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雅歌》扭鬥

原刊於正點讀經Walk Thru The Bible,2017年10月19日

《雅歌》糾纏多年,過程是痛苦的。
 

愈深入硏讀這書,看到的釋經的問題更多,要不斷調整對這卷聖經的看法。《雅歌》作為密契靈修學的進路失去釋經基礎,甚至未婚的基督徒親密的底綫也受到挑戰。

但也令我振奮的是,對《雅歌》重新的硏究,確定信仰生活不能缺了這卷書。

最初,少年時代,從培靈會夏令會講道聽來,學到的,《雅歌》是是所羅門王寫的一首滿溢了「靈/寓意」的詩,象徵基督愛教會。看了一些解經書,覺得倪析聲最有亮光,講到基督徒怎樣一層一層的進深,經歷與基督的聯合。聽聞寫《滴蜜》和《愛主》的繆安信講《雅歌》有亮光,能使聽者「浸淫主愛中」,可惜無緣領教。

後來,讀神學,搞懂了什麼是寓意解經,學習了「文學-歷史釋經法」。神學院課沒專題硏究《雅歌》,舊約導論一筆帶過算了。

牧會時,主日崇拜不會講《雅歌》,主日學不會教,查經班也不會查。但我沒放下這卷書,見到論述或註釋《雅歌》的書都不放過。常帶著心中釋經的,神學的,靈修學的問題去讀《雅歌》,尋求它的回答。

道聲出版社出版了周聯華牧師翻譯的《雅歌》,教我耳目一新。他的譯筆,書中的插畫,並不迴避露骨的情愛場面。其中一句經典的「你的眼神脱卸了我的衣衫」,教「老實基督徒」不欲觀之矣。幸虧他老人家江湖地位高,沒有衛道之士敢公然罵他。(後來,他的《雅歌》注釋出版,循情詩的主題和格局作文學性的詮釋。可惜,他還不能給我解答一些經文結構上的疑問。)

1996至97年任神學院駐院學者,搜集到Marcia Falk在1990年出版《雅歌》的翻譯和詮釋,她把經文分拆為31首短詩,推翻了Cheryl Exum1,Marvin Pope等名家之見解。她認為《雅歌》是一本經「情詩集」,沒有「故事佈局」,第一章到第八章不是線性發展。人物(角色)既不固定,場面也不統一……

Marcia Falk不是唯一持此見的作者。難道《雅歌》如楊牧谷說,可把它一章一章剪下來,隨意併凑也可合成一書嗎?

就我來看《雅歌》,雖然不是一個「故事」,但也不致於如此散亂,至少,把這些情詩結集成書的人做過些工夫。

退休後,開始從靈建(Spiritual Formation)的角度去看智慧文學。暑假,在加拿大四天的火車旅程中,思想靈修學中,「曠野」和「花園」兩個母題(motif),在《雅歌》都有。歷代的靈修大師,如伯爾納,大德蘭,十字約翰等都曾廣為引用《雅歌》的場景和意像,用作建構靈修學的框架和材料。

那位靈修大師,屬靈經驗多超拔也好,見解多經典也好,他必須能以合理的釋經來折服我。他們説的《雅歌》中的「神婚合一」,是默觀的圓滿境界。我必須整理一下他們所代表的「寓意」解經法,是不是仍可用在《雅歌》?

寫「靈修學我見」和「雅歌」系列,沒有把參考書帶在身邊,加上自己不是靈修學家和聖經學者,把淺見寫出來,是希望能在與經文扭鬥中,把我讀《雅歌》走過的路與愛讀經的朋友分享。


  1. J. Cheryl Exum的《雅歌註釋》在2005年出版,Marcia Falk 寫書時只根據報Exum 70年代發表的論文。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