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與非基督徒結婚?Hey Bro, you are not alone; we all know that feel.

昨日有機會參加大學同學的婚宴。無獨有偶地,在這批大學同學(大約25-30人的人數)中,連我在內竟有多達五人為「基與非基」的組合(而眾多組合中只有我是基督徒),真可算是不小。

我的那些大學同學嘛,都是典型的人生勝利組。座席中的老公ABC(還有一位老公D是日不在場),有博士有老闆有工程師。這可精彩了,這班擁有高學歷高智兼有強烈獨立思維的人,就耶教「信與不信能否同負一軛的問題?」展開大戰,你一言我一語(真怕悶倒在席其餘不干事的人)。作為「非基」的他們,面對「很想你返教會的另一半」、又或是「很想你返教會的教會傳道人」的種種事件,又有什麼想法?我們不妨看看。

「她團契的人還好,反倒是傳道人,每次總問她『咦你老公在哪?』最後我老婆忍不住說了一句『我信耶穌不關他的事』,自此以後就沒有人再敢問她了。」老公A道。

「其實視乎另一半本身和她在教會中最親密的團友看法。如果他們態度大致可以,其實問題也並不那麼大的。」老公B道。

「弊就弊在我老婆很想我信,總和我爭論一大堆信仰問題。其實為何上帝要創造一大堆罪的陷阱予人?而明明上帝就是全知全能、那我的一舉一動他不也是已經知道?又何來自由意志?我還真的不能叫我信服,叫我如何相信?」老公C說得理直氣壯。

至於我,面對老公ABC的種種,忠實地下了這樣的結論:「我覺得信耶穌需要一個click。若果你還未被上帝click中、那就別信(我還真的是『傳福音倒米大蟲』)。上帝只要求我們忠實的做自己、忠實的相信他;不是因為社會壓力、更不是因為另一半要求而相信。」

「那當然!」老公ABC齊道。

但老公ABC,你們知道嗎?你們真的很幸運,有一個願意不太Chur你返教會、不要求你相信上帝的老婆。你們又知道若果你的另一半越投入教會,他所面對的壓力便會越大嗎?你知道在教會章則內,寫明「不得與非基督徒結合」嗎?你知道若果傳道人沒有一點傲骨,若他為你們結婚做訓勉,會隨時惹禍上身嗎?你知道若果教會的弟兄姊妹不甚開明的話,可以連你們的兄弟姊妹也拒絕去做、甚至拒絕去飲宴嗎?若果你老婆沒有些少獨立思考,也許一早就放棄這段關係了。

真希望你們了解這些後,會更愛你的另一半,她可是犧牲了很多很多,去成就你和她的愛情的。

而,經過這場討論,身為「基與非基」組合的我,竟大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曾經,與未信者一起的我,常常會想「難道只有我一人認為教會有問題嗎?」那種孤獨感,幾乎要吞噬我。其實,教會能否不要讓這些「基與非基」組合完全隔絕?一位未信伴侶的存在,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因為愛他、尊重他;而他未信的原因,也只是因為他「未被上帝Click中」而已呀。

你們面對這一切一切的難題,我都明白的。我只想拍拍你肩頭,說一句:「Hey bro,you are not alone; we all know that feel。」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