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荊棘豈可作樹給人遮蔭?

2018/2/4

(士師記第九章)

電影《十年》的預言,未到十年已發生了。再沒有本地蛋,只有大陸蛋;沒有香港的司法,只有人大釋法和中共憲法。

香港今天所遇到的情況,其實並不是新事。遠在聖經舊約時代,已有相類似情況。《士師記》第九章記載了一個寓言,名為「約坦的寓言」,內容如下:

「有一次,樹木要膏一王治理他們,就去對橄欖樹說:『請你來作王治理我們!』橄欖樹對它們說:『我豈可停止生產使神明和人得尊榮的油,而行走飄搖在眾樹之上呢?』樹木對無花果樹說:『請你來作王治理我們!』無花果樹對它們說:『我豈可停止結甜美的果子,而行走飄搖在眾樹之上呢?』樹木對葡萄樹說:『請你來作王治理我們!』葡萄樹對它們說:『我豈可停止出產使神明和人歡樂的新酒,而行走飄搖在眾樹之上呢。』眾樹對荊棘說:『請你來作王治理我們!』荊棘對眾樹說:『你們若真的要膏我作王治理你們,就要來到我的蔭下尋求庇護;不然,願火從荊棘裏出來,吞滅黎巴嫩的香柏樹。』」

寓言本身很清楚指出,假若有識之士不願意關心甚或不參與政事,最後只會落在荒謬的人以謊言去管治。「你們若真的要膏我作王治理你們,就要來到我的蔭下尋求庇護。」(士九15)但荊棘怎能作樹給人遮陰?

經文的歷史背景,當時有名為亞比米勒的人,他得到自己的親屬幫助,奪得管治的權柄。他請親屬去問示劍的居民:「七十人治理你們好,還是一個人治理你們好?」他還提醒他的親屬和示劍的居民:「我是你們的骨肉。」(士九2)最後,示劍的居民因「他是我們的弟兄」(九3)便支持了他作王,甚至偷取廟宇中的銀子給亞比米勒雇用無賴匪徒跟隨他行事(九4)。亞米比勒亦將有可能分享他管治權的七十人殺害。

亞米比勒利用示劍人盲目的親族感情來得到王位,但在他管治以色列的三年內,他與示劍人也因利益關係彼此對敵,互不信任,大家以詭計相對。

上述的寓言和歷史情況,有多少與今天的香港和國內的政治情況相類似呢?

中共以「無產階級鬥爭」奪得政權,但70多年來,掌權者用權力打壓人民的自由,以「國家安全」壓制一切對政權不利的言論,其實是要保障自己的權力安隱。無產階級今日被視為「低端人士」,被趕離北京,權力的核心城市。

中英談判香港前途,為得到國際的支持,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現在郤被視為歷史文件。承諾「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普選等,今日已變成「一國一制」,西環治港,有籂選的選舉。多次釋法,已將《基本法》變成次等,只有人大釋法或「一言九鼎」才是法律。

在國內為確保自己的權力,異見者被囚、被自殺、被軟禁、被失踪⋯⋯。在香港,雖沒有殺害異見者,但為確保權力的穩固,DQ民選出來的議員,更以政治審查和剝奪政治權利,阻礙一切反強權的人。在這幾年間,特區政府更透過法律,將不少異見者打壓入獄。

3年前的「雨傘運動」,除警察外,黑社會也加入驅趕示威者。新界東北的發展,更是「官商鄉黑」的勾結。

掌權者能確保自己的權力,除強權外,也要靠一些為政治利益的人的支持。建制議員為確保自己的利益,要得到西環的祝福,支持立法會成為橡皮圖章,也為使自己收取議員薪津而必然出席議會,將議事規則修改,使立法會失去了監察政府的功能。這些議員一方面厚顏支持政府無理的施政,但有時自己利益可能因支持政府而受到挑戰時,便詭詐的默不作聲,不得罪政權,也不致失去市民的支持。從最近律政司司長僭建一事,建制議員所表現的,我們便便可以明白了。

荊棘豈可作樹給人遮蔭?強權怎會考慮市民的利益?

經過這幾年的政治打壓,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聲音進入了低谷。聽到不少人有移民的念頭。大學本來是培育對社會有承擔的地方,但最近連學生會也無人樂意承擔。今年3月有立法會補選,由於政府無理剝奪有志青年的參選,有不少人甚至提議杯葛選舉,稱這補選是偽選舉,而且就算四席補選都由非建制人士勝出,在議會也發揮甚麼功用。如果我們真的這樣想,那正好中當權者的計謀。「約坦的寓言」提醒人不要放棄。回歸後的立法會從開始便存在着不公平和不公義,非建制人士雖得選民支持,但永遠是少數,也不能改變政府的施政,但我們仍積極的參與,沒有放棄。民主的道路是艱辛,有進有退。雙學三子及雨傘運動被提名參選諾貝爾和平獎,雖然未必得獎,但也肯定了和平爭取人權民主的成果。

很欣賞香港眾志的年青人,包括羅冠聰、周庭等人,不論是個人或組織,雖然被人DQ,甚至組織註冊也受到難阻,但他們仍無畏無懼的堅持他們的原則,「民主自決」是市民應有的權利,不容當權者剝奪。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