因為有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你在那裏不可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

18 老先知對他說:「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吃飯喝水。』」這都是老先知誆哄他。 19 於是,神人同老先知回去,在他家裏吃飯喝水。

20 二人坐席的時候,耶和華的話臨到那帶神人回來的先知。 21 他就對那從猶大來的神人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既違背耶和華的話,不遵守耶和華你神的命令, 22 反倒回來,在耶和華禁止你吃飯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

這段經文是列王紀中,一個奇怪的故事的一部份,完整的故事是從王上十三章1節起,而完結於王上十三章31節。整個故事最明顯的一個主題就是「耶和華的話…必然應驗」。而為何會有這個故事?原因記載在王上十二章最後的一部份,就是耶羅波安(以色列分裂後北國的第一個王)所作的「大惡」:他因為政治原因(耶羅波安心裏說:「恐怕這國仍歸大衞家。 27 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華的殿裏獻祭,他們的心必歸向他們的主猶大王羅波安,就把我殺了,仍歸猶大王羅波安。」[王上十二26-27]),所以在北國私自「起壇」,立了兩個金牛犢,一個在北邊的「但」,另一個在南邊的「伯特利」,好「方便」北國的以色列民可以在節期中不用到耶路撒冷敬拜。這就成了後來列王紀中,所有「惡王」用作對比的事:「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的父母,又行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事。」

結果,就出現了王上十三章這件事:耶和華吩咐了一位被稱為「神人」(英文聖經通常譯為Man of God-אִישׁ אֱלֹהִים),從猶大地北上,去到兩國接壤的邊境之伯特利,向正在「起壇燒香」的耶羅波安宣告神喻:「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裡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邱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王上十三2);然後再宣告第二個神喻(和合本稱之為「預兆」—מוֹפֵת—這字可譯作「兆頭」—sign):「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王上十三3)結果,這「兆頭」就即時應驗:耶羅波安即時「發老脾」,要「伸手」下命令叫人捉住神人,結果王的手即時「枯乾」,而「順勢」的,「壇也破裂了,壇上的灰傾撒了,正如神人奉耶和華的命所設的預兆。」(王上十三5)。

這是十分著名的一個有關「先知預言」的神學觀念:「雙重應驗」(double fulfillment)—先知的預言會在發出神諭的時間,在短時間內第一次應驗,以「證明」這神諭的「確實性」,以確實神諭將要在往後的另一次應驗。果然,這神人的神諭結果在三百多年後約西亞作王的時期「應驗」了(王下二十三章15-20)。

這件事難明之處就是今天所讀這片段所發生的事:耶和華對神人其實還有另一個命令:「耶和華的話囑咐我,說不可在伯特利吃飯喝水,也不可從你去的原路回來。」(王上十三9)。所以當神人祈禱「醫好」了王枯乾的手後,就拒絕王的邀請,不在伯特利與王「吃飯」,並且「從別的路回去,不從伯特利來的原路回去。」明顯的,這說明神人完全按著耶和華的吩咐行,所以「安然無恙」。奇怪的,就是事情出現了「枝節」:一個「老先知」的出現,「誆哄」了神人,結果神人就給「昆」了,「破」了耶和華的吩咐的話,留了在伯特利老先知的家中「吃飯喝水」。到最後,耶和華的話就臨到這位「昆」了神人的先知口中,說:「你既違背耶和華的話,不遵守耶和華你神的命令, 22 反倒回來,在耶和華禁止你吃飯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結果這神諭很快就得著「應驗」:神人被獅子所殺,老先知將神人的屍首葬了在自己的墳墓中,並在最後再加了一句:「這是那違背了耶和華命令的神人,所以耶和華把他交給獅子;獅子抓傷他,咬死他,是應驗耶和華對他說的話。」(王上十三26)而最最後,老先知也在這事情中說出了最後的一句話:「我死了,你們要葬我在神人的墳墓裏,使我的屍骨靠近他的屍骨。 32 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着伯特利的壇,和撒馬利亞各城有邱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王上十三31-32)而我們從後來的「第二次應驗」中看到,這「事」也「應驗」了:

