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藍絲淆底的見證

blue

數星期前,香港警察故意用水炮車對準尖沙咀清真寺噴射藍水,香港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 (Mohan) 剛巧在場和朋友閒聊,不幸中招。事後他要去醫院接受治療。他罵警察太過份,大話連篇。有趣的是,毛漢之前出席過撐警大會,是真心的撐警,沒有收任何利益。但如今心意更新而變化了,不再撑警。

查實不只毛漢中招,一些藍絲市民在街上無故被警察粗言辱罵、中胡椒噴霧、催淚彈或警棍後,也不再撑警。

每當警察在記者的鏡頭下暴打年青人打到見血、出漿、肢折後,黃絲會徹夜難眠,因為他們知道警察對年青人可以知法犯法,不會被停職接受調查。有的黃絲要哭着找人傾訴心中的痛苦,有的黃絲甚至寫遺書了結生命。藍絲反倒只說「暴徒活該」、「支持警察執法」、「警察辛苦了」,然後抱頭大睡。因為藍絲選擇相信「暴徒」是所有問題的根源,有警察幫助他們解決這根源問題,他們有所依托,睡眠自然踏實得多。警察打得越狠,他們睡得越香。藍絲這種心理的「抉擇」也許是患了初期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也不自覺。但有些特別情況可以打破藍絲這種獨特心理。除了上述毛漢的例子外,我私下也有認識心意更新而變化的藍絲。例子太多,只能夠舉三。

見證一

有一個朋友,非常撑警,說自己不會犯法,所以不會送中,天天在 WhatsApp group 留言說打死廢青是對的。

九月初他突然在 WhatsApp 安靜了,我私下問他發生甚麼事,他無回應。我於是轉問和他相熟的朋友,八卦朋友回答:「他返大陸過關,被查手機,他無遊行相片,但收藏了很多三級相片和影片,公安拿了他的手機查看了很耐,三小時後才放人。」

聽罷我幾乎笑到噴飯。希望他經一事長一智,知道私隱是很重要。在香港,警察不可以隨便看你手機內容。我非常好奇三級照片和影片内的女人是誰?是否只有一個女人?公安在這數小時內又做過甚麼?

見證二

有一位朋友,已通知他的十多歲女兒不要上夜街,免得引起警察「誤會」。自從多了年青人離奇消失,他們的家人報案失踪又没用,況且便衣警察會使用私家車「拘捕」單獨在街上的年輕人,朋友開始淆底,感覺到誰是真暴徒。朋友作為人父,只有這獨生女,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不再是甚麼黃、藍之爭,而是寧可信其有,孩子緊要過面子,女兒的安全至上。

見證三

有些信徒朋友,原本一向十分支持警察,但見中共不斷在國内拆毀教堂,迫害基督徒和其他宗教信徒,加上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見到警察對基督教的侮辱 (叫你的耶穌下來見我),於是不再撐警。

藍絲教會良心發現?

個別信徒不再藍,但會否有教會不再藍?有可能,並非藍絲教會良心發現,而是在利益分配當中,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於是唯有起來造反,造反有理嘛!

中共在國內狂拆教堂,按常理將來也會狂拆香港的教堂。但香港始終仍有新聞自由,是國際城市,也有在香港的外國人上教堂,狂拆教堂會影響國際形象,不成!

我看中共反倒會幫助香港的教會建堂,因為香港信徒對建堂十分著迷。教會為了建堂,在財政上自然十分依賴中共,以後的教導會更加藍。但在分餅仔的過程中,如果有不公正,親疏有別,做成某些教會得不到建堂的好處,於是情願自力更生,走上家庭教會路線,變成黃絲教會。香港人在反送中運動中已學懂如何 “be water”,家庭教會也 “be water” 只等閒。

說到這裏,心意仍未更新而變化的藍絲可能會反駁,說也有黃絲淆底的見證,你又不提?對,確實有,這要歸功中共的統戰功夫。下回談。

black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