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榮光

擁抱三一信仰,踐行多元中的合一。深信沒有多元的合一,是浮淺,甚至是虛假。

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係老幾?

Moltmann_Juergen

「盼望神學(在英美世界的成名作)的對象既然是即將來臨的神,你們應該不會想從我這裡聽到什麼吧!」(莫特曼語)

稱得上神學大師的莫特曼,終結束了香港的訪問,緣慳一面,有朋友為我未能朝聖而不值。九十年代初考慮二次進修神學時,幾乎為了更好認識莫的神學而轉戰信義宗,正是因為專研此道的鄧紹光博士任教於彼。牧會超過四分一世紀後,年前終如願到了浸神專誠旁聽鄧的教誨。可能曾經表現熱愛,身邊好友也熱誠建議給他寫些文字,我回應不必,且進一步表達未遇上莫的真身,也沒半點遺憾。不多談,說白了,是自己不太懂,即或他朝有幸多懂一點,也沒勁兒。還記得十多年前有朋友也邀請我以牧者身份在教會中主日學開「巴特神學」,我對他們說:「是的,在修神學階段時,確實把巴特十多卷的Church Dogmatic讀過,後來到中神進修選了巴特神學一科,再讀一遍──再讀一遍就是因為不了解;學期論文拿了A,但心裏明白,讀了兩遍還是不明。」大師作品,非我等閒之輩所能了悟,豈敢略知一二就班門弄斧?初讀神學可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學期論文寫過奧古斯丁、加爾文、潘霍華、巴特的神學,只是進深的讀,才曉得一竅不通。我想起保羅的話:「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甚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八2)抽水文章也許有攀龍附鳳之效,但為免出醜,可免則免。

可能有點語言偽術的技倆,曾騙倒幾位在著名神學院或大學唸博士學位的神學生向我這假道學請教治學之道(當中有當上名校教授)。我的回應是讀好聖經,還有是讀好記好簡單而札實的系統神學「小書」,像Louis Berkhof那類中小型作品──不是為依從,而是作參照。依我看來,研習神學太快進入某一個大師,易進入偏見。像學琴先練好Scale,然後練習曲,方進入個別大師的大作一樣。

莫特曼當然成家,但不會是絕對的老大。早幾年前跟莫同校的博士生閒談,我被告知他在德國本地中,卻不如在外地(如美國)那樣受追捧。事實上與他同期有很多很有份量的神學家,如Wolfhart Pannenberg 及Eberhard Jüngel,甚至較少人知的Eilert Herms在德國本土並列之大家。莫半年前在臺灣公開講座中說過:「盼望神學(在英美世界的成名作)的對象既然是即將來臨的神,你們應該不會想從我這裡聽到什麼吧!」這話既幽默又持平,只有上帝是我們敬拜的對象,也只有藉著祂的話方才讓我們能真正認識祂,神學家和牧者之言,不過是給對信仰理解的「一個」參考,大師成為大師,極其量是有用、卻非唯一的參考。鄧紹光提過莫的神學,可貴也在其自覺從聖經出發。還記得鄧在課堂中介紹莫的十架神學,用上半堂著力解釋耶穌在十架上那句:「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可十五34)如此尊重聖經為本的神學,方向對了,是改革信仰的基石。不是誰說屬保羅的,或說屬亞波羅的,或說屬磯法的,或說屬任何大師的,或說建制的,或說民主的,或說保守的,或說激進的,若觸及信仰核心,只要不是聖經的,即使說是屬基督,也為保羅所責備(見林前一12)。因為即使本體論上說,耶穌基督是信仰的對象,但認知論上說,聖經才是根本。耶穌說:「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五39)

不是誰說屬保羅的,或說屬亞波羅的,或說屬磯法的,或說屬任何大師的,或說建制的,或說民主的,或說保守的,或說激進的,若觸發信仰核心,只要不是聖經的,即使說是屬基督,也為保羅所責備(見林前一12)。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