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重鈞

只是個傳福音的普通人
http://ckchan.hk

致善樂堂會友,有關林牧財政事宜的審察

近日再檢查林國璋案的事件細節。知道善樂堂將林國璋牧師掃地出門的原委,主要是財政方面的指控。

筆者日常做經營和行政工作,經常參詳商業事件細節。這件案筆者參詳細察過幾份主要由善樂方面發表的控罪證供,細察林牧在當中是否有失德實況。在這過程中看到一些亮點,是以撰文一篇,祈讓善樂堂的會友參考一下。
本篇用意並非提供法律觀點。只是提出一些財務上的考慮讓會友可以參考。
有關善樂事件的詳細 Timeline,請參前書(連結)

而筆者的角色是獨立調查者。非因受邀於任何一方而撰文。以往與陳龍斌牧師、林國璋牧師皆曾接觸與對話。曾諧同女友到訪 UCC,未曾到訪善樂堂。

當中最具體有關於「其中涉及利益衝突之嫌」「角色衝突之嫌」「導致本堂面臨法律風險」(參嚴正聲明一(連結))的控訴的相關內容,是來自 (1) 527 善樂發佈會(連結)與 (2) 1016 善樂公開信一,和 (3) 最新發表的1123善樂嚴正聲明三。

參考三分文件,善樂對林牧的主要訴求如下:(標題請參補充資料)

√ 為有討論2018.05.27
善樂發佈會
2018.10.16
善樂公開信一
2018.11.23
善樂嚴正聲明三
1. 簽支票問題√(一)
2. 租務√(二)√(一)√(一)
3. 守護兄弟行動√(三)√(四)√(四)
4. 圖書√(四)√(三)√(三)
5. 車資+膳食√(五)√(二)
6. 花牌√(八)
7. 其他收取的奉獻√(五)√(五)
8. 稅務問題、薪金√(總結)√(二)√(二)

1. 簽支票問題

527 發佈會內提到,林牧為簽支票的最後署名。
由於支出往往並非單靠署名。而且需要整個會計制度支持。例如支票發出後,會計帳目、銀行帳目亦會有紀錄和知道。每張支票在支賬皆留底和隨時可按編號番查。而年期前後超過一年,是否這年內所有相關帳目在教會堂會會議全不知情,沒有檢查,亦沒有提出問題,或年度核數也沒有核對所有發出的支票?這也很難以置信。
支票不是單靠個簽名就可成事的。若是,那商業公司的會計職員大概也可以輕易虧空公款。
若非,這個簽支票的控訴,是否在不理實際行政情況下,暗示林牧濫用公款?
若無實際證據,可能構成誹謗,或以十誡的「以假證供陷害人」。

2. 租務

527 發佈會中,提到是故意以此作租金回饋牧師。講到好像實際不需要用到六樓。但這種講法需要證據支持,否則正常理解就是有用地方自然就交租。例如筆者在香港某地方租了商用單位,然後向法庭報稱是為了故意給租金回饋那個業主,實際上無需用地方。這種證供法庭會受理嗎?

二,「機會成本」的問題。例如若非善樂使用,林牧大可以將六樓轉租給其他租戶,取得市值 $40000 的租金收入。而因為善樂用 $7500 租了,使林牧失去了 $40000 的收入。有這機會成本,善樂堂的租金又怎能算做饋贈?

三,*自相矛盾的支票交收問題。筆者不是很明白,因為《527發佈會》和《1016公開信一》《1123嚴正聲明三》的證供不符合,有自相矛盾。527 聲稱是「故意為回饋林牧而設的租金」、「擔心董事收受利益」;而 1016和1123的對外公開信則稱「全不知收款人是林牧」。筆者擔心若非誤解,希望這不是已呈堂的證供,否則是刑事罪行。

四,租用了董事的物業,然後當是薪金的一部份。在常理下,也說不過去。
而實際上六樓是用了全層,而非只6C。HK$7500 亦遠低於市值租金。據坊間資料,該單位其他層數面積相約的租金約為 HK$40000;就算只計 6C 都起碼 HK$20000。這種與事實的落差,很難得到我輩中間派的同情和接受。

至於陳龍斌牧師在 527 聲稱這等於替林牧供樓,而這是送給林牧的饋贈,甚至將這二十年的樓價升幅也計算為善樂堂方面對林牧的饋贈,也太過丟人現眼,太過說不過去了吧。若是,那麼全香港過去二十年的業主,得到的樓價升幅都應該欠了他們的租客的吧。
按常理,租用地方是否等於替對方供樓,和租客根本無關。只應解釋,若如其聲稱為何沒有需要用到該地方,而勉強租用?是否對會友的奉獻運用不善?

