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淇:當年脫去的衣服要一件一件穿起來


Isaac Goh 2017年10月31日

800full-qi-shu

在網上讀到關於舒淇的新聞,對她的一句話印象深刻和引起我的共鳴。舒淇公開地表示:當年脫去的衣服要一件一件穿起來。

提到舒淇,相信許多華人讀者並不感到陌生。

舒淇,童年時代由於家境貧寒,成為業餘模特。 1996年從台灣到香港發展,被王晶發掘,主演三級片《紅燈區》、《玉蒲團之玉女心經》等,一脫成名。後來接演爾冬升的《色情男女》,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最佳新人兩項大獎,成為香港電影史上唯一一位拍三級片獲此殊榮的女星,舒淇是由三級片演員成功轉型的典範。之後的舒淇从《风云》《玻璃樽》再到《夕阳天使》和《美人草》,舒淇彻底摆脱了脱星的称号,彻底成为了一名演技派女星。她近年不再像最初那样只滥接香港商业片,而有选择地尽可能接演三地文艺片,数量减少,但质量有了明显提升。而舒淇於2008年擔任第58屆柏林電影節的評審委員。並於2009年擔任康城影展的競賽電影評審委員。

舒淇已是當今一位有名的國際藝人和實力演員。雖然如此,仍有一些人依然對舒淇有種「耿耿於懷」的印象,這種印象無法擺脫人們對於她曾是脫星的過去,尤其是在華人傳統的保守思維下特別在意有關「犧牲色相和肉體」,被視為一種難以磨滅的恥辱,沒有尊嚴和難以抬頭的曾經。換句話說,人們對於舒淇的這種批判性印象往往是源自於一種道德批判,將她的過去行為做出道德上的判斷。我相信許多曾是脫星的女演員都或多或少經歷過如此的處境,而往往選擇去遺忘和避免去觸碰這段不光彩的過去。甚至有些成功擺脫脫星的女演員會選擇在成名之後隱退演藝圈而成立美滿家庭,希望可以逃離大眾再次對她們過去的回顧。

當讀到舒淇上述的那段自白後,我個人認為這句話說出了一種承擔的勇氣,並積極地回溯曾經不光彩和難以抬頭得過去歷史。對於一名曾是脫星的演員來說,再次提到「脫」這個字,或是再次被人問起「脫」的時候,心裡肯定不好受,甚至讓她想起那段不想回顧的歷史。但舒淇並沒有逃避,反而自己坦誠地說出了本身的「脫」,不會再次因為當年的「脫」而無法抬起頭,而是「將這些脫去的衣服一件一件穿起來」。有時候,人生的現實或許叫你低頭,而低頭只是一種手段,一種過程,但人不能永遠做低頭的事情,而在低頭的付出代價之後仍然可以有尊嚴。

過去的「脫」並沒有由於她現今的成名而一筆勾銷,而是需要時間和過程去承擔結果。舒淇曾經公開地談論她與黎明的感情所承受的傷痛:黎明的家人無法接受舒淇曾是脫星的背景和形象。這是她所需要承擔的後果。因此,現在的她認為需要一件一件的穿起來,這也是在她現今所應該努力去做的每件事物的信念。過去的錯誤選擇,讓她對於現今所做的決定更加謹慎,也讓她更加珍惜現在有領受的恩惠。也許我會問:如果當年的舒淇沒有走上脫星的道路,今天的舒淇會是一個怎樣的舒淇?我相信除了上帝,沒有人知道如何回答。

我之所以也有深刻的感觸和共鳴,是因為我也同樣有「不光彩」的過去,難以抬頭的曾經錯誤選擇。即使它都會隨時間慢慢過去,但都不希望回溯和重提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也想起了耶穌兩位出色的門徒:彼得和保羅。他們都擁有一段叫他們無法在人面前抬起頭的往事:前者曾經三次否認耶穌,後者曾經逼迫和殘害耶穌的門徒。而尤其保羅在其給教會的書信中不時重提他過去的往事,並大力地見證了上帝的恩典。

「當年脫去的衣服要一件一件穿起來」並不是一件可恥和不可能的告白,反而它表達了一種不應該被貶低的勇氣和尊嚴。這是我會給予舒淇這句話一個「贊」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