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Wong

黃國棟

學歷: UCLA 管理(資訊系統)博士(PhD),St Louis University 醫學博士(MD),公共衛生碩士(MPH),Purdue University Global 法律博士(JD),Fuller Seminary 文學碩士(MA)

專業資格:加州醫生,律師,美國預防醫學專科醫生

工作:曾任大學副教授,保險公司行政,私人行醫,現在半退休,以不定期合約方式在農村診所行醫

教會生活:滋事分子,不平則鳴,不過也會去講道,教主日學,搞講座等。

華人的自我催眠文化

香港選舉建制派大敗,我不驚奇。驚奇的是政府竟然會讓選舉如期舉行。「外國勢力」的壓力當然可能有影響,但是我也肯定在政府的內部評估中,他們真的以為建制派不會大敗,這才夠膽讓選舉如期舉行。

這讓我想起幾年前一個網上爆紅事件:一個太極「宗師」被 MMA 20 秒擊倒的笑話1。我看這錄影,很懷疑這「太極宗師」連最基本的功夫訓練也沒有,因為他的 stance (馬步/樁)是完全違反搏擊原理。手好像納粹敬禮的伸出來,這就不能發力,攻守都不行。事後,有電視台爆料,這「宗師」以前的表演,都是佯裝的。

這兩件事件有一個共同的問題:為什麼一個應該知道自己「唔打得」的單位(人/政府),卻會接受挑戰?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真的以為自己有勝算。

那「太極宗師」,是典型的走江湖人士,玩小魔術和做戲。最可能的是,在他的心中,所有靠功夫「搵食」的,都是和他一樣,靠小把戲騙人,沒有真功夫。或者,他做騙子太久,已經自己催眠了自己,以為自己真的是高手。所以,他才敢打這擂台。政治也一樣,當一方面的所有行動,都只是基於個人利益,他們就會以為對手也一樣,「遊行有錢收」,「選票要靠買」,「有錢搵就唔會緊有冇民主」。在他們的自我催眠中,將這些取向投射到對手那邊。而因為他們掌握了資源,於是就以為可以隻手遮天。

奇怪的是,這種「不知己、又不知彼」的文化,在華人社會中特別嚴重。西方當然有江湖騙子和獨裁暴政,但是他們很少會犯上面的錯誤。明知自己「唔打得」,就不會出來打擂台。為什麼?

或者,這是因為華人文化是一個極度自我中心的文化。「中國」就是自認是世界的中心。「包容」在華人文化中是不存在的。所以,他們以為所有對手都只是用他們一樣的方法來運作。久而久之,就自我催眠到以為唯我獨尊。

如果要在這種文化中抗爭,靠理性分析和討論,可能只會事倍功半。已經被催眠了的,唯有用一定程度的震盪治療 shock intervention,才有機會叫被叫醒。不過,當夢中的環境是甜蜜的時候,就算醒了也可能選擇繼續被催眠下去。那個「大極宗師」,被打到變了「豬頭」,還繼續發夢說他只是沒有用「氣功」!看看香港政府又有什麼話說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