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蒙大恩的人,禍哉了!

2017/12/24 將臨期第四主日

(路一26~38)

我們常在一些感恩見證分享會,或是佈道會的見證環節中,聽到人分享信耶穌後的生活,怎樣過得豐盛有意義,事業順利,家庭美滿,兒女長成,擔任高官要位,天堂留下位置。這也合乎「好人有好報」的思想。

但今主日我們所讀的福音書中,我們看到有兩位女士,她們所遭遇的,剛與上述所說的完全相反。

第一個是伊利莎白。一36這樣記載:「你(馬利亞)的親戚伊利莎白,就是那素來稱為不生育的,在年老的時候也懷了男胎,現在懷孕六個月了。」不生育,但最終能懷孕,豈不是樂事?但在此前,路一6~7這樣記述伊利莎白和他的丈夫撒迦利亞:「他們兩人在上帝面前都是義人,遵行主的一切誡命和條例,沒有可指責的。只是他們沒有孩子,因為伊利莎白不生育,兩個人年紀又老邁了。」而撒迦利亞是一位祭司(一5)。義人理應蒙福,就是沒大富大貴,但也會子女繁衍,但是他們郤沒有孩子。或許你會覺得最後他們也蒙神所愛,守得雲開見月明,但是當他們還年青力壯時,沒有孩子,換來的是多少人對他們的譏笑!為甚麼上主這樣對待他們?

經文的主角,馬利亞所遭遇的比伊利莎白更不堪。天使告訴她:「妳要懷孕生子!」(一31)她還沒出嫁,只是許配了給約瑟(一27)。還沒婚嫁,沒有與男士行房,怎可懷孕呢?當然,她可以在結婚前,與約瑟做一場不規矩的事,這或許會使她懷孕。但無論是怎樣,她都會面對人的指責,她不守婦道。這實在是不易承擔的。

當馬利亞要承擔這責任時,她不單只是承受羞辱,她一生也不會好過。路二34~35記載,當嬰孩出生後,馬利亞和約瑟帶同嬰孩往聖殿獻祭時,聖殿中一位老家西面對她說:「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許多人跌倒,許多人興起;又要成為毀謗的對象,叫許多人心裏的意念顯露出來;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劍刺透。」

特別是最後一句說話,西面的意思,是馬利亞的心因耶穌要做的事,心好像被刀劍所刺那樣,令馬利亞一生痛苦。

事實真的如此。耶穌還沒有出生,她懷著身孕,便要與約瑟長途拔踄,從加利利的拿撒勒走到猶大的伯利恆。到了伯利恆,想要投宿,但竟然沒有房給他們。孩子只能在污穢的馬糟出生。孩子出生後,夫婦二人又要帶著嬰孩逃亡到埃及,因為希律要殺死這孩子。孩子到了十二歲,他們又到聖殿,不知指這孩子乖抑或不乖,他留在聖殿中聽人講道理,忘記要跟父母返回家,還加了一句說話:「為甚麼找我呢?難道你們不知道我應當以我父家的事為念嗎?」當然最令馬利亞心被刺透的,就是白頭人送黑頭人,耶穌在三十多歲的時候,他就被釘在十字架,留下媽媽交給約翰去照顧。

你說,馬利亞承擔起作為耶穌母親的責任,是否心被刺痛呢?你說,她是蒙福,抑或是招禍呢?

天使向馬利亞指出,她要懷孕生子時,天使對她說:「蒙大恩的女子,你好,主和你同在!」(一28)能與主同在,是一種福氣。能懷孕也是有福的。我們常認為主與我們同在,所以我們便會生活無憂,子孫滿堂,物質豐裕,但怎會像馬利亞所經歷的呢?

馬利亞的福氣在哪?

真的,從常理來說,我們從聖經的記載中,實難以找到馬利亞蒙了甚麼福。但她的親戚伊利莎白這樣說:「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懷的胎也是有福的!⋯⋯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一42,45)馬利亞的福氣來自她的相信和順服,接受懷孕所承受的羞辱。

相信是生命力量的燃料。有信念的人,或許現身處困境,甚或不能改變現況,但因相信會產生生命動力。不相信的人,只是現況的奴隸,不可能改變任何處境。

不過,相信誰,相信甚麼也很重要。馬利亞所相信的,可從她所所說的被稱為「尊主頌」中看出來。

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上帝我的救主為樂;

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

因為那有權能的為我做了大事;他的名是聖的。

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他趕散心裏妄想的狂傲人。

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他叫飢餓的飽餐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他扶助了他的僕人以色列,不忘記施憐憫,

正如他對我們的列祖說過,『憐憫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直到永遠。』

她所相信的上帝是一位大有能力的上帝,可以使不可能的事變成可能。她的親戚伊利莎白本是不育,但上帝能使她年老時懷孕,不可能變成可能。她所相信的是一位憐憫卑微和困苦人的上帝。上主知道伊利莎白的困苦,被人譏笑,他賜給她一個孩子。

馬利亞所相信的上帝更是一位使事情逆轉的上帝。「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他叫飢餓的飽餐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人所相信的多是權力,財富,最重要是自己。當自己擁有權力和財富時,就是擁有一切,能改變一切。但權力和財富只有令人腐敗。在香港,我們會常常見到這現象。有權力和財富的人,往往認為自己有特權,從前任特首女兒的行李在飛機場內可特別通關的事中可以看到。有權力和財富的人,通常也是忽視公平公義,忽視他人的權利。香港貧富懸殊,並非貧窮人的懶惰,而多是因有權力和財富者的壓窄。標準工時難以立法和最低工資的可恥,是最具體的例子。為擁有權力和財富,人需要拉攏朋黨,吹雞便要有相同的取態,這情況可見於立法會建制的壟斷。權力和財富是一切答案,所以「一地兩檢」、「議事規則」可以將「基本法」搬龍門。謊言和虛假也是有權力和財富者常有的手段。

但上帝是逆轉事情的上帝。「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他叫飢餓的飽餐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或許今天我們看不見這現象,但當我們觀看歷史,古今中外,邦國帝皇如今何在?有甚麼權力和財富可以擁有千載百世?馬利亞在生時或許未能看到,但是在天上的她可以看到,耶穌所建立的國度,雖不屬世(約十八36),但二千多年來,仍然堅立。

或許今天我們看到香港的悲情,但讓我們不要失去信心,不要失去相信上帝乃逆轉的上帝。他能逆轉事情,也能逆轉生命。馬利亞因這信,在困境中仍能充滿生命動力。在事情一開始,她便能這樣高歌:「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上帝我的救主為樂;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這是她的福氣之所在。

讓我們也能這樣高歌,並參與上帝的行動。上帝願意與人同工,他揀撰了馬利亞,馬利亞的順服,忍受懷孕的羞辱,使上帝藉耶穌要完成的救恩事工得以開啟。特別在這聖誕佳節,人人響往消費滿足肚子時,我們能幫助那些灰心失望和貧困的人,便能「叫飢餓的飽餐美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