16約西亞回頭,看見山上的墳墓,就打發人將墳墓裡的骸骨取出來,燒在壇上,污穢了壇,正如從前神人宣傳耶和華的話。
17約西亞問說:「我所看見的是甚麼碑?」那城裡的人回答說:「先前有神人從猶大來,預先說王現在向伯特利壇所行的事,這就是他的墓碑。」
18約西亞說:「由他吧!不要挪移他的骸骨。」他們就不動他的骸骨,也不動從撒馬利亞來那先知的骸骨。(王下二十三16-18)

從「神學」上來說,這「散佈」在王上和王下的兩件事件,所要表達出的信息其實十分清楚:耶和華所說的,必然作成。而神人「被昆」的那一部份,也可以用「先知行動」(prophetic act)的方法去解得通(神人作為一位先知,以他的「行動」來說明耶和華的信息:按神的吩咐去作,就「安然無恙」,違反耶和華的說話,「必死無疑」)。所以整件事表明了神的威嚴,即使是先知神人,也無例外。

這件事最難明的地方,就是為何會有這一位「老先知」出現。我相信若是另外的角色出現,神人或許不會「被誘」「被昆」,以致落得「客死異鄉」的結局。另外,這「老先知」為何又會「誆哄」神人?他是否「假先知」?最後一個難題,這是否耶和華所設的「局」?以使那個「先知行動」得以成全(若神人沒有被「昆」到,這「先知行動」就會缺了「一邊」,只看到神人順服得以「安然無恙」,沒有了神人違背耶和華的命令的後果所要帶來的信息)。耶和華是否也是為要成全祂的信息,而借老先知所行的事,使神人跌入陷阱?

當然,正如新約雅各書上所說,神不會「試探」人,「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雅一14)。或者那神人真的也很想「吃飯渴水」,再加上這次來邀請他的,相信也是「得高望重」的「老」先知(在那時的文化來說,「老」所代表的,相信是「身份」的問題),所以就「順理成章」的「回應」了,可是卻忘記了再一次尋問耶和華,耶和華是否「改變」了祂的命令。(這只是十分不敬的設想,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中的設想)

老先知起初又為什麼要「誆哄」神人?是否因為他得知了這從遠方來的神人在北國行了大事(王上十三章頭一段所發生的事,這神人所作的實在是很「威」的一件事,連耶羅波安這王也被折服了),而作為北國的一位「老先知」(可能是一位有名望的先知吧),在身份地位上也得去找一找這神人,在這事上也算有所參與,結果用上了「誆哄」一招以成事?(當然這也是十分不敬的設想,也是在想不到其他可能性中的設想)

所以,最後在「人意」之下所發生的事,即使是在先知群體中,也帶來了惡果。

這事為今天的教會帶來了什麼「教訓」?

我的感受就是要「明辨」(discernment),要「確認」神的心意到底如何。神會以聖靈向屬祂的子民說話,祂的話必然會讓群體「同感一靈」而一同得著異象,這異象必然是共同尋到,並且合乎真理。當神在祂的話語中表明了什麼事情是可以作,什麼事情是不可作的時候,斷不會「是而又非」的。華人社會很看重「比面」,會看重身份地位。一些「有身份」的人所說的話不能不聽,而「身份」很多時候又會以「年紀」作為衡量。然而,有時候,當人落入了「萬人景仰」的身份之時,就會難於分辨什麼是「人意」,什麼是「神意」,因為因著「身份」的問題,已沒有人敢於對所作出的話提出反思並一同尋問。久而久之,有「身份」的人所說的話,所帶的意見就會被認為是「從神而來」的,因為大家都不會再進一步去尋問了。

這段經文給我們帶來的提醒,讓我想起了前晚在培靈會中聽到鄺牧師所說一句話:我們大家在神面前,是「無大無細」的,因為個個都是細的。對,當我們真的能完全「虛己」在神面前,無人就敢以自己的經驗與權柄說話,各人就敢於一同尋求神真正的說話,一同「驗證」聖靈合一的感動。若教會真的能「無大無細」,我們就更能聽見神所說的話,真實的行在神的心意中。

讓我們都作小孩子,真的能近到主耶穌的身邊。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