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萬聖節牧養隨想

-100%+

每年10月,我們總見到有關萬聖節「群魔亂舞」的宣傳,不單是兩大主題公園,各大小商場和商戶也有很多「應節」的活動及商品推出,瞬間將香港「妖魔化」。華人教會傳統中都抗拒和教導信徒不要參與這些活動,認為信徒不應與鬼魔拉上任何關係。

信徒不應交鬼?

「不可交鬼」是傳統華人教會所重視的教導,若我們速查和合本關於「交鬼」的經文,「交鬼」出現的次數,共15次,而且全部在舊約。1 除了以賽亞書廿九4,其餘14次都關乎行巫術的行徑。再扣除關乎埃及人的以賽亞書十九3,其餘的經文都指向耶和華神憎惡「交鬼」;而且我們不難理解,「交鬼」意即「問米」──從鬼或死人口中得知未來或拿取意見。以賽亞書八19「有人對你們說:『當求問那些交鬼的和行巫術的,就是聲音綿蠻,言語微細的。』你們便回答說:『百姓不當求問自己的上帝嗎?豈可為活人求問死人呢?』」

進一步我們需要問甚麼是「鬼」。舊約之中除了「交鬼」,還有「鬼魔」,是指向外邦人所敬拜的神明。參考和合本,新約中記載的鬼似乎比舊約記載的豐富,有附在人身上、能夠趕走的污鬼,有被請來生財的巫鬼(徒十六),有被稱為撒旦的魔鬼,又有被稱為鬼王、惡鬼、鬼魂……

參考新漢語譯本,似乎情況簡單一些:鬼、魔鬼、鬼魔,不過卻有很多「靈」:污靈(污鬼之靈)、(聾啞的)靈、邪靈(邪惡的靈)、幽靈、占卜的靈、神靈、靈體、敵基督者的靈、錯謬的靈。

篇幅所限,筆者不會詳細分析以上的靈與鬼是甚麼。我們要問,萬聖節的「鬼」算是甚麼呢?萬聖節的「鬼」與聖經提及的「鬼」又有怎樣的關係?

香港萬聖節的「百鬼夜行」

萬聖節是一個西方的節日,來到香港這個華洋集處的地方,起了一些變化。我們仍能見到最具代表性的西方代表:南瓜、蝙蝠、吸血殭屍、魔鬼(角、矛、衣飾等),同時又會見到港式的代表:「龍婆」(問米婆)、殭屍,並且世界各地的代表,如日本的貞子。

鬼在不同的文化風俗之中具有不同的象徵意義,但共通的地方也有不少。就如各地的「鬼節」都指向在特定的日子,鬼會特別多、而且在人間橫行,人要在那時避之則吉。又如鬼多有指涉死亡,有的是死後變化的,有的是屬於死亡世界的(有別於人間的世界)。因此鬼能夠接觸一些現世人們不能接觸的世界和知識、突破一些人間的限制,人能透過鬼(即通靈)就能獲得這些知識和進入其他世界(靈界)。

在鬼節的時候扮鬼,不必然就等同通靈,但卻有另一重意義──怕鬼。人企圖透過扮成鬼的模樣,欺騙在人間遊走的鬼以為是同類而不下手傷害。同樣地萬聖節傳統「派糖」(Trick or treat!)其中一個意義是「收買」上門的鬼,以免受到搗亂和謀害。這種理解在農曆七月盂蘭鬼節仍在香港風行,所謂的「燒街衣」就是以祭物獻給街上的遊魂野鬼來換取平安。

按著以上初步的理解,萬聖節並不直接與「交鬼」的教導相衝突,但似乎世界也肯定靈界的存在和「問米」的可能性,並且相信鬼是會加害於人的。

萬聖節與聖誕節──教會轉化文化的成功與失敗

對於萬聖節的來由,其中一個較普遍的理解是教會企圖轉化西方傳統的鬼節(10月31日),由記念鬼(怕鬼、避鬼)轉化成記念已逝的聖人(11月1日的諸聖節)。值得一提的,舊約提及的「死人」(例如先前提過的以賽亞書八19),在異教的文化之中也是指逝去的先賢先聖。

類似的轉化文化行動就是聖誕節期。根據教會歷史考究,「聖誕節」本來的作用是取締12月25日的「太陽神誕」,以異教記念異教主神的日子來記念基督。這種轉化並未得到大公教會的全面肯定,至少到今天仍有較為保守的華人教會拒絕承認「聖誕節」,認為一來是因耶穌並不是12月25日誕生,二來「記念主神降生」本來是異教的文化,教會不應該仿傚。

因此,我們不難理解萬聖節的出現與聖誕節的出現,在概念上是相同的,但明顯後者較為成功,尤其當基督新教拒絕天主教向聖人祈禱的教義,萬聖節對於基督新教彷彿只是一個普通的節期。

不過,筆者認為在今時今日對於世界而言,兩個節期都反過來被世俗文化再轉化。兩個節期都成為了高消費的節日,兩個節期所記念的主體──救主和鬼魔都被邊緣化成為玩樂和扮演的對象,逐步侵蝕了教會──在聖誕節教會要唱《誰是主角》(對抗聖誕老人),平安夜要提醒年青信徒小心約會及避免發生婚前性行為(教會本來就不接受)。

萬聖節有所謂?無所謂?

