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東邪西毒》歐陽峰的宿命

王家衛

「很多年之後,我有一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好毒,只要你嘗試過什麼叫做嫉妒。我不會介意其他人怎樣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王家衛經年製作的電影《東邪西毒》,開首就是歐陽峰這句倒敘的讀白。雖叫《東邪西毒》,但正確點說這是西毒的故事。王家衛從金庸原著小說中再創作,把歐陽峰這匪角的人性細緻描繒,將其性情的發展靡靡道來。年青的歐陽峰因為年少的雄心,失去了心愛的女人。在她由愛侶成為了其嫂子的那一天,他離開了家鄉白駝山。自我放遂十年在大漠邊沿,經營著只為金錢的殺人買賣。不變的酷炎,只有風由北來致西去叫人感到時間流逝。不斷重複著的生活,已平靜下來的內心,能否就此終其一生?在這大漠的旅館中,歐陽峰遇到不小過客,一個個的衝擊著他已成規律的生活,是心如止水還是波濤難伏?每年立春後驚蟄之時,到頭來又只是她…

每年這個時候有一個朋友叫黃葯師都會來探望他。歐陽峰每年都在這時等候,因為他知道黃葯師毎年來之前都見過她。今次還帶了一件手信,一瓶飲後能叫人忘記一切的酒。「我有一個朋友說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得太清楚,如果能夠把一切忘記每一天都是新的開始你話幾好呢?」這晚黃葯師把它飲下一半,而歐陽峰卻滴酒不沾。整晚他看着黃葯師好像開始什麼也忘記了一般,跟著天未光他就不辭而別。

每年桃花盛放之時黄葯師也會在探訪歐陽峰前與其嫂子相會。這約會全是為了歐陽峰,每年她也從其口中得知歐陽峰的近況。今年看來將會是最後一次,因為她得了重病。這些年來她也期望著黄葯師能私自地告訢歐陽峰自己的所在地卻白等了,因黄葯藥師沒有違反了對自己的誠信。不知道愛情是否有勝敗之分,黄葯師以局外人的生份旁觀著這兩人的愛情角力。黄葯師問:「我一直以為你們會在一起,為什麼不嫁給他?」她道:「他沒有說過他喜歡我。我只希望他說一句話,他卻不肯說…他太自信了,以為我一定會嫁給他。誰知道我嫁給了他哥哥。…」蹉跎半生,只等一句說話。最後這女子在死前交了這瓶 “能叫人忘記一切的酒” 給他,要送給歐陽峰。這年在大漠與歐陽峰相會的時候,他喝下了這瓶叫人忘記一切的酒,從這天起他選擇忘記過去生活。

一年過去,這年黄葯師沒有到訪。再過一年,歐陽峰收到從鄉下白駝山寄來的信,得悉其嫂子已死。他知道黄葯師不會再來。這一晚,歐陽峰開了這半瓶黄藥師的手信。飲盡後才發現,所謂 “能叫人忘記一切的酒” 只不過是其嫂子給自己開的一個玩笑。因為人要是越想知道自己是否已忘記,只會越記得清楚。其意願深慮,兩人愛恨的糾纏由此可見。「當你不能夠再擁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我是孤星入命的人,從小父母早死,只好跟著哥哥相依為命。可能因為我是孤兒,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拒絕別人。因為這個原因,我再也沒有回去…其實那邊也不錯,可惜已經不能回頭。」故事說到這裏,背境奏著的配樂名為“真相”,這讀白正剖白了決定他一生命途的真相,因他不自覺地決定了自己的命運。自小失去父母嘗盡人情冷暖,可能鉻印太深也可能不自覺地習得了一套扭曲了的生存之道。他遇到事物的第一個反應只能先叫自己不會失去。當面對情感就變成不表露不爭取,叫自己沒有會被拒絕的機會,就此斷送了一段牽弦半生的情緣。命途因此更拼命地往歧道裏鑽,越走越不能回頭。當一個人的遭遇叫他相信了悲況為世間的一切,因創傷深了永遠也不擺脫不了失去的陰影,眼底下只看到生命處處也充斥著受傷害的可能性。當世情叫他越是害怕面對失去,命運已注定他只會畢生與過去相伴,他會繼續失去。「很多年之後,我有一個綽號叫做西毒。」王家衛就這樣刻劃出歐陽峰之「毒」的原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Qp5hXZVtMA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