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行、禱·禱、行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眼, 凝望着彼岸尖沙咀上方不遠處,時正八時零五, 幻彩詠香江的激光閃耀,正在雲朵裏映照蕩漾;腳, 踏向金鐘政總大樓的疏落行人的海傍,正是第四個圈,身軀彷彿千斤之重;心,淡然默然盡是風雨念香江,禱告守望,憶想着不義政權何時消亡……

原來,這是教內有心人相約不定時的「行、禱;禱、行」的步行禱告聚會。形式是不固定的,而內容重心卻是不變:每次圍繞政總慢步七圈,過程中可為着近期政事民生守望守望, 沿途盡量少言語、多思量、靜默禱。

起始兩次, 牽頭人甚至自資買來號角,步行方畢,隨即大聲吹號,宣告耶和華天父上帝至上無極的永世主權!!!可是,到了往後的相聚,不知是否欲保持低調,把此呼應舊約約書亞圍城七圈吹號七次而城樓盡塌的舉措取消了。

是次,已是個人出席的第三次了。

當然,這樣的行動,會引發好奇的你,問一些務實性的問題。雖然本文不是欲進行「社關答客問」,但我的行文仍會帶出自己的「政治關懷」之歷程,這亦是我參與三次其間,所思所想的小小總結。

昨夜,就這樣行行重行行,想想密密想,當意識到路程將完的時候,約第六點五個圈,再途經海傍面向港島彼岸的時候, 蕩漾的雲彩已悄然消散。然後,我意識到甚麼是聖經所說的「你們的人生是甚麼,不過是出現少時就不見的雲霧」這樣,我又想到,其實世間上看似不朽的政權,何嘗不是如此?

思緒一轉,二零零三年,七一大遊行,我,身在何方?消防局的電視機前, 當更中,當時的我,從沒關心政治的興趣,連「食花生」的意味也無半點,可能,當時作為既得利益者的我,何需發出任何異見的聲音?所以即使看到屏幕前出現無數示威人仕的身影,於我,我亦是無動於衷的。這是我當時的寫照。

直至,我們社會上發生了一些重大事件,我才從漫長的政治冷感中, 漸漸覺醒,多所舉措。

二零一四年,同樣,我亦是從電視屏幕看着無情的催淚彈向群眾發放。這次帶來不一樣的視覺震撼。於是我悄聲向太太問句:我們要做點什麼嗎?次日,我就投入是次的雨傘運動。雖然最終我們還是得不到理想的結果,但對於這件事,我們是無悔的。起碼我們已竭力一搏。

三言兩語,交待了這次行禱的思路後。你心裏務實的問題顯然是:這樣閒逛閒逛的樣子,有用嗎?有實質意義嗎?

我可以斬釘截鐵的說:這個「行禱~禱行」一事,對局勢着實毫無實質幫助。頂多只是作為一種政治表態。我個人也不抱所謂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任何想像。只是早前無意間在網絡上看到這樣一個勉勵人心的一句說話, 恰好可作為結論。大意是:有時,我們竭盡全力都可能不會叫醒一個自我催眠的人,但當我們始終堅持原則,總能避免成為一個沉睡者,保持頭腦清醒,思靈心動。

所以,每次的禱行,只是純粹為着自己而赴會。望耶和華保守我心。是為願。

黃達斯
(小弟信主上下約二十年,深感「信仰尋找明白」是需進行不斷反思與在自我信仰踐行時的對照,所以有寫文章的想法,記錄所思所想。)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