3. 守護兄弟行動

筆者撰文之時《善樂嚴正聲明三》未發佈,及後加入《三》的參考。有關對阿水的資助,筆者未有細察。留待其他人討論。

而筆者只有一個提問。按(1) 《善樂公開信一》《善樂嚴正聲明三》是開始於 2015年2月 (2) 期間一直有會計帳目審核,堂務會議知悉 (3) 由教會非經林牧手轉交支票。
到兩年多後 2017.7 善樂堂始道出財政疑問。而疑問為對阿水的受助遠高於其他人。
筆者的詢問是,若阿水的資助明顯高於其他人而不合理,為何2015.2 – 2017.7 兩年多來皆未提出有異樣?這是否因為在善樂的 *往昔受助個案* 是否有其他案例?因為《善樂嚴正聲明三》只提供了該期間,並未提出其他時期。

原因是,機構資助往往受限於預算。同期個案很可能只能資助一個。但這不等於徧袒該受助者。因為當該個案完成,同一份預算可以資助其他受助者。

例如筆者自己資助機構事工,可能萬元以上的項目只能資助某間A機構,其餘的只能有較細數。但到該A機構完成,就資助另一間 B機構。這不等於筆者徧私於A或B。

而《善樂嚴正聲明三》提出阿水的資助遠較其他受助個案為高。這個證供是片面和有誤導性,因為可以是只因受限於預算 budget,而在其他時段有同樣或更高的受助者,例如同屬租金援助的個案的受款額就一定比較高。
而這樣就比較解釋到為何兩年多來一直堂會和會眾知情而沒有提出異樣。
因此,善樂堂大概需要解釋其他時段有沒有類似預算的資助個案。若沒有,這個證供才比較算有理解基礎。

有關守護兄弟行動。按 527,$4800 為買包和買粥的支出,而有關一萬元的其他支出,按林牧1007回魂日,林牧於橋底的探訪,一直間中有人問他取錢,亦有慣常團契飯聚。527中陳龍斌牧師的形容,這一萬蚊的不知用途,大概是這類飯聚和取錢的支出,或相關人士的醫療、牙科保健、打防疫針等的支出。這種支出做過類似工作應該能理解。

而有關八達通。527中提到「入落同一張八達通」,指謂可疑。據 1007 回魂日,因有橋底人士來問林牧取錢,林牧為免無單據,會給了現金錢例如HK$100,再入八達通給自己的八達通取得單據,以作支出紀錄。這個做法相信之前林牧與教會內會計人士已溝通過。該項目為實際少於$2000 以下,而2017年的625後林牧亦已停止 claim 這類支出。

4 與5. 圖書、車資、膳食

筆者留意到,善樂堂內部自己對圖書的支出亦存有兩種觀點。一種是認為是教會的資產。另一種為對林牧工作、準備講章、寫文等的津貼。
而林牧自己則視之為後者之津貼,或講員津貼。
例如一般邀請外來講員,講道車敬或講員津貼公價都起碼 HK$800 一篇,每月四篇就已是 $3200。試比較林牧的圖書津貼收 $2293.65。未計編寫週刊和其他文字。

筆者理解這約為 圖書$2293.65 + 車資$3000 + 膳食$3000 = ~HK$8293.65 每月為林牧作為義務牧師收過的津貼,而且都是用在工作上面。圖書$2293.65 的資料來自1016公開信一,計算方式請參下面(8)。

而車資、乘計程車問題,筆者以前也曾不太理解傳道牧者多乘搭計程車出入。但到筆者自己經常要做司琴趕去活動、安息禮拜、佈道會,就明白牧者乘計程車的原因。因為若遲到的代價是不單值那數十元。想像下安息禮拜牧師因塞車而遲到如何,或牧師乘公共交通然後步行來到,汗流浹背又要代表堂會招待家人若何。

至於膳食,527 也提到,膳食的差不多一半實際上也是車資的支出,拉上補下。

6. 花牌事宜

先說,若有弟兄姊妹真的很想致送花牌與會友的家人或朋友,在堂會的正規方式以外,為何不可自己出錢呢?
這項在林牧於 1007 回魂日回應過。非會友的朋友或親戚也出花牌,似乎非本地普遍堂會的做法,若是也相當大費週章,例如任何人也可以認為朋友,又例如親戚遠近如何定界也有難度,是否三度以外就不計(例如表兄弟是母親的兄弟姊妹的兒子,即三度),還是四度以外?
而橋底事工亦不應與堂會內做法混為一談。筆者敬問在 527 當天憤怒質問這問題的陳龍斌牧師是否明白,橋底的人大多無乜親故,朝不保夕,生前已餐風露宿受苦,難道死後也要和他計較嗎?
教會的堂章是為行政方便的。若弟兄姊妹真的很想致送,為甚麼不可以自己另外致送呢?

7. 其他收取的奉獻

筆者看過善樂的年刊。留意到林牧廿年下來都有替善樂做過的十多隻 CD 和書藉。講到其他收取的奉獻,請問善樂方面又有沒有與林牧計清版稅呢?林牧多年來做的 CD、歌,寫的書,是否善樂一概當自己的收入而袋袋平安呢?
林牧為義務牧師,全無支薪,過去的發佈也一直無計較這項。但既然善樂方面向林牧計較,那麼是否應該均真一點,申報自己也有收受沒公佈的利益和銷售收入,較為好呢?

