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處理無頭公案,不能沒作為

沒有想過像申命記這樣古舊的律法書的觀點是如此到位的向當代說話:屍體發現的處理!相關經文是我們所屬堂會之《申命記靈修 資料》九月九日發的,且看經文內容:

1「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若遇見被殺的人倒在田野,不知道是誰殺的,2長老和審判官就要出去,從被殺的人那裏量起,直量到四圍的城邑,3看哪城離被殺的人最近,那城的長老就要從牛群中取一隻未曾耕地、未曾負軛的母牛犢,4把母牛犢牽到流水、未曾耕種的山谷去,在谷中打折母牛犢的頸項。5祭司利未的子孫要近前來;因為耶和華你的神揀選了他們事奉他,奉耶和華的名祝福,所有爭訟毆打的事都要憑他們判斷。6那城的眾長老,就是離被殺的人最近的,要在那山谷中,在所打折頸項的母牛犢以上洗手,7禱告說:『我們的手未曾流這人的血;我們的眼也未曾看見這事。8耶和華啊,求你赦免你所救贖的以色列民,不要使流無辜血的罪歸在你的百姓以色列中間。』這樣,流血的罪必得赦免。9你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就可以從你們中間除掉流無辜血的罪。」(申廿一1-9)

撰寫的日期比發出的日期當然更早,詮釋的內容說不上煽情,但在平白的詮釋中,卻因香港人近日出現的集體焦慮恐懼,顯得震撼。 尤其是有指九月六日24小時內出現了六墜樓一上吊亡的七宗事故,連同前前後後一些屍體發現案,在許多「死因沒可疑」,令人覺得可疑,並聯想到831或新屋嶺私刑等事件。無論傳聞真假難辨,但正如前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退休教授馬傑偉9月13日於《明報》撰文所言,傳聞即或是假,但這些所謂假新聞有市場,卻反映了心理「真實」的一面。馬指「721元朗事件」有記者直播,與「831太子站事件」的「死人」傳聞,後者來得令人更強烈地相信傳聞的真實。「正正因為資訊黑洞所觸發」,即沒有了解的渠道,拒絕記者進入現場和CCTV不公開,市民求和慾求未能滿足,遇上資訊系統性阻塞等客觀狀況,香港人自然想到在月台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慘事」。再說,事件真相即或不確定,但肯定的真相絕不含糊:香港人對政治的「信任直插谷底」。官方記招應該是要釋疑,卻因回應內容被視為拙劣,反讓公權信譽越見破產。

真的,靈修資料內容只能用樸實來形容,但香港處境太嚴苛而變得有力度!資料分三部份,分別是「淺釋」、「要義」和「反思」:

《淺釋》:基於生命是神聖的原則(十誡中明言不可殺人),對於任何生命被了斷的,都要有嚴正的處理。本段經文就是要面對凶殺懸案的認真處理。1-4節處理棄屍而「不知道是誰殺的」(1)案件,以「最近」(2-3)凶案現場之城的百姓承擔責任,由該城長老為代表牽一隻母牛犢到山谷,在溪水旁打折它的頸項(4)。5節:「祭司利未的子孫要近前來」配合作判斷,可以說是「獨立調查」的安排。6-8節長老所作的是要申明他和百姓們沒有行凶,且「眼也未曾看見這事」(7)。
《要義》:人都要對別人的生命負嚴正的責任,即或不是本人所作,但了解案情的,必須舉報。
《反思》:社會對所在區域範圍,甚至靠近範圍所發生的罪惡,特別是命案,必須負上責任。發生在周遭的罪惡與我們相關,社會所發生任何邪惡的事,你願意承擔責任嗎?包括揭露和查證!此外,經文也邀請我們為別人的罪惡付出代價,表示我們的熱心關注,即使我們沒有犯罪,但為了遏止罪惡發生,我們總要做一些事。你以為今天在社會中發生了甚麼不符合正義的事,若是看見,我們可以做甚麼?

昨天,楊岳橋在面對831死亡可能的懷疑作查證工夫,正是上述經文所要求的道德查證。政府未必認同結論,但這樣窮追真相是值得嘉許。若批評是吹毛求疵,我會說這是看待死亡事件之基本要求,不容含糊其詞就了了。歸類「紅色」三位傷者在記錄中消失,若與生死有關,再狠狠的追問也不算狠。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