萬聖節流傳和發展至今成為一個複雜的社會現象,不單涉及判斷和辨別鬼魔的靈界力量,也涉及文化辨析和衝突;有一些基督徒認為萬聖節扮鬼扮馬,並不等同交鬼(問米)或敬拜鬼魔,也有一些基督徒持守「分別為聖」的生活態度,凡與靈界扯上關係的一概不應接觸,也有一些基督徒認為他們是「百無禁忌」,只要是信主的凡事皆可行。

對於「百無禁忌」的基督徒,筆者猜想他們可能有與保羅在林前八4相似的觀點:「世上的偶像算不得甚麼」2 ,認為即使有別的神明(其他的靈界權勢),在他們所相信的真神面前,皆是不值一提的,更無可能傷害信徒。保羅在林前八7進一步指出這是「真知識」,卻不是人人皆有。

就經文的上下文,保羅是在討論當代的信徒能否吃祭過偶像之物。雖然他指出「真知識」,吃是權利,不吃無損、吃也無益,但他似乎是關注「副作用」過於事情本身的性質:怕信心軟弱的弟兄因知識而遭到毀滅(被絆倒)。當然,保羅的意思不應被解讀為律法主義(即只要有信徒有機會被絆倒,就應全面禁止),但保羅的倫理觀似乎不並單純指向議題的本質。

進一步值得留意,保羅在林前十19-21更以主餐作為類比的對象,將吃祭偶像之物的人與鬼魔崇拜拉上關係。保羅認為憑著「真知識」,吃了在市集上買祭過偶像之物可以吃,但在外邦神明祭祀儀式中祭偶像之物不可以吃,連這些聚會也不應參與。

筆者想要藉保羅的教導指出,一個基督徒行為的決定,並不單純是知識或神學上正確,也有其見證、牧養的成分,甚至為別人的緣故放棄自由和權利。一方面要避免過度相信鬼魔,以為凡是與鬼有關就會引致通靈和敬拜邪靈;另一方面要避免過度地自信,因信心堅定卻反過來作了壞的見證。

總結:萬聖節的牧養

今時今日的萬聖節,無可否認與其初衷已有一段距離,呈現出來是一幅有濃厚消費主義色彩的文化現象。但這並不表示教會對此可以掉以輕心,反而更加留心在萬聖節如何牧養和教導信徒。

  1. 對症下藥。現代的萬聖節就如聖誕節一樣充滿消費主義色彩,教會不鼓勵參與的同時,卻不能只製造神與魔之間的對立,而不處理其文化特色。中學的英語課程很喜歡在萬聖節期間,以此為題作為教授英語的活動,為基督徒學生、家長及老師之間帶來很大的張力。教會需要用近乎律法主義的視野來禁絕一切這類型的活動或參與嗎?若果單純地從課本學習到關於鬼魔的名字、節期習俗及用語,又是否等同學習巫術或者交鬼的行為呢?教會應該在律法主義和放縱之間,為文化現象作出辨識,幫助信徒分辨、作決定及安慰他們。
    另一方面,教會卻不能低估鬼魔對教會移風易俗的迷惑。現代社會亦有傾向去妖魔化,去除靈界的一面,包裝成單純的人類文化、尋求刺激的活動。教會需要留意以色列人的尷尬:他們沒有按神的吩咐將外邦的人和文化在他們中間除去,因此異教的神明和異教的習俗文化便存留在他們中間,包括了那些問米及巫術的異教行徑。「百無禁忌」的另一面是「任意妄為」,按林前十章的邏輯,信徒不應高調地參與任何異教(包括萬聖節活動)慶典和儀式,來表示自己的自由,相反更要顧及教會群體的合一和分別為聖的見證。這一點尤其盼望一眾名人信徒要多留心,他們公開地入廟求籤、參與風水、生肖活動,是不合宜、有失見證的。
  2. 教導靈界。筆者十分欣賞一首名為《平安的七月夜》的閩南語詩歌,它所對應著的就是深受農曆7月盂蘭鬼節文化所影響的台灣土生土長基督徒。華人社群有其獨特的神明和靈界觀念,與傳統基督教的觀念大相徑庭。新信的信徒往往會將他們錯誤的靈界觀念和相對應的文化帶進教會,例如不信有鬼、聖經有關鬼的內容都只是幻覺、人死後成為鬼魂留在人間等等。筆者早前曾寫過一篇文章3 關於死後世界的錯誤理解,當中許多錯誤的觀念往往都是來自異教文化,透過未正確了解信仰教導的信徒傳遞開去。因此教會除了否定萬聖節的慶祝活動,也理應在此節期教導信眾正確的靈界觀念,以糾正對真理的錯誤理解,對於信徒成長和佈道工作都會有莫大的裨益。
  1. 搜尋「交鬼」
  2. 新漢語譯本,其譯注指出「世上的偶像算不得甚麼或譯作『世上根本沒有偶像』。」
  3. 假如……真的(再)有天堂?!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mOQ0L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