8. 稅務問題、薪金

於 527 發佈會中,最後的總結提到,善樂向林牧發佈的每月津貼,高達每月平均 HK$35000 以上。筆者聽聞也嚇了一跳。之後計清,當中包括:

Screen Shot 2018-11-25 at 9.49.51 PM

以上圖書 / 講道 $2293.65 的計算方法為 $87158.75 ÷ 38 個月(2014.04 至 2017.05)。第一項關顧 / 守護兄弟行動的 $14800 是根據 527 發佈會提供的資料。其餘的皆根據 1016 善樂公開信一的提供資料。兩者皆為善樂堂方面的發佈資料。

陳龍斌牧師稱這應為向林牧發放的薪金,而將教會的關顧開支、租金開支、管理費開支都計進去,似乎不太公道。很多本地教會都有關顧、慈惠類型的支出,也有車資、電話費津貼(上述無電話費津貼,以前這類支出一個牧師一般每月都可以超過千元),都是不計算進本地其他堂會牧師薪俸中的。

至於衍責林牧不接受這支票,指他有意因此逃稅,就明顯因為這不是薪酬,而不應因此被誤收稅了。例如若林牧收了支票,守護兄弟行動、管理費等,本來都不是他自己收取的部份,只屬左手交右手,無理由應從中收稅。也不應以此作為薪酬一部份。

筆者按上面只能勉強計算 膳食HK$3000 為林牧實際收到的津貼,其餘的只能計算作實際用在事工,例如車資、圖書、管理費,屬左手交右手、沒有落袋的。而租金實為教會所用,而有市價四萬元的相關機會成本。若理解不當請不吝指正。

總結

這篇討論,用意是務求慎思明辨,清楚分析疏理,收窄雙方理解落差。
大部份資料來源皆為善樂堂發表的資料。只是資料內容很有徧頗,筆者難免提出疑問。並非有意徧袒林牧或善樂。因為這件事多人針對一人,難免有我輩人士路見不平仗義出聲參詳細節。

筆者明白善樂堂可能奉獻上未必能應付上述的林牧的慈惠工作與津貼。那不如先減低對外的慈惠資助,待重整後再做。請明白教會的主要是愛與生命,不是事工,有愛與生命自然就有事工,勿因慈惠而產生彼此誤會。請讓林牧繼續成為在你們當中的義務牧師,彼此一起合作同行吧。

「就是他們在患難中,仍有滿足的快樂,在極窮之間還格外顯出他們樂捐的厚恩….他們是按著力量,而且也過了力量,自己甘心樂意的捐助,」林後8:2-3

善樂堂在過去多年都給人樂捐的印象。在上述的資訊彼露中,都證實出樂捐的厚恩。為何要使基督教大公教會內這美好的事中止呢?
筆者數年前聽聞善樂堂的名聲,也曾希望登門探訪,可惜這事件發生了。寄望這事快過去,有天可諧同女友來探訪一起共守主餐。

陳龍斌牧師在 527 中的結語提到「要和好就應該收口」,意謂不應討論,筆者不敢苟同。陳牧師是神學博士可能教崇敬或沉默,若按管理學上組織行為,和好是應該溝通討論而達致共識與共贏,而不是「收口」,否則調解、法庭討論那些作甚。若是,法庭中大家都閉口不言不就解決事情了。

這事上,筆者祈請善樂堂的會友,有獨立思考、慎思明辨。檢查清楚上述的帳目。
這篇筆者按疏理分享觀察所見,集思廣益。若上述帳目有錯漏請不吝指正。

補充資料:
2018.10.16 善樂公開信一與 2018.11.23 嚴正聲明三的分段標題

2018.10.16 善樂公開信一(連結)
(一)租用潤民商業中心6樓單位之事
(二)有關拒收個人支票事宜
(三)有關圖書費申報事宜
(四)有關守護兄弟行動
(五)有關閣下以本堂名義所收取而未有歸回本堂的奉獻
2018.11.23 善樂嚴正聲明三(連結)
(一)有關租用潤民商業中心6樓單位之事
(二)有關拒收個人支票事宜
(三)有關圖書費申報事宜
(四)有關守護兄弟行動
(五)有關以本堂名義所收取而未有歸回本堂的奉獻
2018.05.27 善樂發佈會錄音片段位置
(一)(不詳。錄音開始時已在一)0:00
(二)六樓續租合法性的事宜6:35
(三)守護兄弟行動的申報機制22:10
(四)報銷圖書費的合理性事宜34:30
(五)報銷食和行的合理性37:30
(六)報銷開支和報價的守則42:10
(七)聘任受薪牧者入職的事宜42:50
(八)完善慈惠奉獻的財務機制53:00
(九)遺失教會奉獻的調查的事宜1:01:10
(十)了解教會點算奉獻的情況1:14:30
總結1:20:35
Q&A1:37:0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