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厘米的感動

「一厘米的感動」
由兩個好朋友所開的Facebook專頁
機緣巧合,有幸在這裡分享信仰上的小反思
歡迎留言討論:)

若然上帝使我不信

圖片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branches.ministry/photos/a.565208470174251.135899.564533730241725/806786546016441/?type=3&theater

圖片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branches.ministry/photos/a.565208470174251.135899.564533730241725/806786546016441/?type=3&theater

昨天做Freelance,認識了一個返了教會很多年、熱心事奉,卻跟我說「我返埋呢個星期就唔會再返教會喇」的基督徒。

我沒有特別追問他原因,他卻對我說了一整晚。由自身在教會內的經歷,說到為甚麼教會不允許人穿短褲,再說到他認為教會這麼積極擴堂是為了養老⋯⋯ 他所說內容幾乎涵蓋了七至八個信仰話題。

「最近我發覺,星期一至六係完完全全經歷到神嘅恩典,但星期日返到教會呢,就無啦。重有呀,我平日星期一至六遇到嘅人都好好人,惟獨是星期日教會裡面嘅人係最仆街!」

我覺得很有趣。

「就算我當同性戀呀婚前性行為呀呢啲真係罪,咁我想問,呀執事,你有無驕傲貪心狂妄自大等等呢啲罪?你又有罪,佢又有罪,咁點解你可以事奉佢唔可以事奉?」

係喎,點解呢?

「聖經話信而受洗嘅就必得救,你叫啲人唔好著短褲呀,唔好一男一女去旅行呀,唔好結婚前搞嘢呀,我想問呢啲同得唔得救有咩關係?我認架,如果有條女著短褲我都一定會想望,但大佬我控制到自己架嘛,我知道我而家做緊嘢就唔會去望啦,教會啲人如果真心返崇拜,咁佢又為咩要望?你話人地著短褲會絆倒人,咁同你話人地著得少就會被人強姦有咩分別?」

有道理啊,我不禁暗笑。

§

不過,寫這篇文章並不是要指出教會有甚麼問題,因為有人聚集的地方就必定有問題。而且說出教會問題的大有人在,很多話題都已被熱烈討論過了,我再寫意義不大。

我只是在想,若然我信耶穌,但耶穌說愈信得深、愈貼近祂,祂反倒要我看清信仰上的盲點,甚至使我成為不信;若然耶穌叫我離開教會,從此以後腳踏實地在塵世生活,就像我新認識那位基督徒一樣。

── 那我該如何選擇?

先不要否定我的假設說「上帝不會要人離開信仰/教會」之類的東西,你不是上帝,你怎麼知道呢?再說,上帝給每人的召命都是獨特的,也許「不信」是召命之一,Who knows?

我想起了不久以前的電影《沉默》。我沒有看過,但我知道裡頭有著富象徵意義的一幕 ── 傳教士被逼踐踏聖像以表示棄教,但最後竟然有(上帝的)聲音叫他們繼續踏下去,「踐踏我吧!這樣你就與我同在了!」(如有錯誤請更正)

我又想起了《循規踰矩》中的故事〈尋信〉。一位熱心服待主的銀行家被祈禱祝福後,猛然由信變為不信。但他的不信卻叫他變賣一切財富送給窮人,又為孤兒寡婦發聲爭取公義,實踐出耶穌的教導。

兩個故事內容不同,意義卻相近:由崇拜變為踐踏,由信變為不信;然而,這樣行卻成全了上帝的意思。

多麼引人深思。

如果是你呢?

如果你相信上帝,在經歷祂的一切恩典與豐盛之後,在返了十多年教會感受過一切美好與荒謬之後,在曾經火熱事奉追求信仰又經歷過高山低谷之後,

祂要你離開教會,甚至使你變為不信。

你會繼續做一個有名無實的「基督徒」,還是頭也不回地離去?

§

最近我在想,如果我在教會事奉再也實踐不了信仰,如果返教會再也感受不了愛卻只感心傷,反倒在外面的世界能夠再次經歷上帝,更確切找到我的使命,

我該如何?

思考了一段時間,我會給自己這樣的一個答案:

返不返教會,或是相信不相信,都不是重點。
重要的是我帶著在這些年來在信仰歷程中所學習領受的東西,一直往前走。
跟隨著自己的心去做每件事,「在乎當在乎,行於所當行」。
因為,無論返不返教會、相信不相信,就算我有天發現根本沒有上帝也好,
耶穌的教導早已經在我心裡。

(當然這樣說是很屈機的,因為林鄭都聲稱參選特首是神的旨意。但信仰就是這樣弔詭,你永遠無法知道你的決定是否有上帝參與其中。)

§

「你係天主教徒?」有一次我問同學。
「表面上係,實際上唔係。」

我點點頭。

隔了兩秒,他補充:
「應該話,表面上唔係,實際上係。」

我倆對視而笑。

***

延伸閱讀:

1.【信仰百川】內關於電影《沉默》的文章

2. Charis Hung:〈每個基督徒也該《循規踰矩》(五)──不信才是信的開始〉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