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2046》永遠的結局 一、

2046-1

這一刻周慕雲站在門外,他沒有進內。他應該是發現了什麼吧?他身雖站在屋外的迴廊上,但他看到的可會是在高速行走著的2046列車中,晀望窗外不斷往後流逝的街境?他發覺原來自己一直也在這列車中吧?這可會是一個能再選擇的玄機?

 

*******************************

 

“只要搭上了前往2046的列車,人們就可以找回失去的記憶。沒有人知道這是否事實,因為從來沒有人可以離開2046。”

現實生活中的周慕雲也正搭上了這列車,向著永遠已失落了的過去進發。這傳聞是真的,人在2046中永遠也不 能離開。原因不是這列車有什麼囚禁着任何人,而是當一個人選擇了上2046,他已經是一個在塵世間再沒有可容下己身的人。而事實上也從沒有人見過再願意下車的人。這段永恆回轉的旅程出發點不是在列卡閘門開啟一剎, 這決定性之開端是不存在的,因路是不經不覺的置身其中。

 

*******************************

 

世界末日中的”街”,與2046一樣是沒有人離開過的國度。在這裏時間停止,在這裏記憶是不容許的。在這裏 全是沒有影的人,人與自己的影分離了就再也不能回到現實。在這裏的人愛是不能但也沒有所謂痛苦這回事。每天的作息叫人填滿了時日但不能叫人充實,因他們只是單純的”作”而以。一個人既選擇了進入”街”中,總不會是無原無故,每人淮會有情非得意的處境吧?

 

*******************************

 

現實中的周慕雲回港後生活困難,開始了其色情小說的生涯。因工作的需要接觸的大多是醉生夢死的酒色之徒,他很快就適應了這生活方式。不再對任何人有情義責任,這段生活叫他從過去的羈絆中喘息,得著片刻的寧靜。

一天因探望朋友的關係,他再遇上了2046這房間號碼。它喚醒了周慕雲不少的回憶,惜日日以繼夜寫武俠小說的熱情和當日的…..。他決定搬進這空置房間。

 

*******************************

 

每個決定要出發往2046的人,無非是為了尋回失去了的回憶。因為放不下過去,他們的生命不能踏前半步。前 往2046的列車正是為這些旅客服務,列車上的服務員能夠照顧到他們任何需要。理想的剩客每天應只顧慮著身體上自然誘發的慾望,這成為每天的唯一目標。追遂著過去的人,不應為明天某些目標而努力。任何叫人與此時此 刻掛鉤的工作也不設合主題。每天只追髓着這身體的慾望而脫離了一切脈絡,身體雖是很接近但精神上卻沒有任何接觸。

 

*******************************

 

關於世界末日的”街”應該從那裏說起?要明白”街”就要了解其時間,關於時間就要從工作說起。在”街”之中是有晝夜四季之分,但這裏卻與現實世界不同。世界末日的時間是沒有歷史性的,這是永恒的國度。 換言之,生活其中的人需要籍着工作去消磨時間,為着降臨到此時此刻的今天工作。這樣的生活中過去不再重要,因此影子反成了在”街”生活的障礙。所以執掌”街”之門關鎖鑰的房東會為進入”街”的人把其影子分離。失去 影子的人不能再在原來的世界生存,但換來的是這再沒有”失去”的國度。

 

*******************************

 

因為2046號房正裝修的關係,周慕雲入住了鄰邊的2047號房。最終2046號房卻變成由一個美靘的女子 白伶搬了進去。白伶一向追求者眾,態度也非常高傲、暴烈、難馴。但不久周慕雲就得著了接近她的機會。最初由 言明只作相伴喝酒的朋友,發展致床上的關係。對周慕雲來說,這遂步接近的過程他有相當的經驗。對白伶亦然, 但這親蜜的感覺她總抗拒不了。白伶在感情上從來也要當勝利的一方,以其姿色為本錢去保護自己免受傷害。但再 高傲,芳心總有所依的一刻,面對着不為任何關係負責任的周慕雲,她明白留不着他。但比起面對將來失去的恐懼 ,她更害怕失去這一刻的温暖。一個人越是著意保護自己,往往在情感上越覆水難收。白伶對這感情全情投入,但周慕雲處處避免欠她任何人情。 這放置在不隱定基礎之上的關係,一但由彼此歡愉變得蘊含半點誠諾就要告終。白伶用盡辦法去維持這平衡,但過 程中尊嚴被踐踏殆盡,也只有離去。

近日周注意到房東的女兒靖雯一些奇怪舉動,她不時喃喃自語的讀日文。後來她告訴周,其男朋友是日本人。因父 親極力反對,父女多次鬧翻。兩人被迫分隔兩地,只暗地以書信來往。可能因明白被別人壓力分開的感受,周主動提出用自己的名義去收寄她兩的信,好叫她能瞞天過海。

彼此認識深了,周慕雲開始發現了和靖雯一樣的寫作熱情。交流多了,她更不時充當了周的助手甚致代筆。久遺了 的真誠友誼,這個夏天是他有史以來最開心的一個。發展到一個地步,他開始向對方作了些表示,靖雯卻迴避了。 這不經不覺蘊壤的情誼,不知道她發不發覺。似曾相識的情境,鉤起周段段過去。一些過去一直藏在心裏的問題,他開始再度思索。經靖雯的鼓勵下,他開始寫一個關於離開2046的故事。他開始幻想自己是一個日本人,身處 在離開2046的列車中,原本是為了追尋一段失去了的回憶。

 

*******************************

 

2046的故事主角是個日本人。他曾經愛上了一個人,但一天她走了。他以為對方會在2046等他,但結果找 不到她。於是他踏上了離開2046的旅程,踏上了這回程的2046列車。他很想知道她喜不喜歡自己,但始終找不到答案。她的答案就像一個祕密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一個人要離開2046需要多長的時間?沒有人知道。理論上人應可以輕而易舉地離開,但往往人可能需要很長的 時間。他需要付上很大的努力,甚致會遍體鱗傷。在列車上他遇上了一個遲鈍了的機械人。列車上衆多當服務員的機械人之中,他覺得她和當日的她很像。在漸生情縤之下,他開始想從這個機械人身上找當日得不到 的答案。

 

*******************************

 

來到這裏他被迫與自己的影子分離。沒有身體的影子不能久存,沒有影子的身體沒有記憶。因此影子雖被房東監禁着,但他倆卻暗地裏計劃離開世界末日的街。

他開始了在街的生活,被分派的工作就是在圖書館裏”讀夢”。在街中四處也生活着純良素食的”獸”,讀夢就是 把一個個寄存在死去了的獸的頭骨中的”夢”釋放出來。初初學習讀夢是一件傷神的作業。在圖書館中有一名女管理員負責指導和協助他的工作。圖書管理員的工作很簡單,在他順利掌握讀夢的竅門後,剩下來只有整理那遍滿牆 櫃的獸頭骨和預備兩人份量的午餐。不知這是否街中的人的特式,管理員談吐很和藹,但溫和的淺笑下仿彿對一切深刻的情感沒有太大反應。這大概是不久之後,自己的影子去逝之後的模樣,沒有激情也沒有傷害的模樣。就這樣 他倆每天有規律地相處,過着平淡時光。

在世界末日中,雖有四季甚致星期之分,但卻沒有所為經一頁頁剝下而前進的時曆。他每週末就利用這工餘的時間 ,行遍整個街。把地形一一記下,繪制地圖,去找世界末日的出口。在定期容許探訪自己的影子的時間,他們瞞著房東商討返回現實世界的大計。

 

*******************************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