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與你與我都無關的《天堂小屋》

-100%+
photo credits to: http://cncdn.gospelherald.com/data/images/full/23469/image.jpg

photo credits to: http://cncdn.gospelherald.com/data/images/full/23469/image.jpg

(內含劇透,請留意。此文章只針對電影,與書無關。)

在電影院中看見《天堂小屋》的trailer,感覺蠻不錯。
似乎是套催淚的電影。
我喜歡催淚的電影,喜歡在漆黑中默默落淚的感覺。
我想,人類都需要眼淚釋放情感。
只是生活並沒有讓你流淚的縫隙。
所以久不久看看這類電影最好不過。

雖然我事前已知道高主教大力推薦這戲,但無損我觀看這戲的雅興,因為我想他可能只是獲邀宣傳,電影和他並沒有關係。(但我錯了,沒想到電影還真的找「對」了人宣傳。事後聽講影音使團也很推薦大家去看啊。)

完場後,我和男朋友四目交投。
「你覺得點?」
「我好憤怒!」
這是我們的第一身感受。

讓我先大概講講這是個甚麼樣的故事。

男主角擁有一個悲慘的童年,他的父親表面是一個很好的基督徒,但暗地裡常酒後虐打他和母親。化身為鄰居的上帝告訴他,那不是真正的愛,一個父親不該如此對待家庭。
在某個祟拜的週日,男主角出去懺悔,他說他無法阻止父親醉酒傷害母親,無法保護母親,他感到抱歉。於是這事讓教會的人知道了。結果男主角在滂沱大雨的晚上,被父親拉到外面用皮帶暴打。
鏡頭一轉,男主角把毒藥加到父親的酒瓶當中。(我想他大概殺死父親了吧)
他不再信神。

尚幸男主角的不幸沒有延續到成人,他擁有幸福婚姻,並且有三個可愛的兒女。他們一家常上教會,但他並不投入,他只是陪伴虔誠的妻子。
好景不常,一次露營中,他最小的女兒被變態狂魔擄走殺死。從此他的家庭出現裂痕,他們再無法歡笑,並且間中男主角會回想起童年的那段往事。

有一天,他收到來自上帝的信。上帝邀請他到小女兒被殺的小屋相見。
他去了,在那裡,他遇見了耶和華、耶穌以及聖靈,並且和他們同住一段日子,經歷了種種。
一段時日以後,男主角重新明白到上帝的愛以及自己的自大,他選擇了謙卑降服在上帝的面前,並且學習寬恕殺掉他女兒的那人。
從此以後,他的家庭被修復,幸福快樂地度過餘生。

對於基督徒,我覺得這實在是個熟悉得無法再熟悉的典型見證。

1. 因著種種原因不相信或不認識神。
2. 上帝介入人的生命,遇見神。心結被解開。
3. 從此人過得正面而愜意。

……

很基督教的見證,但這戲卻比一般見證更無意義。
你和我明白,上帝並不會如此活生生的和我們同行。你不會看見祂,你不可能指著祂來罵發祂的脾氣,當然,你更不可能吃到祂為你弄的甜品,更不要說耶穌親自拖著你的手在水面上行走。

男主角的傷痛非常實在,那是發生在你和我周遭的事,甚至是發生在你和我中間的事。
但男主角得到的那份救贖,卻是如此無力及欠缺說服力,甚至令人憤怒。

「如果神今日真係咁出現喺我面前,我仲可以見到死左嘅親人喺天堂幸福咁笑,我都咩都得啦。」
「但聖經講左架喇,今日睇唔到但又信嘅人係有福架!」
「咁我寧願少啲福氣,我要見上帝。」

撇開那不可能發生的劇情,電影想嘗試探究全能全知全善的上帝為何容許苦難發生。
電影的回答是:

(一) 上帝愛世人,無意要人受苦。人受苦緣於罪。(信就繼續信,唔信就繼續唔信。電影並沒有提供甚麼證據或出路。)
(二) 上帝不會停止罪惡,並不是因祂無能,而是祂讓人享有自由。(這個論點我接受,見〈為自由,我寧願承受苦難。〉)
(三) 人並非全知,沒有資格作出審判。你的善可能是別人的惡,只有上帝才能擔當審判者。(所以始終是一言堂啊。)

另一議題則是寬恕。你要寬恕人,因為:

(一) 恨人只會侵蝕你的內心,最終受苦的是你。(但我想勉強自己寬恕何嘗不是另一種折磨?)
(二) 學習寬恕,其實是放過自己。(其實放過自己有好多方法的。)
(三) 上帝不願懲罰任何一人,因為每一個加害者可能也是受害者,並且大有怨怨相報何時了的味道。上帝想做的是拯救每一個人。(假如有加害者並非受害者呢,需知道有些人作惡只是出於自私啊。)

嗯。都是些老掉牙的話。
我沒有說那是錯,只是電影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並沒有甚麼發人深省或深刻的洞見。
所以,要是你想更鞏固或加強自己原本的信仰信念,但看無妨。
但若你想尋找更多,恐怕就要失望而回了。

男主角由天堂小屋回到現實時,電影運用了非常老土的接駁方法讓他回到現實。
就是把男主角的時間撥回他到小屋前的時間,彷彿小屋的一切都是一場夢。
男主角堅信那是真實的,旁白說孰真孰假並不緊要,重要是他的生命從此不一樣了。

男朋友:「會唔會其實係個導演想帶出,其實男主角根本無去到小屋,一切只係喺男主角嘅腦海發生。係佢重新思索返上帝同佢嘅關係。」
我:「哇!如果係咁,套戲好似會無咁爛。但我覺得套戲無咁深。因為一個人成幾廿年都諗唔到嘅野,又點會喺短短一程車諗到?唔太make sense。」

男朋友:「你估下男主角個朋友其實係咪上帝嘅化身?」
我:「點會呀。佢一直都係主角身邊喎!」
男朋友:「都得架。神成日都話佢一直喺我地身邊架啦。仲話同我地係朋友!」

看完這戲,我了解到男朋友真的是個想法奇異的人啊!並且每每可以為電影add value。

不過話分一頭,我也不可以說這是套爛戲,我只是覺得它沒有新意,宣揚的也繼續是教會的那套而已。但它有些細緻的地方做得不錯。

比如它把神具象化成了三個不同形態的人,但又巧妙地不斷強調他們是三為一體的。像我頗欣賞男主角質問上帝不是一樣在耶穌釘十架時離棄了祂嗎。上帝卻舉起手展示釘痕,說祂沒有離開,祂其實與耶穌一同同釘十架(聖靈的手也同樣有釘痕)。
又例如上帝的形象在戲中可變男可變女,說出上帝其實並不受性別所規限。

最後,我並不推薦大家去看這電影,因為真的是相當沒趣喇。
完。

延伸閱讀:〈為自由,我寧願承受苦難。〉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P74OQ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